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二章:京门风月(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回了京,日子终究还是要继续的,沈媛本是还贪恋着在外边的时光,待一看到昭儿,又觉得整个人都幸福起来了,如今的昭儿已经快一岁了,虽然已经离了他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在看到沈媛的时候,还是伸着手要抱。

    “看,这还认得我呢!”沈媛激动的向前,抱起昭儿,上下的哄着他,还冲着碧枕得意洋洋的笑道。

    “娘娘,您可是小皇子的亲生的娘啊,小皇子怎么能不记得您啊。”碧枕见她这般高兴的笑着,心里也觉得有些暖暖的,跟着打趣道。

    “娘娘,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小皇子可想您呢。”站在那的碧水也跟着说,一群人就在这里和和气气的聊着天。

    “这宫里……没什么事吧?”沈媛坐下后,就问了问碧水。

    “其他都好,就是那个莞贵妃和贤妃,贤妃总是去找她的不自在,至于其他的嘛,奴婢也就没听到些什么了。”碧水恭敬的回着。

    “嗯,那就是没起什么风浪了,不过这明日的请安问好,怕是就不得安宁了。”沈媛小指微微屈起,轻轻的扣着桌案,思付了一番。

    第二日,清晨起身,沈媛就照常的踏着那个请安的点,进了凤仪宫,这一进来,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四周,这似乎是她来的最晚了,这可不太妙。

    “臣妾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沈媛对着首座上的杨皇后行着礼,说完后又顿了顿,将身子又往下压了压,然后说,“臣妾来迟了,还请娘娘恕罪。”

    杨皇后凤眸微微动了动,然后就抬手让她起来了,“德妃妹妹,快快请起吧,这旅途安车劳顿的,来晚一些也不打紧的。”

    杨浅意嘴上说的轻易,其实心里早就恨得咬牙切齿,这个德妃,在路上,被昭华帝免去了请安也就罢了,这回了紫禁城还这么嚣张,姗姗来迟不说,还摆出那副样子,真是让人生气。

    不过,想了想,如今的形势,这杨家这回明面上似乎是占了便宜,成功的保住离开了,实际上,却也是让昭华帝收了那江南郡,虽说是成功的撤出,却也损失了不少,折了不少人不说,还花费了不少的银子。

    所以,说到底,其实这江南郡一事,昭华帝还是跟杨家打成了平手,这要是放在以前,他不过是个任由杨家捏平搓圆的皇帝罢了,可如今到底是翅膀硬了,做起事来,还是能压着杨家一头的。

    这次回京以后,杨家的眼线就派人给她来了消息,说让她小心行事,多注意着点皇上的动向。所以,虽然心里对德妃的作风很是不悦,但到底还是不能做什么,这要是引起了昭华帝的不悦,那对她对杨家都是不好的。

    如今,昭华帝的做法,虽然没有挑明是要跟杨家势不两立,但从这次江南巡游的情况来看,那一天恐怕是不晚了……

    杨皇后轻而易举的放过了沈媛,倒是让她心里有些犯嘀咕,这杨浅意今儿个怎么转了性了?平日里虽然也是端庄着,但到底是赏罚分明的,她都已经做好准备,可能要被罚着多抄写几篇佛经了,怎么就这样轻轻松松的通关了?

    等到沈媛回过神来,在坐下,还在小心的打量着杨皇后,难道说是杨家受了重创?可是前些日子打听到昭华帝的反应并不一样?这让她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德妃姐姐的病还没好啊?这样的身体,以后怕是也不能近了圣驾吧?”一个贵嫔的声音,带着满满的嘲讽响了起来。

    沈媛一听,难怪杨皇后轻轻松松的就放过了自己,却是给她拉了不少仇恨,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心里冷笑一声,“唉,姐姐我确实是身子不太好,不过这近不近圣驾,可不是妹妹你随便说一说就能决定了的。”

    沈媛略带忧愁的看了那贵嫔一眼,又接着说,“至于是谁说了算嘛,想必在座的各位姐妹心里都是清楚的,妹妹你这样想,看来也是志向高远呢。”

    “是啊,这位姐姐,这样想把咱们的皇后娘娘又摆在何处啊。”坐在不远处的几个喜欢挑事的,连忙跟在附和起来,她们可不管这高位分的妃子会怎样,到若是一旦有机会可以对这些跟自己差不多的嫔妾下手,那自然是一百一万个乐意的。

    那贵嫔本是看不惯,连杨皇后都放任沈媛,就一时嘴快的多说了几句,没想到沈媛这个德妃也不是平白无故当上的,在这个四妃以上位分的,哪一个不是人精?会由着她说三道四的。

    杨皇后本身听人说了这么一句,心里抱着要看好戏的姿态,端坐着,可没想到,这话锋一转,就变成那个贵嫔对自己不敬了,这个德妃!还是这么能说会道,杨皇后恨恨的用手指拧了拧帕子。

    “杨贵嫔,殿前失仪,着紧闭两个月好好学学礼仪教养。”杨皇后淡淡的说道,表情从一而终,没有太大的变化,其实心里边也是很无奈的,这个贵嫔虽然挑对了下手的地方,却也太不会说话了。

    着人将那个贵嫔送了回去,关禁闭以后,杨皇后看了看,此时正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坐在那里的德妃,气就不打一处来。

    “不过,德妃妹妹的身子,确实是应该好好将养着,不然这要是一病不起了,皇上可就会不高兴了。”不等她说话,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动静的莞贵妃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这下可是把杨浅意的计划都打乱了。

    杨皇后本就想先惩戒了那个贵嫔,再借机说既然这德妃的身子不太好,不然也去闭门将养上一段时日,再出来好好伺候皇上,结果这莞贵妃这样一插嘴,就把她原来想着的都打乱了。

    她这样一说,杨皇后可怎么能再说的出口,要让沈媛也闭门休息?这样的话来?杨皇后瞥了莞贵妃一眼,心里极其的不悦,却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沈媛虽然没听到杨皇后的话,但看到莞贵妃说完以后,杨浅意的表情有点不太自在,就知道怕是她是准备对自己下手,却让莞贵妃给截胡了。

    要说温怜宜的心思,其实也好懂的很,她就是要对杨皇后所做的一切都插上一手,虽然暂时斗不倒杨皇后,但是,这每次也是想尽办法让她心里不好受。

    对此,沈媛自然是心里暗暗叫好,连忙向莞贵妃道谢,“妹妹谢过莞姐姐关心,回去以后一定会好好调养身子的……”沈媛低眉顺眼的回答着,不管怎样现在交锋的就跟她没什么关系了,说起来,她还是很乐见于杨浅意和温怜宜掐起来的,可惜,每次都让杨皇后避过去了。

    这次也是,杨皇后虽然面上不太好看,但到底是没有跟温怜宜多加计较什么。就把话题又扯到另一件事情上去了。

    “这再过些时日,就是陛下的千秋节了,今年因着恰巧是十年一次的四国大会,所以,本次千秋节除了要给皇上过寿,还要接待从其他三个国家来的外使,也就是说,这四国大会嘛,是要在咱们玄赤国举行了,而且啊,这四个国家相互间的比拼自然是少不了的,各位妹妹也可以下去准备准备,若是有拿得出手的才艺,也好为国争光啊。”杨皇后说的这个事倒是将沈媛的目光吸引住了,底下的很多嫔妃亦是受到了影响,相互窃窃私语起来。

    “四国大会……吗?”沈媛轻轻的念着那几个字,说起来,她的年龄确实还不够大,上一次四国大会又是在其他的国家举行的,自然是还不清楚的,看来,还要好好查一番这个事情了,沈媛暗暗的想着。

    “这一回来,两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可真是不能好好过日子了啊……”出了凤仪宫后,沈媛就忍不住的跟碧枕发着牢骚。

    “娘娘,这是不是说明这两边都有些着急了呢?”碧枕突然灵机一动的问道。

    “嗯……着急了?是啊,你说的有道理,既然她们都开始着急了,那我们就更加得按兵不动了。沈媛看着那朱红宫墙上,飘着的白云,嘴里囔囔着。

    这边正在早朝的昭华帝,也是把这个四国大会将要举办的消息告知了众臣,此刻底下正在议论纷纷,场面一时有些失控了。

    不少年纪已经大了的臣子,还在跟年纪尚青,还未去过四国大会的臣子炫耀着那辉煌的场面,也有人在说这皇上的千秋节和四国大会放在一起,那将会是怎样的光景啊,想想就让人激动不已。

    昭华帝此时有些无奈的看着底下那几个,平日里最喜欢跟他吹胡子瞪眼睛的老臣,此时满面春光的在那里跟别人说着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要过寿了呢。

    “好了,众位爱卿,都静一静。”昭华帝估摸着这是吵闹了有一会了,赶紧叫停,这才又恢复了朝堂的秩序,他其实毫不怀疑,若是还不喊停,这些人怕是到了午时,都停不下来。

    “现在,众位爱卿可以说一说,对这个一个月后的四国大会还有千秋节怎么安排,可有什么章程?”

    “老臣以为,这先是圣上的千秋节,这往常里本就是,‘天下诸州咸令宴乐’,这本就是玄赤国的大事,如今又赶上了那十年一度的四国大会即将在我国举行,自然是要投以一万分的重视的。”杨相爷率先站了出来,一板一眼的说着。

    “嗯,杨相说的有道理,可有什么具体的章程吗?”昭华帝点了点头,说起来他对杨家虽然是忌惮不已,但是这杨相确实是一个难得的能臣,这一说就把话题都拢住了。

    “老臣以为,当务之急,是要发皇榜,征集全国的能人志士,先进行一轮评比,选出可以代表我国参赛的,再来就是要加紧对举办四国大会的场地、给来使的住所等进行修缮,最后就是确保整个四国大会还有圣上的千秋节可以万无一失的顺利举行。”杨相到底是在年轻的时候,参加过这个四国大会的,这说起安排来,有条不紊的。

    比起杨相这个在青年时期,就曾经作为玄赤国的参赛选手在四国大会上取得了不错的成就,后来又作为带队的官员,亲自前往别国参加四国大会,可谓是经验丰富啊,就连昭华帝也只是在做皇子的时候,去过一次那四国大会。

    所以,此时,整个朝堂都静了下来,听杨相在叙述着章程安排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