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三章:京门风月(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陆南城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听着杨相在说着有关四国大会的安排,心里其实对这个人还是多加赞赏的,别的不说,就是位及右相这一点,他就不会是个能力不出众的,只是……可惜啊,这杨家到底是树大招风的。

    “臣要说的就这这些……”杨相立在下首,恭敬的说着。

    “嗯,杨爱卿说的不错,既然如此,这四国大会就交由你来承办了,还有……”昭华帝眼波流转,微微沉思,“这广招人才嘛,除了各地的能人志士,还有这四大家族的子嗣可是也要好好的参与其中,为我国争光啊。”

    “是,谨遵皇上御旨。”杨相低眉应道,心里却想,四大家族?陆南城这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不过昭华帝还确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早就想找个机会,探一探四大家族的底子了,如今四国大会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平白的错过呢。

    “至于这千秋节嘛,就交给沈爱卿了,诸位可有异议啊。”昭华帝扫了一眼沈廷,做了决定,其实这些本就是在众人的意料之中的,毕竟这左右两相本就是如此分工,这样的安排也没什么。

    “臣等谨遵皇上御旨。”两边的臣子都恭敬的回应着。

    昭华帝满意的点了点头,“好,既是如此,那就退朝吧。”

    回了御书房后,又听崔富威禀报说沈廷求见,大手一挥,就让他进来了,这一说沈廷,昭华帝就想起前几日,那留在嘉兴调查沈家的探子回禀的情况来。

    那探子当时说,这沈家的老宅里是养过不少的姑娘家,可是不是夭折就是早嫁了,而跟沈媛同样年岁的却是一直未曾有过的。

    昭华帝心想或许是这沈媛的生母,地位确实太低,所以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就让那探子再好好查证一番,那探子领了命令而去,暂且未报消息回来。

    只是,这到底是在昭华帝的心里边存疑了,这沈家葫芦里边到底是卖着什么药呢?而他们想尽办法将沈媛送进宫来真的只是为了巩固沈廷在朝堂上的地位吗?还有这沈家想要助他除掉杨家,这仅仅是为了让沈廷当上右相,难道沈家不会再成为另一个杨家吗?

    帝王的心里边,存着种种的疑惑得不到解答,暗自决定除了让探子好好查证沈家之事以外,他自个还要好好的观察这沈家,到底是在打着什么算盘。

    所以,当沈廷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端坐在书案后的昭华帝一脸的高深莫测,那视线好像刀子一般,在他的身上打了个转,让他心里不由的一个激灵。

    其实,说起来,沈廷最近一些时日过的也不是很好,自从有了在云溪宫那次的冲动之后,午夜梦回之间,总是不由的想起那个娉娉婷婷远去的身影,还有那唇齿间留下的芳香。

    昨夜就是这般,梦里,难得在那激烈的强吻之后,那个人没有远去留给他一个触不到的背影,而是柔柔的羞涩的笑着,那芊芊玉指抚上了他的脸庞,然后温柔的回应着他,沈廷觉得自己真是快要溺死在这样的温柔之中了。

    可到底是个梦啊,等他正欢喜那怀中的人没有再一次的抛开他而去的时候,梦却醒了。等书童进来服侍他穿衣洗漱的时候,发现,沈相爷就这样穿着里衬,呆坐在床边,手轻轻的摸着唇角痴痴的笑着,可是让他顿时有一种撞鬼了感觉。

    而沈廷自昨晚那个梦以后,进了这宫里,就总是按捺不住的想那个人,心里在不断的嘲笑自己的同时,却又是完全斩不断的迷恋,他不知道为何他会突然对那个跟自己有着血缘亲情的女子下手,这种情绪,让他一次又一次的厌弃自己就是个疯子,同时又一次又一次的忍不住的想念那唇角间的香甜。

    而现在,昭华帝凌厉的眼神,让他有一种全身心都让他看透了的错觉,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瞬间的停滞,心里到底是有了一丝恐惧,他窥伺着已经成为昭华帝的女人的妹妹?

    “微臣参加圣上,吾皇万安。”饶是被陆南城那样的目光打量着,沈廷依然在不动声色恭敬的行礼。

    陆南城自从沈廷进来以后,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他流露出的神情,那一瞬间的凝滞自然也是没有逃过他的双眼,心里更是有些不快,或许这沈家真的是有问题,昭华帝暗暗的想着。

    “沈爱卿,有何事啊?”心里虽然有些不快,但表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昭华帝,幽幽的问出声来,让沈廷都觉得刚才那个凌厉的目光只是他的错觉。

    “禀皇上,臣本是和杨相一同前来的,但杨相爷说他还需要跟定北侯打声招呼,所以臣就先来了。”

    “哦,是为了四国大会和千秋节的事吧。”昭华帝了然的点了点头,先前知道这二人会因为这个事情来找他,但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禀皇上,杨相求见。”崔富威一甩手中的浮尘,定定的立在门口。

    “宣。”

    “微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杨相进门就是一个大礼,其实一般在这种私底下的君臣会见,是不需要有如此大的阵式的,像方才沈廷那般,也只是跪拜,但行礼并不是很隆重。

    但杨相却不一样,这个人能坐在这个位置上,除却自身的能力出众以外,他本身的处事做人方面也是做的极好的,对待下属礼遇有加,从不随意的苛责打骂,对待君臣关系,也是小心翼翼的如履薄冰。

    就像这个行礼,明明是可以省略掉一些的,可他偏偏是要全部一板一眼的都做好,或许他若不是杨家人,昭华帝对他应当是青睐有加的,相较而言,沈廷虽然也是个才能出众的,但一比之下,就要青涩许多了。

    “嗯,杨爱卿不必多礼,请起吧。”昭华帝抬了抬手,让两人坐在下首。

    “禀皇上,老臣和沈相前来是为了这个四国大会还有千秋节筹备的一些更细的内容来烦扰皇上的。”杨相神情严肃,话语尊敬,这杨家的族长,到底是跟定北侯那个老匹夫不一样,做事总是要识大体一些。

    “这个方才沈爱卿已经和朕说过了,确实需要再好好的核对一番,就请杨爱卿直言吧。”

    “是。”杨相恭敬的回着。

    接下来,君臣三人就细细的探讨了一番如何来筹划这个四国大会以及千秋节。

    先是明确了,这来参加的国家有哪些,这四国大会,表面上说的是“四国”,但这片大陆之上到底是不仅仅有四个国家,除了玄赤国等大一些、能力要强一些的国家以外,还有不少零零散散的小国。

    至于,为何称之为“四国大会”,除却有大陆上,如今实力不相上下的是四个大的国家以外,还有这这片大陆上,先祖们曾经征战四方,最少国家的一次,就是四国分守四方的情况。

    而这里的“四国”,除却玄赤国,还有南宁国、北冥国、就是西海国了,这四个国家里,玄赤国占据了比较好的地理位置,偏东方而居,拥有着广阔的平原还有富庶的江南水乡,气候物产都比较适宜,经常产出质量好的矿石,又拥有着比较精良的制造武器的技术,是四国里边在钱财、国力以及兵力等排在第二位的了。

    而南宁国,就是在南疆之处与玄赤国相隔,拥有着较为丰富的物产,行事作风就同雷大将军的岳父家相差无几,喜欢搞一些奇奇怪怪的咒术、巫蛊之类的,气候比江南还要再闷热一些,多绿植,风景宜人,虽说是能力不错,但人口要少于其他国家,所以排在第三位上。

    至于北冥国,则是与玄赤国在南疆相隔,占据着最肥美的辽阔草原,拥有着产粮不错的土地,兵马强壮,算是四国里边最兵强马壮的了,臣民又拥有着健硕的体魄,国家也不缺金银之物,若是这样还算是和玄赤国持平,但倒底是靠着武力坐上了首位。

    再说那个西海国,与其余三国隔海相望,拥有着丰富的海类的物产,什么珍珠、珊瑚皆是不错的产出,臣民安居乐业,国家虽然小了一些,但到底也是个海上的强国,最后是排在了四国的末尾。

    但这个西海国,说起来除了一些出使的大臣,这各国的国君还真是没怎么去过的,其实也是一个实力待定的国家,毕竟说起水军来,玄赤国虽然在这方面也是不错的,但造出来的船只有不少是借鉴了西海国的船只。

    再说道物产上边,虽然是处于海岛,缺乏谷物,但架不住人家离海近,用起珍珠等海底的珍宝来,还真是眼睛都不带眨一眨的。

    不过,好在这个国家向来是处于中立的位置的,其他三个国家,在历史上都或多或少有互相吞并的情况,但西海国一直独善其身,说起来,昭华帝对他们的开国国君也是比较佩服的,这要有怎样的胸襟,才能放下心中的征服**,而首先是保卫住自己的国民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