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四章:四国(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四国大会,除了这四个大国以外,还有一些附属的小国会参与进来,不过,小国的目的往往不是彰显自己的实力,毕竟这树大招风,要是没有足够的能力,就强出头吸引了其他国家的注意,那么迎接这个国家的就会是自取灭亡……

    所以,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一睹大国风采,说白了就是在四国大会的时候,极力的讨好相邻的大国家,以求寻得庇护,又或者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探听会不会有哪个国家对其有敌意,会对其下手,也好防范于未然,再来就是拉好结盟,互通有无。

    所以,这四国大会表面上说是文化交流,但是事实上,里边的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可是不少,而这会玄赤国要主办这个四国大会,就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若是有其他国家的人在这上边出了什么意外,难保会不会被拿去做文章,从而引发战乱。

    故而,出了这明面上对各个国家来使的住宿要妥当的安排,就是私下里,对这个各国的动向也要好好的掌握清楚才行。

    “那就按平日里的安排吧,那些个小国,就安排他们在接待来使的驿站好了,至于其他三个嘛,就安排在那个别院里吧。”昭华帝沉思了一会,听了杨相和沈廷的分析,最后拿了决策。

    “皇上,这住宿是解决了,到时候比拼的内容可是涉及到了文武艺等各个方面,咱们是不是也要有个准备了?”沈廷早先就看出来,昭华帝是准备借这个机会来逼迫杨家一把的,这是可是要乘机帮昭华帝一把。

    “嗯,沈爱卿说的有理,这文嘛,到时候就交给沈爱卿去安排人选吧。”昭华帝喝了口茶,看向沈廷。

    “是,微臣领命。”沈廷恭敬的弯了弯腰。

    “这艺嘛,一部分交由工部去广贴布告,将各地的能人志士都招揽来,另一部分就交由德妃吧,德妃本就是个有擅长的,这筛选有才能的女子,想来是不会让朕失望的。”昭华帝像是没看到沈廷和杨相的反应一般,就一口气的敲定了沈媛。

    “皇上,这……微臣觉得,此事应当交由皇后娘娘才可以显示出我朝的爱才之心啊。”沈廷虽然不知昭华帝的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但是这样越过皇后去,总是不太好的,这就是再得宠,也不应该,况且这四国大会,若是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可怎么得了。

    “皇后要掌管后宫诸事,自然是不好再分心的,德妃是后宫的嫔妃为皇后分忧是应当的,再来难道天下的人会因为这种事而计较朕有没有爱才之心吗?朕觉得德妃甚好,就这么定了。”昭华帝冷冷的瞥了一眼低着头的沈廷,心里甚是不悦,哼,这个沈廷,如今真是愈发的胆大了。

    现在既然是对这个四大家族还有沈家都不太放心,正好就来个一锅端吧,全都给朕上去干活,这要是露了什么马脚,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是……”沈廷有些无奈的应了,看来要找个机会跟沈媛好好说一下才是,昭华帝这样的反应,难保里边没什么问题,得让她小心一些才是。

    “至于,这个武嘛,周边各国也都知道,咱们玄赤最有名的可是杨家将,所以就交由定北侯去处理了。”说到这里,昭华帝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杨相,看他没什么反应就继续说道,“这些最后呈报的名单,要先交由杨相审批,再报给朕。”

    “老臣定当好好审阅。”杨相听到点到了自己,连忙表态。

    “嗯,杨相作为这百官之首、四大家族的族长,自然是要以身作则的,而这四大家向来在我朝影响深远,这回朕提出来要四大家都出些人才为国争光,杨相以为如何啊?”昭华帝深怕这老狐狸到时候耍奸,就再一次的把这个事拿出来说说。

    “皇上说的是,老臣自然携杨家上下为我国争光。”虽然心里边在骂陆南城,但面上还要表现的激动和为国献身的热忱。

    “嗯,既然如此,就烦劳两位爱卿了。”昭华帝满意的看着杨相,让他们二人退下了。

    看着那一深红、一稍浅红官服的二人远远离开的背影,昭华帝面上勾起了玩味的笑容,杨家?还有沈家?自然是一个都跑不掉的……

    昭阳宫。

    “什么?你是说皇上下旨让我去挑选参加比赛的才女?”沈媛此时正坐在那里逗小昭儿玩,听到碧枕的回禀,愣在了哪里。

    “是啊,张英江正侯在外边等着传旨呢,娘娘。”碧枕看她愣住了,继续说着。

    “嗯?啊,那就先快快出去接旨吧。”沈媛从榻上起身,由着碧枕为她理了理发髻,就携着昭阳宫众人出去了。

    榻上的小昭儿,见娘亲走了,一时间没了可以玩的,还有些不高兴,小嘴一抿,一副要哭的模样,奶娘连忙上前将他抱到了怀里哄着,也跟了出去接旨。

    外边,沈媛带着众人恭敬的接过了旨意,“臣妾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万岁。”对着乾正殿的方向叩拜了下去。

    起身后,又示意碧枕上前递了银子给张英江,“劳烦张公公了。”沈媛温和的笑道。

    “哎,德妃娘娘哪里的话,这等好差事,让奴才多跑几趟也是省的的,说什么辛苦呢,奴才还要恭喜娘娘,得了圣宠啊。”张英江一甩浮尘,拱着手没有接过碧枕递来的银子。

    沈媛笑了笑,从碧枕手里接过那荷包,亲自递了过去,“不管怎么说,还是麻烦公公了。”张英江见状也就不再推辞了,伸手接过荷包。

    “不过,沈相爷托奴才告诉娘娘,要谨慎一些。”张英江凑近了些,小声的说道,然后就又大笑着又和沈媛说了几句,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说过一般,才退去了。

    “哎呀,这可是个大好事啊娘娘,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等传旨的人走了,碧清就在一旁喜笑颜开的恭贺着。

    “嗯……”沈媛此时脑子里都是在想这是怎么一回事,耳朵里可是一点儿都没听清楚这个碧清在说什么,挥了挥手,也没有再回去看小昭儿,如同游魂一般回了寝殿。

    其他人见她这个反应,都有些面面相觑,拿不准该做个什么样的反应出来,碧枕就让奶娘赶紧先将小皇子抱了回去,又把大家都弄散了,才一脸担忧的去寻沈媛了。

    碧枕进了寝殿,就见那随风飘舞的湖蓝色窗纱下,坐着正神情恍惚的沈媛,她生怕主子这是在想什么事,就远远的站着没有上前打扰,可是过了好一会,都不见沈媛有动静,就又有些担忧的上前去。

    “娘娘?”碧枕轻轻的唤着沈媛。

    “嗯?哦,是碧枕啊……”沈媛抬头看了看她,好像有些回过神来了。

    “娘娘,您还好吗?”碧枕担忧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上前蹲在沈媛的面前。

    “嗯,我没事,只是觉得心里有些……嗯,不太舒服吧。”沈媛看到小丫头担心的样子,心想自己是怎么了,这样的失态,倒是让碧枕反过来担心自己了,想着还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太担心了。

    “娘娘,您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跟奴婢说说啊,奴婢虽然不能完全为您分忧,但是……”碧枕看到沈媛面上的忧伤,就觉得自己也有些难过了。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知道你关心我,来,既然你想听就坐在这听听吧。”不等碧枕说完,沈媛就打断了她,这个傻丫头,每次都是这般,与她说说也好,左右自己的心里边也是烦闷的,总是要与人说说发泄一番的。

    “嗯。”碧枕顺着沈媛手指着的地方做了下来,乖巧的看向她,等着她继续发话。

    “其实啊,我烦得,就是这个四国大会交由我的那部分啊……”沈媛深深的长叹了一声。

    “可是,这四国大会交给娘娘不是一件好事吗?那前来传旨的张公公不也说娘娘这是得了圣上的眷宠吗?”碧枕扑扇着长长的睫毛,有些不解的问道。

    “是啊,圣宠……你是没听到,方才张英江还小声说沈廷让我谨慎一些呢。”沈媛折了桌案上清晨刚刚摆放在那里的花,有些不经意的碾压着花瓣。

    “相爷说让您谨慎一些?那这个四国大会……?”碧枕到底是跟在沈廷身边过的,对这些事情也是很清楚的,听到沈媛这样说,她倒是不太怀疑相爷会随便就警告沈媛,所以也有些紧张起来。

    “嗯,这个四国大会,看起来没那么简单的。”沈媛顿了顿,“别的不说,这选才女的事,早上杨皇后还在做安排,下午转手就交给了我,你说,这难道不是在打杨浅意的脸。”

    “可这样也能凸显出娘娘您得了圣宠啊?”碧枕不甘的反问道,想要消除沈媛心中的疑虑。

    “嗯,是显出我的了圣宠,可得罪了杨浅意不说,这宫里的其他人也会觉得眼热的,到时候啊,你主子我可是上了刀山,这表面上是得了皇上的圣宠,可是背地里不知道要受多少的难呢。”沈媛叹了口气,心里想这碧枕到底还是太年轻了,很多事看不透啊。

    “那……那主子,咱们……”碧枕听她这样说,也有些慌乱,这沈媛能坐到德妃的位置上,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别人不知道,她可是门清,别的不说,就上次有人下毒,到现在幕后的黑手都没有查出来。

    听主子这样说,这回的四国大会,岂不是要让大家都对她恨得咬牙切齿的,那这个日子可是要过的很艰难啊……

    沈媛看她脸上的模样,那眼睛滴溜溜的直打转,好像下一刻就能滴出水来,被人担心的感觉,让她心头一暖,那烦闷倒是去了一些,好笑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怕什么,有什么事,主子在前面挡着就是了,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日子嘛总是能过去的,不是吗?”沈媛捏了捏碧枕,又转头向窗外望去了,嘴里说着鼓劲的话,既是说给碧枕,又何尝不是说给她自己呢?

    这四国大会交由她来弄一部分人才的招揽和选拔,到底是麻烦多得很,可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这昭华帝的旨意都下来了,这种时候,还能有什么理由退缩吗?想她沈媛,虽然无惧生死,但也不能折在这种地方,何况,昭华帝还没有完全的爱上她。

    一阵风吹了进来,湖蓝色的窗纱翻飞着,带动着桌案上展开那金黄色的圣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