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五章:四国(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六月的凤仙花,大片大片的开着,红红的,看起来倒是喜庆极了,再配上御花园里那随处可见的娇媚的佳人,可是让人陶醉极了。

    然而,沈媛今日虽然也是让碧枕替她好好的装扮了一番,却无心欣赏美景,只是径直的穿过御花园向乐坊走去。

    “哎呀,瞧瞧,这不是德妃姐姐吗?妹妹给姐姐请安了。”沈媛先前远远看到这一群人围在这御花园就心烦,知道怕是要有什么麻烦找上来的,果不其然,就见那贤妃带了几个嫔妃围了上来,看着是在请安,可那脸上的表情,让人心里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果然,还不等沈媛搭话,后边就有人说,“看德妃姐姐这个样子,是要去乐坊啊。”那个人状似不经意的猜测着,其实早就知道了沈媛今日的行程。

    “哎呀,那种下等人的地方,去了可不是要污了姐姐的眼睛?”听到那个人说完,另一个嫔妃赶紧捂着嘴感叹起来。

    “别胡说,德妃姐姐就算是去了那种地方,岂是那些平常的乐妓可以比的。”贤妃好像生气的呵斥了那个嫔妃一番。

    但其实这话里的意思,沈媛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说她不能跟普通的乐妓相比,那难道她就是个高等的乐妓了?哼,这个贤妃,惯会是个找事的,上次看莞贵妃给她开脱以后,一旦是找不到温怜宜的痛处,就来找她的麻烦,真像个疯狗!

    “哎哟,真是让各位妹妹担心了,看来各位妹妹是迫不及待要参赛了,都是我不好,让我先去那边和乐坊的主管嬷嬷沟通一番,怎么说,咱们宫里的姐妹们也是要比那边多才多艺不是?”沈媛笑着打趣,心想,不是将我比作乐妓吗?那正好,大家都是这后宫的嫔妃,谁也别谦让谁,都来比一比就是了。

    反正,她现在树敌树的也够多的了,不差那一个两个,更何况,只要她在德妃的这个位置上一天,这其他人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贤妃见沈媛轻易的就不管不顾的把在场的人都骂了进去,心里有些恼火,但到底是她先挑起的话题,若是追究起来,她也躲不过,虽然说沈媛也是她打击的对象,但毕竟都是为了要报复莞贵妃,所以在温怜宜那个女人下地狱之前,她可不能出现什么差错,于是就掐了掐手指甲,深吸了口气。

    有些讪笑着说:“哎呀,姐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姐妹们自然是不急的。”说着又牵起了刚才说话的那个嫔妃的手,“我们啊,就不打扰姐姐了,姐姐快去忙吧。”

    接着也不等沈媛说什么,就自顾的拉着那人,身后跟着其他面色也不太好的嫔妃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那个被她拉着手腕的浅黄色衣衫的嫔妃,好不容易等她放开了,回去后让身边的宫婢一看,这可是都青了。

    “唉,这贤妃娘娘真是愈发的气性大了,主子你没事吧,我去找点药来给您敷一敷。”宫婢心疼的小心将她的手腕找了个软布垫了起来,又去找了药。

    “是啊,可是没有了她,咱们在这个后宫中,不也是不好过啊,这受点气,总比被其他人吞的连骨头都不剩的好。”那个浅黄色衣衫的嫔妃有些无奈的说道。

    “唉,主子,奴婢要说句不恭敬的话。”那宫婢替她抹了药,又小心的扇着风。

    “嗯……你说吧,都到了这个局面,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当时啊,就不应该听爹的话,糊里糊涂的就进来了,现在这个样子,怕是都不能善了了。”说着那浅黄衣衫的嫔妃就伤心起来。

    “主子,要我说啊,这跟着贤妃也是受苦这替她办事,没一些好处不说,还要遭受一些个磋磨,我看呐,德妃娘娘就是个不错的,不若咱们……?”那宫婢说完,又小心翼翼的看了过去,生怕惹了她不高兴。

    “你是说德妃……”嫔妃坐在那里,细细的嚼着“德妃”这两个字,有些出神,接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语气有些慌乱的说。

    “可是,那德妃能接受咱们吗?咱们可是,都跟了慕容这么长时间了……啊!”手里的动作也有些无措起来,还不小心碰到那个刚刚那个抹了药的手,一声惊呼。

    “主子,哎呀,您可小心点,别再伤了手。”宫婢见她这个样子,先顾不得解释,赶紧把人先摁住,免得再添新伤。

    “主子,您别急,听奴婢说。”宫婢上前拍了拍她的手,“咱们家本就是跟沈相爷有着牵连的,这跟着贤妃,不过是现在跟她分到了一个宫里边,可若是咱们投诚于德妃娘娘,想来她也是不会拒绝的。”

    “嗯……你说的是,而且,我也不要什么宠爱,就想……就想保住命罢了……”嫔妃坐在那里,默默的垂泪,神色间有些悲戚,又似乎带着些不知名的力量。

    乐坊这边,沈媛已经很快的就跟管事说好了,她向来知道这宫里是喜欢捧高踩低的,这乐坊自然是也不能免俗,婉拒了由管事来推荐人选,而是要一个一个的亲自挑选,既然沈廷已经托人告诉她要谨慎一些了,那这些事,不论大小都不能出差错,如今这个事,可是不仅仅是牵扯到后宫的。

    跟这边要了人以后,又去太妃那里拜访,这光调动宫里的女人自然是不够的,还要加上外边的人才行,可她又不是皇后,这对外就不太能拿得出手了,但如今都说是因为皇后繁忙,无暇顾及此事,那她也不能再上前去烦扰她了。

    更何况,杨浅意此时心里边还不知道怎么恨她呢,真不知道昭华帝是真没突然想来了这么一出,还是又故意把她推上了风口浪尖,不过……既然是他想,她又能如何呢?

    现在,没了皇后,莞贵妃自然也不会淌这滩混水,她对付杨家的计划还没实现,不可能为了沈媛这颗棋子站在那抵挡的,上次出言,不过是为了拆杨皇后的台罢了,所以沈媛对她也是不抱什么期待的。

    那么,接下来就是她自己了,虽说是拿着昭华帝的圣旨,可做人不能这样要是总拿这个去压那些人,就会得到反效果,反而于己不利。

    这样一来,就只有太妃娘娘可以出面了,不过,虽然心里边是这么想的,但这太妃若是不愿,那她也确实不知该如何出面了……

    绕过先太后的慈宁宫,就是太妃居住的顺安宫了,这顺安宫虽然比不上慈宁宫的华贵,但到底也是安置着太妃,所以环境也是差不了的。

    只是这位太妃是个喜静的,所以这顺安宫看起来倒是幽静许多,进去后,庭院里除了个在修剪花枝的嬷嬷,就不见她人了。

    那嬷嬷听到了动静,就放下了花剪,上前行礼,听沈媛说明来意后,就说:“请德妃娘娘在花厅稍坐,奴婢去回禀太妃娘娘。”

    沈媛正坐在那里细细打量着花厅里的花木,就听到碧枕在她耳边轻轻唤了一声。

    抬头看,是那个穿着朴素枣红色褂子,发髻梳的一丝不苟的嬷嬷走了回来。

    “德妃娘娘安好,太妃娘娘请您到正殿一叙。”

    “那就劳烦嬷嬷了。”沈媛起身跟在她的后边,缓缓向正殿走去。

    这一路走来,还是极其的幽静,就见了一两个年岁较大的太监路过,再未见到旁人,沈媛先前只是觉得这宫里静是因为太妃不喜喧嚣,如今看来,这似乎又有些太静了……

    “太妃娘娘这里照顾起居的奴才怎么这般少?”沈媛出声打破了平静。

    “回娘娘,太妃娘娘说她年纪大了,怕吵,手里也没什么东西了,就不想耽误那些新入宫的丫头们了。”嬷嬷平静的回复着沈媛。

    沈媛应了一声,就继续往前走了,既然没牵扯到什么事,那她也乐的不去管了,左右也是太妃她性情如此。

    只是,这般的,喜、静?不知道她能不能应下那差事了……想到这里,沈媛的心不由的往下沉了沉。

    很快的,就到了正殿的门口,进去后,就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让人脑海里总是不由得想到,在寺庙里叩拜时的情景来。

    “臣妾请太妃娘娘安,太妃娘娘万福金安。”沈媛也不端着什么架子就问了安,不说她是有求于太妃,就是这辈分她也不能胡来。

    “德妃啊,快起来吧,来,坐近些,白嬷嬷去端茶来。”

    沈媛这才抬头看向太妃,只见她穿着一身穿着一件略嫌简单的素白色的长锦衣,用深棕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奇巧遒劲的枝干,墨绿色的丝线绣出了片片松针,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看起来简单,但那通身的气质,反而还给人一种清雅不失华贵的感觉。

    外披一件同色的敞口纱衣,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手上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一头的长发,不见多少斑白,挽起一个简单却不失优雅的发髻,带着简单的白玉头钗,一只手像她伸来,另一只上边还挂着串紫檀木的佛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