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六章:太妃(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不管是怎么看、怎么瞧都觉得这个太妃在这宫里边过的还挺开怀的,穿的虽然素净,但却不会让人心里边小瞧了这位,不论这朝堂如何的变动,至少这位还是一直在的,这里边该有的经历就让人不由的思索起来。

    “哎,哀家这里许久都未曾有人来过了,这底下的人又少,若是怠慢了,你可不要客气,让哀家好好收拾他们就是。”太妃娘娘对着沈媛倒是笑的开怀。

    “太妃多虑了,太妃手下的人自然是好的。”沈媛羞涩的回应了一番。

    “不过德妃今儿个怎么到顺安宫来了?”太妃眼里带了一丝审视的目光,面上看着温和但沈媛就是不由的觉得周身有些冷,那目光里带来的寒意有些逼人。

    不愧是经历过风雨还犹存的花枝,这不管面上再怎么样无害,心里总是会揣摩人的,那心肠也不会是干净的,沈媛暗暗的想。

    “这不是得到了一本好的佛经,知道宫里边太妃娘娘在礼佛,就送过来了,怎么?太妃娘娘这是不欢迎阿媛吗?”虽然对方表现出了一些敌意,但越是这种时候就应该更柔和的相对,化解危机,所以沈媛面上就带着一些委屈说了出来。

    “佛经?”听到这个,太妃的眼底的寒意去了许多,又是一副温和的长辈模样。

    沈媛点了点头,从碧枕手里接过了一个土黄色的布包裹起来的东西,递给了白嬷嬷,太妃接过来,小心的将那布慢慢的展开,就见出来一个有些破旧的封面的书。

    “这是……?”太妃迟疑的出了声,“可是,这个不是已经……”在看到封面上那几个字以后,她又有些不敢置信的捧起了这册佛经,翻动的手有些轻轻的颤抖。

    “是,是已经没了,不过这是虚无大师手抄的藏本,所以知道的人确实不多。”沈媛解释着,看着她有些颤抖的手,心里暗暗高兴,这下应该是能拿的准了吧。

    “啊,是虚空大师啊……”太妃翻动着那佛经,双眼间迸发出的神采,让人一时有些移不开眼,这先皇的宠妃就是宠妃啊,到了如今这个年岁,颜色虽减,但那身上的神采可是丝毫没有影响,总是不由的让人注目。

    “是,是虚空大师,阿媛也是无意间得到的,又听到太妃娘娘您在礼佛,所以就拿来送给您了。”沈媛继续解释着。

    这本佛经可是沈媛早年无意间得到的,本以为是个随意的佛书,但后来听人说到,才知道此书是本不得了的佛经,只因为此佛经不仅仅是佛家的经典那么简单。

    大家都知道这释迦摩尼乃佛教的宗师,为佛家留下了不少的佛学经典,但是说到这渡人经就又不一样了,这可是要早于释迦摩尼圣者的,可谓是群经之首、万法之宗、一切一佛界之源头。

    只是这佛经,毕竟只是记载在典籍之中的,相传这世间已经没了存本,再说到这虚无大师,可谓是本国开朝前就赫赫有名的大师,可惜生逢乱世,最后的踪迹已不得而知,但他的影响也是极大的,由此可见,沈媛拿来的这册佛经是多么的珍贵。

    “送给哀家?”太妃眯了眯眼,手指轻轻拂过佛经上边的字,“哀家没记错的话,这佛经的价值怕是不简单吧,就这么送给哀家了?”太妃拉长了尾音。

    “好吧,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其实阿媛此次前来,除了要给太妃娘娘献上佛经以外,是有事来,想请太妃协助一二。”沈媛听到这里,连忙起身再次的行礼。

    “哎,你快起来,哀家如今都一把年纪了,如何还管得了你们的事。”太妃抬了抬手,虚虚扶了一下沈媛。

    “太妃!原谅阿媛无状,但此事如今只有您才可以救我一命呐!”沈媛听她婉拒,就直直的跪了下去哭诉起来。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啊,唉,既然是与性命相关,就说来听听吧。”太妃坐在那,颇有些无奈的闭了眼,手上转动着佛珠,长叹一声。

    接下来,就是沈媛低声将此事叙述了一遍。

    眼下时日,正值六月天。四下里,密密的垂杨柳,灼灼的当空日;桃杏方落尽,芍药正当时。莺啼婉转,弦歌并奏,真个是万物皆蓬勃、郁郁又葱葱。

    但顺安宫此时,却是有些冷的,听完沈媛的话,太妃只坐在那里,久久的沉默着,若不是那“咔嗒”、“咔嗒”作响的转动佛珠的声音,沈媛都以为太妃已经睡了过去。

    “你起来吧,这个事,哀家帮不了你。”太妃缓缓的睁开了眼眸,淡淡的说着,那语气仿佛夺去了沈媛的生机,霎时只觉得心又往下沉了沉。

    一旁的白嬷嬷又按太妃的示意将那册经书递给了沈媛,沈媛缓缓起身,又将其推了回去,“这是阿媛送给太妃娘娘的,自然是不论事情成与否,这送出去的就是送出去了,还请太妃笑纳。”

    太妃虽是无功不受禄,但到底是收下了那册佛经。

    “是阿媛无状,叨扰太妃娘娘了……”沈媛又行了礼,与太妃告别,退下了。

    ————我是————昭华帝————的————分界线——————

    “哦?德妃去了顺安宫?”昭华帝手里轻轻的扣着玉扳指,听着隐卫的回禀。

    “是,主子,线报说德妃确实是去了顺安宫。”那半跪在金砖上的隐卫认真的叙述着。

    “有意思,这德妃向来是个聪明的,确实只有吴太妃能协助一二,只不过……”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昭华帝陷入了沉思之中,那跪在地上的隐卫见状,也不敢出声打扰,就继续静静的等待着。

    昭华帝确实想到了一些久远的事情,这“顺安宫”就像是一把钥匙,开启了一扇门,将他带到了过去……

    那个在慈宁宫后边的顺安宫,不说起来,已经似乎让人遗忘了许久,不论是它的寂静,还是自从太后崩了以后,就仿佛没了生机,故而如今乍一提起来,陆南城才发觉,他已经许久没有去过慈宁宫了。

    那个母后身前呆过的地方,到底是牵扯到他的心,刻意不想去触碰,然而顺安宫这一熟悉的字眼,让他不由的想起一些往事,陷入了深思之中。

    “嗯,你先下去吧,由着她去吧,这吴太妃看起来温和无害,但也不是那么好说动的,这把年纪的人,总是要有些顾虑的。”昭华帝过了半响,才从回忆里脱出来,吩咐跪在那的隐卫道。

    “是。”隐卫一闪而逝。

    昭华帝确实是想到了些什么,只是,如今他的心思更多是要放在如何通过这次大会,来逼出世家的实力,再来就是尽快让人查清楚,沈家在这整个的过程中,到底是在搞些什么名堂。

    如今,朝堂的隐患是步步紧逼,让他有些分身乏力,虽说是已经在暗中探着沈家,不过沈媛的此举还不会让他太放在心上就是了。

    顺安宫。

    “太妃娘娘,您不是最近已经动了要出面的念头吗?奴婢听那德妃说的,倒是个出来的妥当的法子,您为何……?”白嬷嬷一边帮吴太妃捶着腿,一边疑惑的问道。

    “白嬷嬷啊,你只看到了她来请哀家,可哀家怎么能就如此轻易的应了她呢?再说,她还不知道哀家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吴太妃坐在那雕花的榻上,发出了一声长叹。

    “太妃娘娘您的意思是……”白嬷嬷虽然语气上有了停顿,但手底下的动作却是一直没有什么变化,仍旧是诚诚恳恳的捶着腿。

    “哀家是想要出来,一搅着风云,但是,如今这杨家的情势仍旧是还不明确,皇上他能不能站到最后,还是个问题,不应该轻举妄动。”吴太妃端起案上的花茶抿了一口,又说到。

    “再说,哀家要做的事,你也是明白的,那佛经虽然贵重,可到底不是真正需要的,所以,哀家要再等等……”吴太妃摆弄了一下手上的佛珠,眯了眯眼。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白嬷嬷心里对主子也是有些担忧的,毕竟如今这把年纪,是活一天少一天,她不放心主子一个人去做这事,自然是想要能多陪一陪她的。

    “放心,咱们都能看到那一天的。哀家看这德妃也确实是走投无路了,既然如此,她也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放弃了,自然还有后招。”吴太妃和白嬷嬷主仆这么多年,对她自然是了解透彻的,看出了她心里的不安,就出手拍了拍她,以示安抚。

    “那……娘娘,咱们需不需要做些什么,还是说,就这样守株待兔呢?”白嬷嬷捶完腿,就着榻前的马扎就坐了下去,这些年,主仆二人可谓是相依为命,倒是没有了太多的繁文缛节了。

    “嗯,自然也不能全等着守株待兔了,依哀家看……”吴太妃沉吟了一会,“依哀家看,让人散些消息出去好了,这想要人照着心意走,也只好准备些风声,才能让人寻得到路啊……”

    “哎,奴婢就去安排。”白嬷嬷起身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