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八章:佛珠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日,吴太妃正在供了佛像的房里做着早课,就听到有人轻轻的扣了门,“砰,砰砰,砰砰。”那是极有规律的声音,一下下的很有节奏。

    吴太妃手上转动佛珠的动作稍微顿了顿,却再无反应,那敲门声她是省得的,是白嬷嬷,意思是有客来了,不过,到了如今这个年岁,早就没有了什么太多的顾虑,所以,吴太妃还是坚持做完了早课,才缓缓起身。

    到了正殿里,不意外的看见沈媛已经等在那里了,只见她,一袭粉色的衣裳、腰间配着淡粉色流苏绢花,额前的刘海随意飘散,宛若天仙,一头青丝仅仅用一根珍珠白色的宽丝带绾起,本来就乌黑飘逸的长发却散发出了一股仙子般的气质。

    如一阵风一样轻盈飘忽,像一团红霞一样炫目夺魄,慵懒之意毫不掩饰,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好一个,德妃,沈媛呐。”吴太妃心底小声的赞叹了一句。

    见到了远远而来的吴太妃,仪态也落落大方,举止投足间平添着一份飘逸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阿媛见过太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言语间透着恭敬。

    “德妃快起来吧,怎么今儿个又到哀家这里来了?若是还为了上次那个事儿,那大可不必,哀家帮不上什么忙的。”不同于上次的温和,这一次,吴太妃表现的有些冷淡,礼让有加,不过是没了那股子亲热劲罢了。

    “哎呀,太妃娘娘这是嫌弃阿媛了吗?阿媛只是想来跟太妃您聊聊天罢了。”沈媛也毫不在意吴太妃话语间透出的疏离,继续上前,脸上继续挂着那笑容。

    “既然只是谈天,那就坐下吧,左右我这也是冷清的紧,有个人说说话也是好的。”吴太妃听她这样说,也就不好再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太妃娘娘,其实,阿媛已经知道您的情况了。”沈媛继续坐在了上次的那个位置上,小心的出言试探着。

    “哦?哀家有什么情况?”吴太妃懒懒的抬起眼眸,瞅了她一眼,就不做其他反应了,不过那眼中透出的寒意,确是不减的,跟上一次沈媛感受到的一样。

    “那,自然是……”沈媛顿了顿,抬起头来,跟吴太妃对视着,“自然是,太妃娘娘您被杨家害的再无子嗣一事。”

    “放肆!住嘴!”吴太妃虽然是早知道会有这样一幕,毕竟那德妃若是打听好了情况,怎么会就这样白白放过一个机会呢?既然是不会放过的,那么,她定然是会前来质问自己。

    只是,到底那件事是她心里边儿的一个疤,就是过去了再久,揭开了也是生疼的,所以眉眼直跳的大喝了一声。

    “太妃娘娘息怒,是臣妾无状了。”沈媛见她怒意骤起,就赶紧起身跪了下去。

    “你!你……怎么敢!”其实,吴太妃此时心里边已经没有那么痛了,但是毕竟也是曾经在这宫墙之中,跌跌爬爬走了很长远的人了,扮作气急的样子,是一点都让人看不出什么不妥来的。

    “太妃娘娘,请您先听臣妾说完可好。”沈媛急急的上前,恳切的说着,但言辞间却是带着一股不容拒绝的气势。

    吴太妃一副被气到的样子,跌坐了下去,没有回应她,但也没有阻止她继续往下说,沈媛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稍稍安了安。

    “臣妾知道了太妃娘娘的过往,自然是想要帮助娘娘的,那杨家是留不长了的。”沈媛定定的说着。

    “哦……?帮,我?呵。”吴太妃一字一顿的说着,仿佛要将那几个字咽下去一般,抬起头来,对着沈媛直冷笑,不说话了。

    “是,臣妾虽然如今只是个妃位,但娘娘心中所想,正是臣妾所为之事,自然是可以帮协的,所以,”

    未等到沈媛说完,吴太妃就先一步打断了她,“所以,你就想拿这个当砝码,来换取哀家协助你前几日所提之事?”

    “是,太妃娘娘,臣妾确实是抱着这个念头来的。”沈媛一看吴太妃已经挑明了情况,自然也就不再多推拒什么了。

    “德妃,真是好算计啊,可杨家毕竟根基深固,哀家又如何能相信与你呢?”吴太妃没了先前的激烈反应,但整个人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冷意。

    “太妃娘娘,想必,您是知道的,如今皇上已经在下手对付杨家了,而这私下里,臣妾背后的沈家也是助力,此次去江南巡游,圣上更是一手铲除了杨家在江南的根基,这杨家到底是快要断了这口气的……娘娘您又何尝不能信任我呢?”沈媛就这样不嫌累的一口气说了许多。

    吴太妃心里边倒是清楚昭华帝已然是对杨家下手了,那个孩子,打小就是个不爱表现出什么的,但做事却从不含糊,只是,这次,到底是牵扯到了她手中还握着的先帝留下的一样东西,她不知该不该拿这个东西去赌一把。

    或许,她是可以信任昭华帝的吧,杨家虽然根基太深,但那个孩子也是她看着长大的,也许是可以信任的,吴太妃暗自思索着,心里一时也有些纠结起来,眉头拧在了一起,对着沈媛挥了挥手。

    “你,先下去吧,哀家要好好想想……”那样子,颇有些不耐烦,脸上也是有些阴云密布,情绪看起来极为不好。

    沈媛见她这个样子,也就不多劝什么了,现在该说的话,不该说的话,她都说的差不多了,这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看太妃自己的了。

    “臣妾告退。”沈媛微微躬身,带着碧枕离开了顺安宫。

    “白嬷嬷……”等沈媛走了以后,整个大殿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过了许久,吴太妃的声音,才幽幽的响起。

    “哎,娘娘。”白嬷嬷见她终于回了神,赶忙向前伺候着。

    “你说,哀家是不是,应该赌上那么一赌……呢?”白嬷嬷通过吴太妃那不安的搅在一起的手指,看得出,吴太妃此刻心里的不平静来。

    “奴婢觉得,娘娘想的自然就是对的了。”白嬷嬷这么多年,跟在吴太妃身边,其他不知是看透了多少,但至少她对吴太妃是了解的透彻的,别看她这样问着,其实心里边早就有了打算。

    “是,你说的对,这对的啊,错的啊,都是人作出来的选择罢了,可这人生在世,又有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呢,还不都是后人评说的,这要是成了,就是对的,不成,也不过是担些骂名罢了……”吴太妃站起身来,向佛堂的方向慢慢的走去。

    “更何况,哀家,不过是借个缘由将那个东西再交出去罢了。”太妃的声音就这样,顺着风,低低的传入了白嬷嬷的耳中。

    白嬷嬷也不打断她,就跟在后边,也慢慢的向佛堂走去……

    沈媛此时刚回到昭阳宫,心里还是有几分忐忑的,嘴上说是可以帮太妃对杨家如何,可若是太妃因为她的举措,被激怒了,剑走偏锋,最后就是去找昭华帝,她的心愿也不一定就不能达成。

    好在,这样的忐忑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到了晚上,宫灯方高高挂起的时候,那顺安宫就派了人来,是白嬷嬷,白嬷嬷进了殿内,也不多说什么,先是恭敬的给沈媛行了个礼,然后就从怀里掏出一串佛珠来。

    看到那串佛珠,沈媛整个人就明媚了许多,因为那正是吴太妃不离手的物事,如今,吴太妃手下最得力的白嬷嬷不仅来了,还带来了这样的信物,这事就是成了。

    “还请白嬷嬷转告太妃娘娘,该做的臣妾定当不辞辛劳。”沈媛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就向前接下了那串佛珠,又跟白嬷嬷保证了一番。

    “奴婢会转告太妃娘娘的,奴婢告退。”白嬷嬷话不多,但也并不是端着不想理人,这几次接触中,沈媛早就明白这样一个年纪的嬷嬷,还是给太妃手下,自然也是不好过的,这在外的时候,就是要显得有气度一些,不能掉了顺安宫的份。

    “娘娘,这佛珠是不是有些贵重了?咱们收了不会有什么问题吧?”碧枕在一旁有些不安的问了出来,那佛珠是那样的显眼,这怕是整个宫里边的人都知道吴太妃手里有这样一串珠子,如今就这样轻易的给了沈媛,她有些担忧会不会因此惹出什么事来。

    “碧枕啊,正是因为它贵重,才更要小心仔细的收下来,你知道为何吗?”沈媛笑着逗她,心里知道这小丫头是又在紧张了,其实也不怪她,这么久以来,出的事太多,让她平日里颇有些草木皆兵的意味。

    碧枕摇了摇头,不过看到沈媛的笑,心里边的不安倒是没了,既然主子脸上还有笑,就说明,主子是有见解的,这佛珠也没什么问题。

    “哈哈,你啊,这信物自然是越贴身的越容易让人记得住是否?”见碧枕点了点头,沈媛就继续说,“还有啊,这信物自然是要越贵重,才能说明这缔结约定的人的决心……”说到这,沈媛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悲凉感。

    这吴太妃也是曾经的宠妃,如今也到了这般田地,那么她呢?她的前路又该何去何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