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九章:选才(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一番来回的折腾,可算是把选才的事情定了下来,好在是“磨刀不误砍柴工”,这有了吴太妃的协助,一切就都进行的很顺利了。

    先是从宫里边筛选出可以参赛的女子,许诺若是可以在大会上夺得了头筹,那就是有机会被封为女官,那些人一听是这样,那可真是尽心尽力起来,毕竟这进了宫里边乐坊的人,基本都是奴身,这要是能当了宫里的女官,可不就是摆脱了奴身?

    所以,这乐坊里边可是炸了锅的,这等的好事,大家自然是乐见的,又没了嬷嬷们在上边踩低捧高的,大家也是都挖空了心思想要得到这个机会,那准备起来,自然是尽心尽力的想要入了德妃的眼的。

    沈媛没有经历过这个四国大会,倒是还不太清楚,该如何挑选适宜的人儿,有了吴太妃的加入,事情就变得不一样了,这太妃娘娘是经历过大风浪的,自是对这个四国大会多有见解,沈媛倒是能轻松了不少。

    “听了太妃娘娘的指点,这宫里的选和外边的要分开,到时候就先选外边的吧,碧枕你去安排一下。”沈媛手里把这一个霁蓝釉合的茶盏,抿了一口。

    “哎,奴婢这就下去安排。”碧枕一板一眼的认真极了。

    “你们宫里边,真是麻烦,什么外边的里边的,一起选不是更好,这武林大会都没听说是还分不同的地方比试的呢。”碧衣站在一边,嘴里囔囔着。

    “嘿,小丫头现在还学会抱怨了?嗯?这宫里边麻烦多多,但这是本宫当时让你留下的?”沈媛今天要做的事情太多,这会本就忙的紧,这小丫头一抱怨,她心里边不知道怎么就起了火来。

    “我这……不是……”碧衣见她难得的发了脾气,有些诺诺的不敢再说什么了。

    到底是个江湖人啊,这碧衣不通事故,自己也是知道的,怎么今儿个就跟她发起脾气来了呢?

    “唉,罢了,也不是你的错,我也不是……,唉,你要知道那宫里边那些人的身份多是奴籍,那外边的可都是些官家小姐们,自然是不能放在一起的,这要是闹起来,可就是如了想要看戏的人的意。”心里的火随着那么一喊,倒是好像消了不少,到底是忍不住与她多说了两句的,毕竟这可是个傻丫头啊。

    沈媛也是知道的,这火其实是因为她心里,这一直是觉得有个石头压在那,自从这圣旨下来以后,昭华帝可是一次都没出现过的,或许真的是碧枕说的那般,皇上在忙于朝事吧,可……她不由的攥了攥手指,心里生出一些不安来。

    既然是已经定下来要先由宫外边开始了,自然就将太妃娘娘先请了出来,由她来做主要的主持,这宫外边小一辈的人,对吴太妃知之甚少,但老一辈的人,都是不敢轻视这位的,毕竟这先皇的妃子们,不是出家了就是殉葬了,可这个吴太妃可是好端端的待在那顺安宫里边,连太后都不在了,她还是依旧留在那的。

    所以,这吴太妃乍一站了出来,大家虽然有些诧异,但不会不给她面子,到底是宫里边少有的长辈了,虽然娘家已经不兴,但光这个太妃的名头就能压住不少人,更不用说,她那些个手段,若是使出来,怕是没几个人能承受的起的。

    这下,就是四大家族也是赏了面子的,宫外的人一见,连四大家的人都在筹备,自然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都开始让自家的闺女准备起来。

    这为武林大会选人,沈媛虽然知道自己负责了才艺这一部分,但具体的情况,她可是一点都不清楚的,吴太妃倒真是个不错的帮手,知道了她的难处后,就着人写了一份有哪些项目的介绍递给了她。

    原来这四国大会,女子才艺的部分,范围也是不小的,这琴棋书画可是样样不缺的,再加上那舞、那武,可是要费不少的心思。

    这四大家里边,那个以才艺出名的顾家自然是受到众人的诸多关注的,自从华贵嫔不清不白的走了,这顾家也安静了不少,但这回,昭华帝都下了旨意,让四大家积极的配合,所以,这顾家再怎么也还是出了人来参与评比的。

    至于这武嘛,自然是出自杨家了,杨家自从上一次同昭华帝的交锋,如今似乎倒是安份了许多,那雷云的妹子,雷玥也是不甘落后,自从听闻了这四国大会即将在京举行,马不停蹄的就从南疆赶了回来。

    而舞,虽然这些个官家小姐们,甚少有人学这项技艺,但若是合着宫里的乐坊来,倒是也不缺人的,这样一来,这些个参赛的人选倒是能够凑齐了的,根据那个四国大会的要求,这每一个项目都至少是要出一个人的,所以,这人手上,倒是够数了。

    这先是从宫外的比拼,但地方自然还是在宫里边的,考虑到场地的问题,最后,将各位都请到了顺安宫旁边那个空下来的园子里,那个碧波园,本是太后身前喜欢常去转转赏玩的,所以,这几年倒是还有人在打理着,也不算荒废,园子不大不小又刚刚好。

    这说是宫外边的人,但是宫里边的妃嫔也是可以参与其中的,这第一场自然是琴棋书画的琴了,这琴倒是有不少人是会弹的,只是这水平的问题,确是不得而知了,毕竟沈媛是避开了与这些个官家小姐相互攀比的日子,对这些个情况也是不太了解的。

    好在,碧枕是打小就是培养着要传递一些情报的,对这些情况倒是多多少少的懂得一些,下面的人在比,上边的人就在看着,倒是也算进展的顺利了。

    这琴,听说是这顾家倒是不太好的,倒是那慕容家有一女子擅长,琴技在京内也是出了名的,这比赛怕是没什么悬念。

    不过真正比起来的时候,到真的是让那女子技压群芳了,不过,沈媛倒是看出来,那稍稍落于慕容小姐的一个小官之家的女子,其实技艺似乎高出一筹了,或许是在顾忌些什么吧,沈媛默默的想。

    不过,既然这是为四国大会选拔人才,自然是不能放过她的,就当场宣布,这出场的名单里是留下了这两人来。

    第二场,就是棋艺的比拼了,可惜这放眼望去,报名参赛之人的寥寥无几,这其中的技艺更是让人有些不知做些什么评论才好,最后,勉为其难的留下了一位尚书之女,到底是技艺要好一些,只是估计到时还得要换人才是。

    第三场,就是书法了,这可是沈媛的看家本领,这是还没到宫里的挑选,她自然是摩拳擦掌的在上首看的热闹极了。

    “哀家倒是记得,德妃在这个书法上边,颇有造诣啊,既然如此,这一场,德妃就下去好好看一看把把关才是。”本来说,这吴太妃是第一场出现,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没想到的是,或许是这几年太过清静了,有时也想凑凑热闹,就一场不落的跟着参加评选起来。

    “太妃娘娘谬赞了,这颇有造诣之言,臣妾可不敢应,不过这下场去好好观摩学习一番确实应该的。”沈媛谦让了一番,其实心里边倒是挺感激吴太妃这样说的。

    毕竟,在这琴棋书画里边,初学时,她最感兴趣的就是这书法了,那笔走游龙般的手法,那龙飞凤舞的字,哪一样都能摄了她的心魂一般,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要再多看一些,当年学的时候也是,其他几项都是为了应付老师,草草练习就了事了,就是这书法,偏偏是要认真许多的,总是不知不觉就已经写了十几二十几张的大字,完全超出了老师所安排的练习的量。

    不过,到了如今这个年纪,这字形基本是已经定了下来的,但是每每看到不一样的让她欣赏的字,总是要驻足观望一番的,所以,听了吴太妃的话,谦让两句,就按耐不住的走了下去。

    这转了一圈下来,这些女子里边倒是多习簪花小楷的,只有少数一两个学了几笔行楷,字倒是也不错,但比起她所练的行书还有草书,就缺乏了一些赏玩的兴致,所以逛了一圈,就又回到了位置上。

    说起来,这顾家到底是书香闻名的大家,那最后脱颖而出的就是顾家的女儿,对此结果,大家倒是都不怎么觉得有些意外,默许了这样的结果。

    到了第四场画的比拼上,自然也是由顾家拔得了头筹,“这顾家真不愧是书香世家啊。”沈媛看着那画技出神入化的百花图,有些出神。

    “嗯,要不怎么能说是这四大家,铁打的杨家,书墨飘香的顾家呢。”吴太妃在一旁跟着应和了几句。

    到了后面的舞的比拼,是一位尚书家的庶女得了头筹,舞的不错,可跟这宫里边有的妃嫔还有那乐坊的乐妓就有些比不过了,不过好在这一项本就没有太指望她们,所以就这样算是选的差不多了。

    至于这最后一项武艺的比拼,沈媛是不太懂的,好在碧衣是明白不少,就是可惜不能拿到明面上,只能求助与太妃娘娘了。

    当看到场上那两个一个一袭红装,一个一袭白衣的两个女子的时候,沈媛觉得这怕是有些什么要不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