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八十八章:选才(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这日的天气是极好的,蓝蓝的天空上边,飘着几朵零星的云彩,肆意的变换着方位,这花园虽然比不得御花园的广阔,但也是秀美夺人的,一色的皇家气派,再看那满园里本是围着不少看热闹的人,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很快的,远处就缓缓的走来一行人。

    那打头的女子,一袭月白宫装,淡雅却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宽大的素色裙幅逶迤身后,简约雅致,那一头长长的发丝,简单地绾个发髻,几枚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更显柔亮润泽,一双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唇边漾着淡淡的浅笑,不是吴太妃又是何人?

    “见过太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在场的各位无一不赶忙行礼。

    “都起来吧,今儿个是最后一场比试了,都坐下好好看着吧。”吴太妃朱唇轻启,声音温婉柔和,带着长辈特有的慈祥,但语气中透露出的不容质疑,还是震慑住不少人。

    “太妃娘娘。”沈媛早就坐在了那上首的位置,看着那一红一白两位,正有些头疼,看到了吴太妃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激动不已,连忙下来迎接。

    “好,德妃已经到了,来,这位就是哀家去请来的女官了。”吴太妃慈爱的拍了拍沈媛的手背,又把身后的一位看起来年龄大概在双十左右的打扮干净利落的女子推了出来,指给沈媛看。

    “啊,这位就是太妃娘娘请来的懂武的女官吗?”沈媛倒是不怎么惊讶,根据这么几日和吴太妃的相处来看,这位太妃娘娘向来是个有应必为的主儿,前日里刚表示出对这一场比赛的为难,今儿个她就找了人来,一点也不拖沓,倒是有些雷厉风行。

    “臣女,纪颜见过德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这女官不同于宫里的其他人,因为身份多为官家子女,故自称为臣女。

    沈媛连忙摆手,再仔细瞧一瞧这纪女官,倒是样貌清秀极了,眉眼间透露出一种气势,说不上来的感觉,不过一想到碧衣,就觉得说得通了,这习过武的人,似乎就是有些不同的。

    “她底子不错。”碧衣看了看那纪颜,小声的在沈媛的耳边说了一句,沈媛点点头,放心的带着一众人向前面走去。

    等众人都坐了下来,这才又把目光投向了场上的那两人,那一身红色劲装的正是雷云雷大将军的妹妹,雷玥了,眉眼精致,红色的着装愈发的衬着她的肤白若雪,一把漂亮的赤色鞭子,握在手中,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不服输的气势,看起来倒是个狠辣的美人。

    至于那白衣美人,是杨家某个偏支的子嗣,看样貌也是个清秀的,一把长剑握在手边,银白色的光芒在太阳底下,闪了人的眼。

    那杨家女儿,虽然是穿着稍显温柔的白色,但周身透露出的冷冽感,让人不可小瞧与她,在场的各位,如今就处在这样一个冰火两重天的情境之下,也怪不得沈媛在一开始,就有些头疼了。

    “开始吧。”随着一声令下,那二人就已经过起招来,似乎早就已经按耐不住了。

    那飞扬的鞭子声,“啪,啪。”的抽着,间或夹杂着不甘落后的长剑的声音,很快,随着场上那两人的身影越来越快的交杂在一起,那声音慢慢的也让人分辨不出了。

    这“武”的比试,本身是要以比较简单的方式进行的,双方可以比一比基本的一些招式,这也是先前沈媛拜托吴太妃请人来的主要原因。

    但是,现如今,场上的这两位,明摆着是不想通过那样的方式来比拼,互不相让的气势,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火花,不等判定的纪颜说些什么,就已经打的难舍难分了,而且看那两人的架势,是停不下来了。

    “杨家也不过如此嘛。”红衣的雷玥一边抖着鞭子,还不断的在激那杨家的姑娘。

    “少说大话!接招!”看似温婉的白衣女子,说起话来也是半点都不松口,一个纵身又举剑刺了过去。

    场下的人,被那两人的极快的身形弄得眼花缭乱,只知道这二人似乎是有些不相上下的,以至于打斗了这么久,都没个结果出来。

    “太妃娘娘……你看这……”随着时间的推移,沈媛也不由的紧张起来,现如今可不是要任由她们二人胡闹的情形,这要是出了什么事,第一个被推出去的可是她。

    “纪颜?”吴太妃眉头也有些轻轻的拧了拧,不过她也不清楚如今的情况是怎么样了,是不是需要将那二人拉开也不可知,就求助于那正双眼紧紧盯着场上的纪女官了。

    纪颜正看的专注,这二人都是不错的,难分敌手,只是这样下去,怕是打到天黑也不过是个平手罢了,正想着要不要出言制止,一听到吴太妃的声音,就做了决定。

    “是,太妃娘娘,臣女这就下去将她们拉开。”话音刚落,就见一个青色的身影,从场下而起,手中握在刚从护卫手边抽过的刀,身影极快的在那红白二人只见穿梭了几下,场上的情形就得到了控制。

    “平手。”纪女官面无表情的躬身向上首的沈媛等人示意了一番。

    沈媛看了看那场上意犹未尽的两人,也是无奈极了,默认了纪女官的评判,挥了挥手,让下面的人继续比试。

    接下来的几位,都是不怎么出彩的,也按着纪女官的要求,规规矩矩的比试完,最后选得的人,自然是那二位了,这样一来可算是结束了一连几日的选才,接下来就是要准备对宫里那些女子的挑选了。

    很快的,对宫里边挑选的情况也定了下来,因着这四国大会对参赛者的身份除了是要求为本国的人以外,倒是没有其他过多的要求了,因此,沈媛将自己也算在了其中,毕竟这大会比起来也是多样一些,只是会一些楷书,还不够全面。

    只是可惜了这琴、书、画、舞、武都挑到了人手,但这个棋艺,虽说是列出了名单,但那个确实是算不上棋艺的个中好手,让沈媛一时有些烦闷起来。

    “我倒是知道江湖上有不少的棋痴,其中有名的也不在少数,这女子嘛也是有的。”碧衣在一边听到了沈媛心中的烦闷,站了出来建议到。

    “哦?真的!”沈媛激动的起身来回的打转,如今离七月底已经不远了,这各方的准备都差不多妥当了,千秋节就定在了七月十五,那么七月初就得先将名单全部报上去,由昭华帝做二次的定夺。

    所以,如今这时间可是不等人,碧衣这样一说,沈媛自然是激动极了,恨不得让她飞过去将那人带回来才是。

    “有是有,可是那人是个怪人,不知会不会出山相帮。”碧衣看到她这般激动,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让她稍安,不可抱太大的期望。

    “怪人?怎么个怪法?”碧枕在一边也有些焦急,她是明白这一次的事情,对沈媛来说意味着什么万万不可出什么差错,如今一听到碧衣的话,也有些迫切。

    “哎呀,就是,她那个人,不太愿意出门,也不太愿意跟人交流,一心就扑在那棋谱上边,简直是废寝忘食。”碧衣有些无奈的坐了下来,一想到自己那个故交就有些头疼。

    “听起来倒是个专注的,想来这棋艺也是不错的,可是你说的怪本宫却没听出来,这人一心想着棋谱,应该也是她棋艺好的缘由,倒是这怪……”沈媛有些疑惑的看向了碧衣。

    “唉,要是只这样自然是个性子好的,可是她……她最喜欢的就是吃那个金钩鱼了,顿顿离不得,故而是不愿意离开居住的地方的。”碧衣有些头疼的说了原因。

    “哦?金钩鱼……到还真是,不过这能人志士总是要有些古怪的性子嘛,若真的是有本事的,多迁就迁就也就罢了,待我请示一番皇上拿个主意吧。”沈媛长叹一声,心里边只想着让这事快些过去才是。

    却说昭华帝这边,近日里也在忙着准备四处招揽一些人才,跟四大家族来回的周旋,随时要盯着他们的动向,整日里又要听着杨相爷还有沈廷汇报进程,倒是没有抽空去想沈家的事了。

    乍一听到崔富威通禀说德妃娘娘求见,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后来一看案头那堆积起的各样的奏折,心里也觉得有些烦闷,就挥手让人进来了。

    沈媛今日是一身烟绿宫装,外披一层薄透的银纱,宽大衣摆上紫薇开得正盛,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其余垂在颈边,额前垂着一枚小小的水滴形的玉石,点缀的恰到好处,发髻上那镂空的金步摇随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叮咚咚的响声,衬得别有一番可人之姿。

    这般的风姿,看在昭华帝眼里倒是一热,他自知自己应该是不为女色所动的人,可今日不知怎么,看到沈媛心底就是有一种难奈,这让他有些烦躁。

    不等沈媛行礼,就率先起身,“陪朕去外边走走吧。”

    沈媛见状,也不多言,只跟在后边莲步轻挪的走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