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九十一章:温情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快到七月的天,少了一丝炎热,多了些清凉,微风拂面,带来些许的凉爽,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傍晚的天色也是极美的,那火红的太阳,在一点一点的降落,余晖和朱红色的宫墙相互辉映着。

    陆南城在前面看似悠闲的踱着步子,那稳健的身躯,一步一步的走着,举手投足之间,带着淡淡的龙诞香的味道,让沈媛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住了目光,眼睛跟着那人,心底一片的柔软。

    “皇上……”只是,这走的方向,似乎是去往昭阳宫的,沈媛心里一片柔软,面上自然也是,那声音柔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嗯?哦,朕近来太过忙碌,倒是没有时间去好好看一看陆德了。”昭华帝停下了脚步,这样说,算是解释了为何要走这个方向,接着也不管沈媛继续向前走去。

    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突然想要来到昭阳宫,为何突然想见一见那个快要有一岁了的孩子,也不知道为何自己总觉得那个地方可以给他心灵上的宁静,当然这想不通的问题,他是不会过多的纠结的,他可是杀伐果断的帝王……

    这个时辰,小昭儿一般是刚用完晚膳不久,还未入睡,果然,还没进侧殿,就听见奶娘还有几个碧正围着他逗他玩耍的声音,那声音传了老远,一边的小太监看到了来人,正准备高喊,却被昭华帝摆了摆手,拦下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下意识的不想破坏里面传来的欢声笑语,挥了挥手就进去了。

    站在那的碧水,率先发现了来人,正欲行礼,也被挥手免了,看着他身后的德妃娘娘,面上也是带着笑的,心里的疑惑就去了一些。

    奶娘抱着小昭儿,满脸的不适,正欲行礼,却被上来的德妃娘娘接过了孩子,就微微屈了屈身子,退下了。

    “昭儿,快来看,父皇,是父皇来看你了。”沈媛抱着小昭儿,冲着昭华帝直笑。

    “昭儿,还记得朕是谁吗?朕是你的父皇啊。”听到沈媛那样称呼他,就跟着一起叫了,微微屈身,将面庞凑到了他的眼前,挂着温和的笑容,拿手上去摸了摸他的小手,逗弄着。

    “呀!呀!”小手张牙舞爪的挥过去,握住了垂在陆南城耳边的明黄色的飘带,待一抓住,就往嘴里边送去。

    “哎呀,快松开,这你可不能吃,怎么什么都要往嘴里送呢?”沈媛见状,连忙将他手里的东西给夺了过来,不让乱碰,还象征性的拍了拍他的小手,以示惩戒。

    陆德丝毫不受影响,被夺去了飘带,就又一次的伸出了小手使劲的向前够着,那小模样让人不由的发笑。

    “哈哈,朕的昭儿,还真是生龙活虎呢。”昭华帝却是大笑起来,觉得心头积压了许久的阴霾一扫而空,一把抱过小昭儿,就举了起来,转了几圈。

    这一晚,昭阳宫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欢笑声,可宫外的冷风还在飕飕的催着,丝毫没有受到这温暖情形的影响……

    第二日,沈媛就安排碧衣去寻那个奇怪的棋艺高手了,因着是得了昭华帝的许可,这行事起来,也就没有了太多的顾忌,只是当被问起为何得知有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只说是听到了打探,就不做过多的解释了。

    昭华帝那边,也是寻了不少能人志士,甚至有些人本就是他手下的,只不过是恢复了正常的身份,大摇大摆的又通过了沈廷和杨相进来了罢了。

    同时,他也吩咐了隐卫,在私底下,要不余遗力的好好继续多招揽一些人才,如今虽尚且不知何时会跟杨家对上,但是,这该有的准备是万万不可少的。

    那边,四大家族迫于圣旨的威压,到底是出了不少的人才来供以挑选,这样,倒是方便昭华帝通过这些站出来的人,摸清楚了各家的一些情况,这让他安心不少,毕竟,如今有个杨家在侧虎视眈眈就已经够受了。

    在这期间,昭华帝可谓是收获满满,这些收获,让这位高高在上的帝王,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虽然,沈家目前的情况还不明晰,但在调查的人,依旧是在紧锣密鼓的查着,倒是已经浮出了不少的往事。

    虽然,这次让沈媛来担当选才的负责的人,是出于了对沈家的考量,但通过隐卫传回来的消息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事情,这沈家兄妹二人可是相互之间友爱得很,行事上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沈廷做为兄长,对妹妹沈媛是照顾有加,关照有加,一点都看不出二人是不同的母亲生养长大的,沈媛做为妹妹,似乎是受了一些环境的影响,但对沈家也是多有照料的,上一次在建章行宫的时候,还看见她亲切的接待家人。

    这些,都与昭华帝心底的那个猜测不符,或许沈家真正在隐瞒的就是沈媛的身世吧,毕竟那样的身世,如今可是坐在了四妃之首的位置,若是被人拿出来说事,也是会有一些波折。

    当时沈家将人送进宫的时候,已经将沈媛的名字记在了正房的名下,但若是深究起来,也可以说是欺君的,那么这样一想,到也是说的过去,昭华帝揉了揉眉心,放松的坐了下来。

    沈媛这边也是难得的行事比较顺利,预想中会跳出来捣乱的人或事都没有发生,这让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是却并没有完全的放松下来,虽说这如今名单和人都已经转了出去,但是,私心里,她并不相信杨皇后会这样静静的什么都不动。

    就算她是真的不想做什么,可如今这宫里也不应该如此的安静才是,俗话说,这过于安静的表象下边,总是有着惊心动魄的风雨,因此,沈媛不敢掉以轻心。

    “或许……应该去莞贵妃那边转一转才是。”沈媛的小指微微的弯起,食指轻轻的扣了扣桌案,自言自语道。

    沈媛向来是一个比较实际的人,做事说话不太乐意虚与委蛇,所以,嘴上说着要去拜访莞贵妃,自然就是要这样做的。

    不过,宫里的人虽然知道上一次莞贵妃为她出头,但也不能表现的她和莞贵妃真的是交好了,温怜宜如今可是牵扯到了大事的,可不能在一些小事上边出了差错,所以,就带着陆德,打着要去莞贵妃那里讨教育儿经的旗子,才动了身。

    云溪宫还是那样的宁静美好,沈媛打着探讨育儿经的旗号,那自然是也碰到了昌顺仪,那个坚强的女子,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仿佛这世上的一切都伤害不到她。

    和她随意的打了招呼,就进了正殿,经过通禀,说贵妃娘娘这会儿正在花园里边随两位皇子玩耍,也请德妃娘娘一同过去,沈媛就继续跟着那人带路,去往了花园。

    一进去,就看见那一高一矮的两位皇子,在跟着捉迷藏,两人的生母之间虽说是交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过往,但似乎并没有传达给他们,倒是一派的兄弟友爱的场景。

    不知是不是受了那两个孩子的影响,那边的莞贵妃脸上也挂着难得真心的笑容,面上的气色也是要好不少。

    一身浅色的罗裙,缭姿镶银丝边际,水芙色的纱带曼佻在腰际,外边又着了一件紫罗兰色彩绘芙蓉拖尾拽地对襟收腰振袖的长裙。眉眼间微含着笑意,睫毛纤长而浓密,如蒲扇一般微微翘起,远远的看着那两个皇子。

    转头看见了她,便伸手招呼着沈媛,一双柔荑纤长白皙,袖口处绣着的淡雅的兰花更是衬出如削葱的十指,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那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淡蓝的缨络坠,缨络轻盈,随着一点风都能慢慢舞动。

    许久没有见到莞贵妃如此的装扮了,那身姿美的沈媛看的都有些出神了,这样的莞贵妃,是她未曾见过的,心底不知怎么的,就感觉有些酸。

    “德妃妹妹,快过来坐下啊。”许是看出了她的神游,温怜宜便出声唤道。

    “啊,嗯,哎呀,莞贵妃姐姐今儿个是太美了,妹妹我都看出神了。”沈媛倒是不加掩饰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也算是小小的恭维一下。

    “嗐,都是他们俩,非缠着我说要作画,结果,一到这园子里,就跑着玩的都忘了我,好在妹妹你来看望我。”莞贵妃言辞亲切极了。

    这样的温怜宜是沈媛从未见过的,不仅仅是她的妆容难得不那么素,更是那话语间的语气,带着她从没接触过的亲切,或许若不是那小公主的离去,这应该也是个温和美丽的女子,真是可惜啊……

    “妹妹还担心会打扰到贵妃姐姐呢,这般看来,倒是来的挺巧?”沈媛言笑晏晏。

    “哟,这是小陆德吧,来让我看看。”莞贵妃一眼就瞧到了碧枕手里抱着的孩子了,眉眼带笑的接了过来,“瞧瞧这小模样,真是可人呢。”抱过来还熟练的逗着小昭儿,看起来倒是极为亲切的。

    “这宫里边最近可是安静不少呢,看到姐姐我才知道,这是躲起来享乐了呢。”沈媛话里有话,虽然算是跟温怜宜结了盟,但习惯了这宫里的弯弯曲曲,说起话来,总是要藏一半,露一半的。

    “可不是,她们都在忙着准备圣上的千秋节,我啊,就落得个清静咯……”莞贵妃说着,还把陆德举起又放下,来回的逗着,看起来一大一小都玩的挺开心。

    沈媛就从话里知道了缘由,怪不得这宫里最近清静不少,原来是又在忙着准备千秋节?真是她到了这个位置,前些日子又来回的忙,也是没有惦记这个事,听温怜宜这样一说,倒是反应过来了。

    不过想想也是,这昭华帝的千秋节就要到了,总是要准备生辰的贺礼才是,有些人可是要趁这个机会好好的表现一番,这样才能得到圣宠。

    “德妃妹妹,难道没多准备准备?”莞贵妃又继续说道。

    “瞧姐姐说的,这送来送去都是那些个花样,再说妹妹前些日子才忙完,这怕是准备了也入不了圣上的眼啊。”沈媛这话就是表示出自己无心争执,也想让莞贵妃放心,她现在除了忙圣上的事,就是在帮她对付杨家,并没有一天只想着如何得了圣宠。

    “这话说的不对,准备了自然是要好好准备一番才是,这样才不辜负了圣上,你说呢?”温怜宜也不好说你专心忙于我的事,这样是不错的,只是从侧面表示了关怀。

    “是,姐姐教训的是。”沈媛恭敬的回应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