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九十章:千秋节(1)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推进,倒是离七月十五的千秋节越来越近了,除却宫里四处都是热闹的景象,宫墙外边,甚至于各地,都是热闹的,这千秋节就好比是春节了,各地都是要庆祝的,自然也是要热闹许多。

    更何况,今年的千秋节又是当今圣上头一次大办,再加上随后的四国大会,更是让人激动不已,后宫里的那些个妃嫔,早就是费尽了心思在想着如何送能讨得圣上欢心的礼物,各地的大臣亦是如此,到处在收集一些奇珍异宝,希望吸引了圣上的眼球,从而得到高升。

    沈媛虽然说是不上心,但到底还是要想着送些什么才是,想着有些妃嫔是献上才艺,有的则是托宫外的家人,寻来一些奇珍,她倒是觉得可以送一些实在点的物件。

    这奇珍不是不能跟沈家开口,只是那样就又要牵扯许多麻烦,而献才艺也不是不可行,她对自己的书法还是有信心的,若是奉上祝寿的字,倒也是不错的。

    可她如今不是那个刚入宫急于想要得到昭华帝青睐的青涩女子,而是已经坐在了四妃之首的德妃啊,想着倒是有些烦闷,手指不由的轻轻敲着桌案,心里思索着。

    现在的她与刚入宫的心境也不同了,那时的她步步都走的小心,能得到陆南城的回首,都觉得有些激动,现在说起这个人来,心底更多的是柔软,那是小昭儿的的父皇,是她深爱的男人,想到这,沈媛面庞上不禁露出一些柔和,倒是想好要送些什么了。

    “去挑块好些的料子来,本宫要做些东西。”沈媛冲着碧水吩咐道,等碧水正要出去的时候,又出言打断了。

    “哎,算了,本宫亲自去挑选才是。”总觉得这个东西做起来每一步,都要经过自己的手才是。

    进了库房,放眼望去,不知不觉间,倒是堆了不少的东西,那边的青玉太平有象就是其他小国进贡的,后来生了小昭儿那一次,昭华帝一同赏下来的,再看那边端端正正放着的剔红菊花图盘,是有一年中秋节赏菊时得来的赏赐,这满满的看来看去,倒是让沈媛不由的放慢了脚步,细细的端详起来。

    很快的,终究是走到了那放着各色布匹的地方,手指在上边轻轻的摩挲着,心里细细的勾勒着那人的模样,总觉得这些颜色都有些衬不上他,不觉有些烦闷,又有些窃喜,烦闷的是不知该挑怎样的颜色,窃喜的是那个人是那样的丰神俊朗,让人无可比拟。

    想了想看了看,折腾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能挑出一匹布来,倒是那边颜色漂亮的丝线吸引了她的目光。

    “娘娘,那是用来打络子的。”碧枕顺着沈媛停顿的视线望了过去,解释到。

    “络子啊……”沈媛陷入了沉思,本是想好好的绣个腰带的,可除了明黄色,那人也甚少用其他的色彩,这就是绣了怕也是用的不多的,不过这络子倒是可以,找块好些的玉带钩来,再配上亲手打的络子,倒是不错的。

    沈媛想着,就高兴的让人挑了些丝线,拿着回去,又在库房寻了一圈,倒是没发现好些的带钩,只好准备让人传讯给沈廷,再寻一个。

    沈府。

    宫外的沈廷,一听到宫里沈媛传了消息回来,只觉得心里一热,连忙催促人将传讯道来,这些时日忙着千秋节,让他有些无暇分身去想宫里的沈媛,但每每梦回之间,总是受到那日情景的撩拨。

    这乍一听到宫里有了消息,就觉得心里舒服极了,等听完传讯,却不由的有些发苦,嘴角带了一丝苦笑。

    “罢了,到底是……唉。”沈廷握了握拳,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是啊,那人早就已经是别人的了,甚至不论做什么想什么,心里又何曾有他的位置,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相爷?”那等着回话的小厮,见他这副样子倒是有些忐忑,这宫里的姑奶奶向来是很少提要求的,只是家里对她也是宽容的,一般是有求必应,怎么今儿个看相爷这反应却是有些不对呢?

    “啊,你还在这啊,既然德妃娘娘吩咐了,就赶紧按要求去准备啊。”沈廷听到了小厮的声音,才恍然这屋里不止是他一个人,有些尴尬不知方才的出神,有没有让人多想,只连忙挥手将人赶了下去。

    等人下去了,书房里就又剩了他一个人,他苦笑着跌坐了下来,过了半响,又小心的从桌案的暗盒里抽出了一副画卷。

    指尖小心的在上边滑动着,“我该拿你怎么办呢……”

    一眼望过去,那画上的女子,着一淡粉色的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光看画面,就能想象出那步态是多么的柔美动人。

    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上插着一支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好像一闭眼,又会不见了……

    那小厮办起事来自然是不敢含糊的,听了沈廷的吩咐,就赶忙下去四处张罗着要好好的多准备些东西,先是去府里的库上好好的翻找一遍,又着人去各大的玉器铺子打听了一番,最后可算是挑到了让沈廷满意的物件。

    沈廷看着手上那个雕刻细致入手柔和的如意般的玉带钩,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一想到那人在宫里会因为自己寻来的这个东西,也许会有片刻的舒展开眉眼,染上笑意,又觉得舒服极了,只要那人好好的,他是怎样都愿意的。

    自从那一次,两人的关系就仿佛撕破脸了一般,难以调和,一连许久,都是他在默默的关照着她,这还是自那一次止,她头一次向自己伸手要东西呢,哪怕这个东西是送来给另外一个人的,也好过不理不睬的让他心里难受……

    因着沈廷吩咐手下的人要紧着找玉带钩,所以很快的,沈媛就收到了以家里名义捎来的一大箱的东西。

    这放在往常是不合规矩的,但是这正好是赶上了千秋节,有不少宫里的嫔妃要通过家里送些东西进来才好献上贺礼,所以,这把守的护卫也就会松上一些,送些东西什么的也就方便了,这都是大家默许的,连皇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也就没什么人会多加干预。

    那一箱子的东西,多是些不要紧的东西,什么好看的料子之类的,沈媛把着那玉带钩,心里也有些欢喜,这如意般的造型,倒是讨喜的很,用来做贺礼再好不过了。

    因为玉带钩来的早,所以沈媛就有充足的时间好好打一个络子出来了,细致的挑了下花样,准备做一个蝙蝠样式的出来,这有了如意又有了福气,自然是不错的。

    还没到日子,沈媛就已经准备好了要送给昭华帝的千秋节贺礼,五彩蝙蝠的络子再配上那外形圆润流畅的形似如意的玉带钩,到也算是有了心意,花了心思。

    最近后宫里的妃嫔又都安静的紧,都在卯着劲想着法子争宠,也没什么心思相互争斗了,沈媛一手也就不想太多的事情了,学着莞贵妃那般,闲了下来,不过闲是闲了,但精神却并不是不紧绷着,还是要时常的关注着后宫里的情况。

    不过,这些都是小事,没了其他的太大的事情,就不那么忙碌了,也就有了时间逗逗小昭儿,和他说说话,在听听宫里边的小宫婢聊一聊这宫里的是非,也算是过的闲适极了,听碧枕说,今日里宫里进进出出的都是人,那些各个国家的使者在加上各地前来贺寿的官员,想想那场面都觉得壮观。

    正阳宫这边确实是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宫婢还有太监们在总管的指挥下,继续装点着宴会,那边乾正殿,隔一会,昭华帝就能听到有人来通禀说沈廷等人已经接到了哪哪国家的来使,也是忙碌极了。

    好在这千秋节前后的数日,都是不理刑名的,就跟春节一般,各地都歇了假,挂了印,倒是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时光兜兜转转的,终究是很快的就到了这一日,这一天,文武百官按制穿起了蟒袍补服;这一天,京城的匠人们用彩画,布匹等将主要街道包装得绚丽多姿,到处歌舞升平;这一天,各地的文武百官,纷纷设置香案,向着京城的方向行着大礼,表示对恭贺。

    就连后宫里的嫔妃亦是如此,纷纷从衣匣里拿出美丽的衣裙,在点上动人的妆容,羞答答的将已经准备好的贺礼,呈给皇上,祈求能得到一些青睐。

    今年是当今昭华帝在位的第一次大庆,这天子寿辰,十年一大庆,每年一小庆,今年恰好是天子而立之年,自然是要好好的庆贺一番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