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九十三章:千秋节(2)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兰殿千秋节,称名万岁觞。风传率土庆,日表继天祥。玉宇开花萼,宫悬度会昌。衣冠白鹭下,纤暮翠云长。献遗成新俗,朝仪入旧章。月衔花绶镜,露缀彩丝囊。处处词田祖,年年宴杖乡。深思一德事,小获万人康。”

    这千秋节可真是好大的阵式,一大早起来,就会发现这京城里边,可是从京西的畅春园再到万安门,又经玉街口、玄南门再通南门口,最后与那皇宫里的庆仪相连接,一路上的彩坊接连不断,那连缀着的彩墙、彩廊、演剧采台、歌台、灯坊、灯楼、灯廊、龙棚、灯棚更是无数,路经的寺观,还大设庆祝的经坛。

    直隶以及各郡县进京的臣民代表们也不甘落后,纷纷搭设彩坊为各自的庆祝界,沿路的那些个京城的各部、寺、监官衙同样也会建经棚、设彩坊,而且,每隔几里便会设一个御座,每个御座的周围便又是一个热络、设施繁丽的景点。

    一路上,还能瞧见用彩绸结成的“万寿无疆”、“天子千秋万代”等大字赫然的出现在彩墙上,因着是等千秋节一过,紧接着而来的就是那四国大会了,因此,这路上还有不少彩绸结成了“四国大会旗开得胜”的字样,倒是热闹极了。

    再看那通往宫里大殿的路上,从城内起就由丞相为首的文武百官官员一步一步的从宫门口走来,由八个壮硕的大汉身着彩衣,抬起那要献给皇帝祝寿的图屏,图屏上边是八仙贺寿的图案,由细细挑选的绣娘一针一线的绣出,图案很是精致,最后再描上金线,看起来吉祥的很。

    这百官一路走来,自然也是不安静的,那路边演剧彩台上的歌舞、戏剧节目、陈设难以尽数,其内容多为神仙祝寿故事,什么小如蟠桃、长生花、一统万年青,无不在求着其吉祥之义。

    这一日,京城内外,可谓是金碧相辉,锦绮相错,华灯宝烛,霏雾氤氲,弥漫周匝,那皇宫和御苑,更是绣幙相连,笙歌互起,金石千声,云霞万色,当世人都莫能描画尽致。

    这只是看到的一部分,这会的正阳宫里才是真的热闹,百官献上了画屏,君臣和睦来往一番后,便纷纷落座于此,接着就是各国的来使前来恭贺了。

    先进来的是南宁国的使节,因为考虑到此次千秋节过后即是四国大会,所以前来恭贺的使节也不是常负责的官员,而是要高一级的,南宁国不同于玄赤国是有祭司的,此次前来的带队的使节,就是南宁国大祭司的大弟子,也就是那个很可能是下任祭司的人。

    “臣思无,谨代表南宁国恭贺昭华帝万寿无疆。”因是使节的带队人物,故行礼之时,只需行半礼即可,这是各国间都达成默认的情形。

    “思大人快请起,来者是客,莫要多礼。”昭华帝坐在上首,抬了抬手。

    思无这才缓缓的起身,看向那位端坐在龙椅上的帝王,昭华帝也不说对方不懂礼节,毕竟这来往的使臣,除了要为各国间的关系来回周旋,更重要的一点是要为自己的国家打探清楚对方这个国家的情形的。

    而昭华帝作为玄赤国这一任帝王,首次接见他国的使臣,自然是要多受到端详的目光,早就做好了准备。

    思无看了看台上这位年轻的帝王,许是为了喜庆,今日穿了一身朱红色的龙袍,肩挑日月,背负星辰,又有十二龙纹点缀在上,端庄威严,天家气质浑然天成,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

    英俊无匹的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那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的目光,不由的就给人一种压迫感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还有那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四目相对,那眼神中深不可测,不可也不敢过多的探究。

    所以对视片刻,思无就将目光赶紧移开了去,仅仅片刻,他就知道这位帝王不是个好惹的,那周身的气息,几乎都能将人震开去,让他有些失神。

    “这是我国圣上为友国奉上的贺礼,来人!”思无定了定心神,觉得此时还是将需要做的事情做完才是,击掌将献礼的人请了出来。

    随着那一声“来人”,很快就从殿外走进一个扮相妖娆的女子来,身着特有的南宁服饰,走起路来一摇三晃,身材也是曼妙极了,不过考虑到此时还未到宴客时候,倒是没做什么,反而规规矩矩的上前。

    等到她停了下来,众人这才将目光转向她的手中,只见她手里捧着一个其貌不扬的匣子,一旁的思无也转过身来,轻轻的打开了那匣子,远远看去,只觉得那匣子里是白花花的一坨,却猜不出是什么东西。

    “尊敬的昭华殿下,这是我国独有的药王蛊,此蛊经现世,现如今只有两只,而我手上的这只则是前代的后代。不过,今日要跟殿下您献上的是它的另一种形体。”思无说着话,又从那宽大的袖袍里摸索出一个白瓷瓶子来。

    “哦?”昭华帝也是听过这药王蛊的传言,相传此蛊入体可保宿主避免许多的毒物,只是听他的这个意思,此蛊年份尚且不够,那么这应该就是他为何不提说要将那蛊入了他的体内,陆南城摆了摆身子,继续静观其变。

    只见思无小心的打开那个白瓷瓶子,又在一只手上套上白布的手套,从匣子里小心的捧出那只白花花的一坨,哦,不,现在应该说是捧出那只白花花的药王蛊,拿着瓶子似乎是给它喂了什么东西。

    昭华帝这才看清一些那匣子里药王蛊的模样,确实是年份不高,那南宁国供奉起来的药王蛊他听人描述过,是染着金色的,但思无手中的这只显然不是,看起来只是白花花的并未染上金色。

    不消片刻,就见那药王蛊似乎是在思无的手上激烈的翻滚了几下,慢慢的慢慢的动作似乎变得迟缓起来,最后彻底不动了。

    “这便是药王石玉了,服下特制玉石粉末后的药王蛊,便成为了佩戴可强身健体的药王玉石。”思无将那不动了的药王蛊,小心的放回到匣子里,再恭敬的举起匣子,一副呈递的姿态。

    昭华帝见状,便挥了挥手,一旁的崔富威便亲自下了玉阶,从思无手中接过了那个盛着药王玉石的匣子。

    等到了陆南城的手中,他从匣子中取出那玉石,细细端详了片刻,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也难以相信这东西居然室友活物变成的,心中赞叹这世间万物真是无奇不有啊。

    “代朕谢过南宁国国主,思大人请落座。”昭华帝微微顿首,表达谢意,那边就有宫人向前引着思无等人坐到了来使的位置上去。

    接下来入殿的是那北冥国了,来者一身干净利落的马上装束,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到了下首,就是一个干脆的抱拳半跪姿势。

    “臣上官东顿,谨代表北冥国恭贺昭华帝千秋节千秋万岁。”接着不等昭华帝说什么就率先的起了身。

    陆南城见状,有些不悦的眯了眯眼睛,旁边的崔富威是早就听了沈廷和杨相的吩咐,对今日的来使都有所了解,看到昭华帝那个样子,就主动向前小声的在旁边叙述了此人的身份。

    其实说起来,这北冥国向来是不把其余国家放在眼里的,对各个国家都虎视眈眈的,不然北疆的杨家也不会因此掌握着最大的兵权,当然,北冥国的兵马也确实给了他可以这样嚣张的基础,毕竟是个兵强马壮的国家。

    今日来的此人是北冥国上官世家新任的少将军,据说是个文武双全的主,再说起这上官世家,也是北冥国一等一的将门世家了,起步也早,发家更早,若是拿杨家与之相比,那可真是不够看的。

    这行军打仗的人都知道,若是一个行伍之家,能做到像北冥国上官世家这般,那可真是无憾了,不仅仅是一国的顶梁柱,而且每年的新兵操练都要靠其完成。

    按理说,如此势力滔天,很容易引起北冥皇帝的不满,但是这上官家也是极懂得规矩的,每逢有战事的时候,只带兵打仗,等到班师回朝的时候,定然是要将虎符上交给皇帝的,由此君臣之间,才得以微妙的和睦相处。

    更何况,那北冥国是个重武的国家,这全国上上下下受过上官家在草场操练的将士更是数不胜数,令人打心眼里的钦佩。再看看杨家,好好的将军不做,偏偏要把手伸向朝政之上,可不是引着帝王的怀疑,毕竟这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啊。

    昭华帝其实一听那人报上了自己的名号,心里就有了计较,这上官家的底蕴甚至都快赶上北冥的皇室了,也怪不得如此的嚣张,又听崔富威这样一说,心下了然,这刚刚上任的少将军嘛,难怪了,年轻人总是气血要旺盛几分的。

    “上官少将军真是年轻气壮啊。”昭华帝自然是不可多计较的,但下首的臣子就不一样了嘛,杨相到底是个识大体的人,心知此时若是不开口,那落下的可不仅仅是昭华帝的脸面,更是玄赤国的颜面。

    那上官东顿也知自己在此时的所作所为有些过了,但如今已经这般了,就也没有回头路可走了,更何况,他堂堂北冥的少将军,何畏这些,就转身对着杨相拱了拱手,面上一点难堪都没有。

    那坦坦荡荡的样子,让杨相心里也有些窝火,这位到真是个,也不知是受了国主的勉励,还是真是个脸皮厚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那上官东顿无视了场上又一阵的寂静,转身就从身后的侍从手里,接过一个长长的匣子来,然后,也不多说什么,便将其打开了。

    接着又有另一位侍从,从外边侍卫的手里借来了一把佩刀,那护卫有些紧张的看向殿内的人,见有人点了点头,便将佩刀交了出去。

    那侍从举着刀,摆好了架势,对向上官东顿,而上官东顿则从那匣子里抽出一把马刀一样的器具,不等众人看清那刀具的样子,便一个挥劈。

    众人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咔嚓”、“吧嗒”再定睛一看,原来那护卫的佩刀已然断成了两截,掉落在地上,再看那上官东顿手里的刀具,却是完好无损的拿在手上,见此情景,众人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惊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