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九十五章:千秋节(4)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听到这里,大殿里才慢慢的又恢复了生机,座下的大臣们相互间窃窃私语的交流的声音,什么北冥国真是大手笔,什么北冥真是出手不凡啊云云。

    昭华帝也是没想到,北冥国这一任国主出手如此的阔绰,不过想来这也是出于要跟他们购置更多的矿石的缘由吧,示示好互通有无,总是要比交恶的强。

    “好,好啊!”昭华帝高兴的喊道,又着人将刀收下去,放置妥当,这才又招呼人请后边国家的使者,继续上前献贺礼。

    “请西海国使者入殿……!”随着门口太监高昂的声音,众人将视线投到了殿门口去观望着,只觉得还未见到使者,就仿佛有一股扑面而来的海风,让人身心舒畅起来。

    接着,就见门口款款而入的是一个穿着淡黄色锦衣的中年男子,衣衫的样子跟玄赤国的不太一样,锦衣的外边还着了一层淡蓝色的纱,走起路来,一飘一荡的,将人的眼球的吸引住了。

    “这个人看起来有些威严呢,也不知是个什么身份。”下边的官员小声的交谈着。

    “是啊,不过啊,看那穿着的蓝纱,怕是身份不简单呐。”一个年纪大一些的臣子,摸了摸胡须,眯了下眼睛。

    “哦?蓝纱怎么说?”那个年纪较小的官员一脸的疑惑。

    “你是刚入朝没多久吧。”年纪大的臣子翻了个白眼给他,语气倒是笃定。

    “嘿嘿,不瞒您说,在下是宁远郡来的,还请您多多指教啊。”那年轻的官员也不气恼,带着笑解释着,说他偏远,这老臣跟他坐在一起,这官位也高不到哪去,自然是没必要跟他置气的。

    “嗯,难怪了,那么你可知这西海国?对其皇室有了解否?”那老臣满足与年轻官员的客气,态度倒也和蔼起来。

    “唔……这个西海国嘛,在下自然是知道的,这四国大会里的‘四国’其中不就是有它嘛,只是这西海国的皇室,就不清楚了。”

    “嗯,那我就给你说说吧,你要知道这各国的皇室这颜色的象征都是不一样的,咱们国家是明黄,那南宁国则是乌黑,北冥是赤红,而这个西海国就是蓝了,所以,我才说那人的身份怕是不低啊。”说到这,老臣子的脑袋还一摇一晃的,好像有些得意。

    “哦,原来是这样啊,大人您懂得可真不少。”那年轻的官员是个有眼色的,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连忙奉承了几句。

    那边,那个身份不简单的西海国使者已经顺着那铺就了很长很长的红毯走到了玉阶的下边,许是因为身份教养的缘故,那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一种风采,上前行了半礼,而后说。

    “臣贺泽,谨代表西海国国主,为玄赤国国主献上祝福。”微微的弓着身子,说起话来语调莫名的让人觉得舒服。

    “西海国使者万莫多礼,请起。”昭华帝也是听出来了,先前这人披着淡蓝色纱衣走进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人怕是跟皇室有些牵连的,又听他报上了自己的名号,要知道这“贺”可是西海国的皇族姓氏啊。

    “只是贺大人,这‘贺’,不知阁下是……”一边的沈廷就适当的问了出来。

    “咳,在下确实是西海国的皇族,豫泽王。”贺泽也没想到此人会问的如此的直白,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哦,是在下莽撞了,这就给王爷赔礼。”沈廷微微的鞠了一躬,毕竟这当堂就问出来的行径确实是有一些莽撞的,也有点不太好意思起来,不过这该问的还是要问清楚,所以他知道即便如此,昭华帝也不会怪罪于他的。

    果然,陆南城还端端的坐在龙椅上边,没有什么其他多余的反应,只等着对方再继续献上贺礼。

    其实昭华帝此刻是在思考这豫泽王是哪一位,和皇室的关系如何,可惜的是,对这个神秘的国家,他们还是知道的不多,只知到这位在皇室里似乎是个声名不错的,这样的人来做千秋节和四国大会的带路,倒是没有想到的隆重。

    那人对沈廷的抱歉,也没回应太多,到底是皇族,行事作风也还是有些气焰的,这种时候话也不多说,免得掉了架子。

    “我国国主,派人精心为玄赤国国主准备了贺礼。”话音刚落,就见大殿的门口,传来了“哼哧、哼哧。”的声音,再看,就见八个身强力壮的大汉,共同的扛着一个蒙着红布的东西走了进来。

    那一步一步的,都喘着气,虽然几不可闻但还是可以让人想象出,那肩上的东西还是有着很大的分量的,以至于行路的如此缓慢,众人不由的好奇那红布下边,到底是什么宝贝,要这么多人来扛还有些费力。

    等东西接近了豫泽王爷以后,就停了下来,王爷一个步子上前一把就将那红色的盖布全部扯了下来,众人只觉得眼前瞬间金光四射,刺的人有些睁不开眼来,过了半响,等稍微缓了缓,再向那物看去,又有些惊讶的张开了嘴。

    只见那闪着金色光芒的物件,竟赫然是雕刻的美轮美奂的车撵,不,说是车撵,只是它的外型似乎是车撵,但大小尺寸又似乎超出了车撵,入眼只觉得金灿灿的一片,让人难以想象它的壮观。

    等缓过一阵的惊讶之后,再细细的看了看那车撵,发现这车撵从上到下,均是由金子包起,又或者是整个就是金子浇注而成的,金色车撵的左边,赫然雕刻的是栩栩如生的百兽朝龙图。

    说是栩栩如生,是因为那图,似乎运用了不为人知的技艺,竟然是突出来的,可以想象,若是伸手在上边抚摸过去,那入手的触感,定然是难以想象的,远远看,更是觉得那里边的百兽呼之欲出。

    再看向右边,则是一副百鸟朝凤图,那各色的鸟,雕刻的细致的连羽毛都看的清清楚楚,看的人都入了迷,仿佛身临其中,听到了百鸟的啼鸣声。

    再看那车顶,更是华丽,金色的双龙还有双凤相互交织在一起,最后四首高高的昂起,细细的看去,那嘴中似乎是还有金色的丝线,延伸而出,最后将一颗散发着柔和白光硕大的珠子固定起来,灼灼生辉。

    那车轮也是制作的极其精致,金色和朱红色交织在一起,如果细细的端详,那上面还雕刻着各式各样的花草,逼真极了。

    至于那车帘,则是数不清多少颗的珍珠串联起来,因着方才掀开了红色的盖布,触动到了珍珠,所以这会看过去,那一串串的珍珠正来回的摇摆着,发出动人的声响。

    最后就是车撵的车辕,也是雕刻的栩栩如生的金龙,那姿态,仿佛是正在大海之中肆意的遨游,嘴中还衔着珠子,让人惊叹不已。

    “这是,贺礼:‘黄金车撵’,祝玄赤国国主万寿无疆。”不等众人从惊讶之中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向昭华帝祝贺起来。

    “好啊,朕龙心大悦,在此多谢西海国国主了。”昭华帝也是被小小的震慑了一番,客气的回应。

    “哇哦,这西海国可真丝不得了啊,这黄金打造的马车,啧啧,这得花多少的金子啊,还有那珍珠,真是让人……”下边的大臣们已然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

    “豫泽王爷,如果老臣没有看错的话,那车辕龙首中的珠子可是鲛泪?”席上杨相爷的声音缓缓的响起,场上不由的安静了下来。

    “这位大人好眼力,没错,那龙首所衔着的正是鲛泪。”豫泽王眼中流露出赞赏的目光来,没想到有人一眼就看出那珠子的不同来。

    “老臣曾经听人说过这鲛泪与珍珠的不同,会在光线的折射下散发出七色的光芒来,方才,那灯火一晃,就看到了,不过没想到这竟然真的是鲛泪,啊,这一生有机会能亲眼一睹此物,死而无憾啊。”杨相听他那么说,就又解释了一番,自己发现此珠的缘由,以及心中的激动。

    “确实,那鲛泪在明亮的灯火和阳光下边,会散发出不一样的光芒来。”豫泽王点了点头。

    “车顶和车帘,分别是夜明珠和珍珠吧,我看豫泽王不如分别的介绍一番,也好让我等开开眼啊。”杨相爷轻轻的抚过胡须,笑眯眯的看向了豫泽王。

    而豫泽王遇到了这样的情形,也不好再推脱拒绝什么了,便爽快的介绍起那马车各处的所用的珠宝等物来。

    “方才这位大人说的不错,那车顶正是夜明珠,而车帘上则是串了九千九百九十九颗珍珠,车辕上则是用了珍贵的鲛泪,至于整个车身,众位大人也莫要过多的猜测了,那正是用黄金浇注而成,后又请了能工巧匠悉心的雕刻设计,最后呈现在众位眼前的便是这‘黄金车辕’了。”这番话说下来,豫泽王便静静的立在那里不再多说什么了。

    他本就是个不太多言之人,此次出使玄赤国是考虑到还有那四国大会,而他的两个兄弟,一个是高高在上的一国之主,另一位则是常年在寻觅丢失的亲人,无暇分身,故而才派他前来。

    “如此,不过老臣我还有些疑惑,希望豫泽王爷解答一二啊。”当然,经历这么一会儿,杨相也看出这为豫泽王似乎是个不爱多言的,但他心里边对那个鲛泪是牵挂的紧,还想多追问几句。

    “大人请问吧。”虽然是不爱多言,但贺泽是一个极有教养之人,对他人的发问自然是有问有答的。

    “那鲛泪是如何得来的,老臣知道此物可是百年难遇,故有些困惑。”说到这里,看见那豫泽王似乎面色不太好,就知道话里是有些歧义,让人误会了,连忙摆手说:“不过,当然不是质疑,只是有些好奇吧,哈哈。”杨相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座上的昭华帝倒是难得见到杨相如此尴尬的笑容,想来真的是那鲛泪让他满心有些激动吧,不然向来让人觉得无可挑剔的杨相,怎么会激动的说出这样有歧义的话来,也是不由的笑了笑。

    “无妨,在座的怕是不少都知道这鲛泪的来源,没错正是为情而落泪,这车辕上的鲛泪自然也是由此得来的,只是这缘故嘛,恕在下确实不知,难以解答了。”豫泽王歉意的向杨相拱了拱手。

    “无妨无妨。”杨相自然是要恭敬的跟着回礼。

    众人也又慢慢的恢复了正常的热闹情境,接着就是一连的其他几个小国继续上前献上贺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