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庭花事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怀疑
作者:未知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平地一声炸雷,引起今日皇宫乾政殿内莫名的压抑气氛。

    雷云本想说上两句话,打破乾政殿内这种压抑的氛围,可话到嘴边的时候却是无从说起了,全然不知该如何将心中想的话彻底的给表达出,因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到现在也没能发现,便是给堂堂一个君主强有力的一击。

    陆城南脸色阴沉,一言不发的提起毛笔刷刷写下许多的字,许久后头也不抬:“你来有何事。”

    他的语气之中少了和友人平日里的轻快,取而代之的是这种沉默的阴冷,似有一场风雨即将到来,引得雷云觉得喉咙干涩不已,干巴巴的说:“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是现在单纯着急也没用,大理寺和刑部已经着手去调查,肯定会抓住凶手。”

    话才说完,雷云猛然间意识到,此时恐怕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这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丝异样情绪。

    陆南城沉吟了一会儿,倏然抬起头,脸上不自觉出现了一丝裂痕,也就是这道裂痕从而引发出了陆续非常多的事情,也算是在这当口下如何是能够将一切的麻烦牵引出来。

    目光阴冷,带着摄人的气势,却也变成了更大的麻烦。

    “雷云,你觉得此事有没有蹊跷。”陆南城放下手中的毛笔,沉声说道。

    自从传来消息沈廷当夜被行刺后,陆南城就察觉这件事情恐怕是没有任何办法,也在这之中牵引出更大的麻烦,可是他身为帝王又在昭阳宫歇息,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也在这个地方上想出非常多的方面,却仍旧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雷云倒是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多加思考,每个人被行刺的可能性非常大,也有可能是沈廷年纪轻轻就能够成为堂堂丞相,或许是在某些人眼中成了个隐含的障碍,从而彻底的利用这个方式来解决掉这个隐藏着的麻烦。

    “臣以为这件事应当没有其中那么多蹊跷之处,许是沈大人能力超越了某些人,那些人想要暗中出手解决掉沈大人这个障碍。”雷云目光澄澈,不以为意的说道。

    因为在这个时候之中究竟引发了不必要的事情,也算是从这个行当之中能够陆续发现太多事情,也在这之中雷云也是能够主动发现了很大的问题。

    陆南城并不认同雷云简单的结论,若是事情真的如此简单也就好想了,可是陆南城直觉觉得这件事情怕是没有如此简单,只怕是某些有心人想要利用这次的机会解决掉沈廷,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却无法得知。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让崔总管将派去的太医院的太医找来,看看他们如何说。

    雷云今日下了早朝之后正好也没有太多事情,索性厚着脸皮留在了这里,也想要看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怪异的部分。

    不多时,几个太医陆陆续续的走进,他们看到昭华帝后纷纷跪下,陆南城和颜悦色的让他们起来说话。

    “诸位都是太医院中的首席太医,你们此去沈爱卿的府中,沈爱卿的状况如何?”陆南城目光落在了几个太医中年龄最年轻的太医身上能够,眼中闪过诧异,但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这些太医基本上都是来自太医院里很有能力的太医,尤其是在沈廷被行刺之后,昭华帝第一时间就让他们钱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沈大人给抢救回来,若是没能成功怕是他们的脑袋已经不在脖子上了。

    雷云站在一侧,懒洋洋的看着这些太医,说实话对于这些着实提不起太大的兴趣,也在这之中彻底引发了很大的麻烦,没有办法能够给出个比较好的结论,只能是从这些个太医的口中得知。

    年轻的太医想要说话,却被自己的师父用目光给警告,只能有些顾忌的缩了缩脖子,没有主动开口,还是那位在沈府中开口的年老太医缓缓的说道:“老臣带着诸位同僚前往沈大人的府中,沈大人胸口上的伤口很干脆利落,是被锋利的凶器所伤,伤到内脏,但是沈大人运气很好,并没有危及性命,因为失血过多还需要休养几天方能苏醒。”

    陆南成一句话也没有说,仔细的分析太医话中的意思,看来沈廷着实运气非常好,都被凶器给贯穿了腹部居然还能命大的活下来,却是猛然间对着那个面露些许不甘心的年轻太医问道:“你是否有什么话要说。”

    年轻的太医犹豫了下,这才慢吞吞的说:“微臣根据检查后发现,沈大人虽然伤口很深也危及到了性命,但是创口很干净,并且没有任何被行刺之外的挣扎,是凶手一击得逞。”

    从开始观察沈大人的伤口之后他就有这样的感觉,为什么沈大人如此简单的就被凶手给行刺了,这个人能够让沈廷没有丝毫的反抗,肯定是对于这个凶手比较熟悉,或者可以说是认识的人行凶,可是此人行凶的根本目的到底是什么。

    雷云听了半天,总也觉得这其中没有太大的问题,不以为意的插嘴道:“兴许是那个人的武功非常好,让沈大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已经被行刺了。”

    可是真正等到说完之后才觉得只怕是事情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若是真的是行动非常迅速的话,为什么还会在逃走的时候被沈府的下人给发现,简直就像是故意让人发现自己的行动一样。

    陆南城听的眉头蹙起,却一句话也没有在说下去,在他的心中也已经有了大致的一个猜测,在这些事情之中彻底变成什么样子,他自然是能够给出个不错的结论。

    只怕是这个人挑选沈廷下手都是提前计划好,为了表述出什么问题也还是无法得知,但已经可以证明了基本的东西,凶手需要行刺沈廷这件事情表达什么讯息,至于这个讯息到底是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

    云溪宫

    温怜宜第一次露出了从容镇定之外的其他表情,惊讶没有来得及从脸上彻底的消除干净。

    半晌才心有余悸的说:“没有想到沈大人居然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凝琅注备一份药材送去沈府。”温怜宜淡淡的说道,脸上已经重新恢复了镇定,并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再次露出失态的模样。

    不过是片刻的功夫已经是想明白了具体的联系,所以温怜宜并不担心什么其他的事情,说到底自己还是和沈廷之间有一场交易,如今也应该是派人去慰问下,但是很快温怜宜的注意力就被其他事情给牵绊住。

    侧头看了眼岚蝶,低声说:“现在你去昭阳宫看看,本宫要知道德妃那边的状况到底如何。”

    一直以来都是沈廷想尽办法也要让她保护好在后宫中的德妃,如今沈廷被人给行刺,只怕德妃那边是根本没有办法能够保持镇定,只是希望不要在这个关卡上发生太大危险,免得温怜宜这点根本来不及做出陆续的准备。

    尽管如此,这个地方上却还是仍旧没有办法确保,也在这之中能够将一切的事情都个提前计划好。

    若是真的能够确定基本的事情,温怜宜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额外事情的发生,免得让沈媛那边发生了什么危险,也没能将这一切都给说出。

    岚蝶不大明白应该怎样给出回答,身边的凝琅声音已经是阴阳怪气的道:“还在这里杵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昭阳宫看看德妃娘娘娘。”

    被如此一声呵斥,岚蝶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下,很快也就恢复了镇定,慌忙应了一句转身快速的跑出了寝宫,并没有注意到转瞬间那道冰冷的目光,在自己的身影彻底消失后转化为虚无。

    凝琅轻蔑的看着匆忙跑出去的岚蝶,年纪小就是年纪小,全然没有这一方面的经验,也在这之中彻底给变成了愈发麻烦的东西,在这之中究竟变成了更大的麻烦,也是在这个地方上如何能够确定。

    温怜宜眯起眼睛淡声道:“究竟是谁对他下手。”

    凝琅听到娘娘的感慨,但是聪明的一句话也都没有说,沈廷沈大人当晚被人给行刺,这件事情在宫外已经是闹得沸沸扬扬,并且此刻在宫内也已经是到处传播,大致有很多个版本在流传,唯独也只有这些个主子才真正的知晓其中究竟是怎回事。

    只怕这些东西是在这个时候彻底引发了不必要的麻烦,也是谁也不愿意主动的将麻烦牵引到自己的身上。

    “娘娘,奴婢认为这件事情我们云溪宫还是不要插手的好。”凝琅躬身道,“陛下因为沈大人被行刺得事情龙颜大怒,只怕是我们冒然出手,只会引起陛下的怀疑,不如我们趁着此举稍微歇息一段时间,等到风波过去后重新和沈大人再度联系。”

    她也是单纯的出于小心,并不希望云溪宫因为沈大人被行刺得事情,也把云溪宫和娘娘给牵连进去。

    这些个麻烦的事情还是莫要让发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