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万花[星际] 6.第六章
作者:画楠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七天后,机甲成功抵达地球,这次亚度尼斯直接选择在昆仑降落。

    昆仑自古以来就是恶人谷之地,冰天雪地,一片荒垠。然后在大宇宙时期,昆仑经过上千年的变化,海拔拔高,昔日跑商商道早已被掩埋在厚厚的冰雪之下,威严的凛风堡如今也成为了风霜下的黄土。秦艽踏入这片无垠的白雪后,心里就慌了,这已经不是她熟知的昆仑了。

    “秦艽,”诺斯跑了过来,“有没有找到什么?”

    秦艽失落的摇了摇头。

    诺斯安慰着,“别担心,我们费尔亚的生命探测仪就算是七千米以下的土地都能探测到生命的气息。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队友的。”

    秦艽嗯了一声,心里还是存在着小小的侥幸。

    “诺斯,你去那边,我去这边,我们分头行动。”亚度尼斯丢给了诺斯一个蓝色的小物件,便指挥着剩余几人。

    诺斯应着,又看了一眼秦艽才离开。

    经过沧海桑田的变化,秦艽已经找不出当年昆仑的模样了,其实在龙门荒漠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这里已经不是她所在的那个时代了。但是如果自己不去努力尝试着找一下,她是不会安心的。

    “啊!”正在秦艽冥想之际,不远处便传来了艾薇的叫声。秦艽被拉回神来,其余几人也放下了手里的事情。

    “怎么了?”雷奥快步的跑到艾薇的身边。

    此刻艾薇的前方出了五六只的异兽,通体发白,它们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艾薇,眼里凶狠的目光让艾薇的身子颤了颤。

    “这是……雪狼?”秦艽也赶了过来。

    “雪狼是什么物种?”他们可是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异兽。

    秦艽皱了皱眉,“看起来又不像。”面前的异兽比雪狼更为高大,他们的胸口的毛发很深,且都是呈深灰色的,獠牙又尖又长,仿佛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脖子咬穿。

    狼一般都是独居动物,没想到在这里会看到成群结队的狼。

    “怎么办?”雷奥举起了手里的枪,焦急的问着队长亚度尼斯,“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怪兽。”

    亚度尼斯深吸了一口气,“大家不要换乱,这里有五只怪兽,我们一人先对付一只,实在不行就是用星际弹药。”

    诺斯点了点头,顺势将秦艽护在了身后。

    秦艽看着诺斯的这一系列举动,心里有些暖,已经很久没有人像这样护着自己了。

    雪狼是个极其聪明的动物,它们看见几人手里都有枪,便往后退了一步,也不知领头的那只狼和别的狼群是怎么交流的,五只雪狼只是看了几人一眼,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艾薇松了一口气,“这是什么怪兽啊,怪吓人的。”

    秦艽抿了抿唇,“今晚大家小心一点,雪狼没有吃到食物肯定还会回来的,它们是个记仇的动物。”

    艾薇身子一颤,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

    雷奥拍了拍艾薇的肩膀,“艾薇你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艾薇瞪了他一眼,傲娇道,“谁要你保护啊,我虽然战斗力不如alpha,但我好歹也是个beta好不好,又不是柔如无骨的omega。”

    雷奥嘿嘿一笑,丝毫没把如此危险的境界放在眼里。

    艾薇转过头去,挽着秦艽的手就离开了。

    雪域高原上风霜极大,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时分,呼啸的寒风从耳旁而过,秦艽裹了裹身子,一股寒意直接从脚心窜到了心脏深处。

    “这个穿上吧。”诺斯递了一件衣服给秦艽,“刚刚亚度尼斯测了一下温度,零下十五度。”

    费尔亚的最低温度不低于十五度,常年都很温和,就算是下雪了,也不冷。

    秦艽点了点头,接过了衣服,“谢谢。”

    诺斯关心道,“别感冒了。”

    *

    下午七点,探测生命的几人冒着风雪回来了,亚度尼斯看着秦艽,摇了摇头,“我们将一千米以外的地方都探测了一番,都没有生命活动的迹象。”

    秦艽心头一阵儿失落,难道自己真的回不去了么?

    诺斯也走了过来,他摇了摇头,“我也没什么发现。”

    本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秦艽瞬间黯淡了下去,她低下头去,什么话都咽在喉咙里。

    “哎,外面挺冷的,我们会舰舱吧。”艾薇注意到了秦艽的神色,她赶紧扯了一个话题,“秦艽不是说天黑后那些雪狼又会出来了么?大家都进去吧。”

    听了艾薇的话,大家都连声附和着,一行人重回到了机甲内。

    夜幕渐渐降临,夜空中出现了一轮弯月,秦艽靠在机舱的窗口,看着弯月,从背包里拿出了收藏多年的素音冰弦,她手指一动,在琴上落下了一个音符。

    诺斯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秦艽身后,他听着秦艽的琴声,默默的守在不远处。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出来?”秦艽收了最后一个音符,将琴放到了一旁。

    诺斯摸了摸鼻梁,从机舱后来走了过来,“看你弹得的这么认真,就不忍心打扰你。你这把乐器是什么?好别致啊,我从来没见过。”

    秦艽抚了抚琴声,突然想起了往事,这把琴是当年离开万花谷的时候,师父赠与她的,这么多年了她一直保留着,今天看到这么弯的一轮月亮,便不由得想起了往事,“这是素音冰弦,我师父送我的。”

    诺斯长哦了一声,他抿了抿唇,接着道,“秦艽,有句话叫做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你已经来了费尔亚,就要好好的生活下去,你远离了你的家人,可是你有我们,我们都是你的家人,如果你想继续找下去,我们也会陪着你的。”

    “既来之,则安之。”秦艽抚琴的手也顿了一下来,师父当年也长爱把这句话挂在嘴巴,吾心安处即吾家,身处哪里又有什么关系呢?

    “谢谢你,诺斯。”秦艽笑了笑,似乎解开什么了谜团。

    诺斯骚了骚自己短短的头发,“能帮到你就好了。”

    秦艽笑着,正准备开口说话,接着就听见了几声狼嚎。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