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万花[星际] 8.第八章
作者:画楠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结果一出来,在场的几人都惊讶了,原来秦艽真是个omega,而且还是个血统极为纯净的隐形omega,难怪一开始他们都认为秦艽是个beta。

    秦艽不知他们为何这么兴奋。

    “秦艽,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omega。”艾薇激动的捏着秦艽的肩膀。

    “嗯?”秦艽不明所以。

    “原来是个未成年的小omega,也不知是谁家这么可恶,竟然把这么可怜的孩子抛弃了。”慕尼雅一听说秦艽是个omega,心里便有些心疼,“林,我们收养她,怪可怜的。”

    秦艽看了看慕尼雅,“伯母,我已经成年了,不是小孩子了。”

    慕尼雅又心疼起来,“看看,这孩子连自己成没成年都不知道。”

    秦艽疑惑的看向艾薇,艾薇叹了一口气解释道,“费尔亚人都是三十五岁成年,你确实还未成年。而且在费尔亚,人均年龄都在三百岁以上。”

    秦艽瞪大了眼睛,有点愣愣的说不出来,“那你……多大?”

    艾薇笑了笑,“比你大一岁,我二十一。”她凑到秦艽的耳朵跟前,“悄悄告诉你,我爸妈今年已经两百岁了。”

    秦艽顿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在大唐,百岁已经是非常难的年纪了,而且艾薇的父母看上去还这么年轻。

    真是个……神奇的世界,她的三观再次被刷新了。

    慕尼雅站起身来,“秦艽,一会儿我带你出去确定身份,以后你就是我家的小闺女儿了。”她可是做梦都想养一个omega,今天终于实现了。

    “伯……伯母。”秦艽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她从小没有父母,被孙思邈爷爷带回万花谷后,就跟他身边学习治病救人,她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有个父母。

    “乖,叫母亲。”慕尼雅慈爱道。

    秦艽又看了看周围的几人,他们都希冀的看着自己,秦艽张了张口,“母……”还是有些说不出口。

    “算了,先不要逼她。”艾薇解释道,“父亲,下午可能先去办一下收养手续。”

    普顿林点了点头。

    慕尼雅叹了一口气,又问了秦艽以前的家庭情况,当她听到秦艽从小就没有父母的时候,心里更加柔软起来,也更想收养秦艽这个弱小的omega了。

    “母亲,我怎么觉得你不像beta,”艾薇弯了弯眉眼,“倒像个omega,只有omega才这么多愁伤感。”

    慕尼雅瞪了自家闺女一眼。

    吃完午饭,普顿林带着妻子慕尼雅和秦艽前往了一趟司仪家,司仪相当于掌握国家人口登记的部门,普顿林想收养秦艽,就必须经过这里的登记。

    登记者是个灰色头发的beta,他带着眼睛,见到来人是普顿林后,便热情的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又注意到了慕尼雅身边黑发墨瞳的秦艽,便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

    “将军是来办登记的?”beta收回目光。

    普顿林点了点头,他将秦艽拉在身边,“我收养的女儿,来登个记。”

    beta长哦一声,又问了一些秦艽一些问题,秦艽从善如流的答着,这些问题艾薇之前就告诉了她答案。

    “你叫什么名字?”

    “秦艽。”

    “多大了?”

    “二十。”

    beta太阳看了一眼秦艽,果然是个未成年,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性别,以前家住哪里?怎么来的费尔亚。”

    “性别……女omega,以前住在纳凡,父母皆是死于战乱,后来遇到林将军,并被带回了费尔亚……”

    秦艽说的这些,beta都一一记录了下来。

    做完这一切后,beta将手里的芯片还给了普顿林,“将军,手续已经办齐全了,这是您家的族谱。”

    普顿林接过芯片,唇角扬了扬。

    慕尼雅倒是开心了,她抱了抱小小的秦艽,揉了揉秦艽软软的黑发。

    *

    秦艽成为普顿林将军的养女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费尔亚,只不过普顿林隐藏了秦艽是omega的事实。

    周末为了欢迎秦艽的到来,慕尼雅专门举办了一场宴会,请的大多数都是名门贵族。秦艽虽然不喜欢这些热闹,但慕尼雅是专门为自己准备,她也不好拒绝。

    一大早,艾薇就敲响了秦艽的房门,她专门为秦艽选了一套粉粉的公主裙,omega嘛!总要穿的粉粉的才好看。秦艽接过艾薇给自己递过来的衣服,脸色蓦地和衣服一样粉红,这种颜色的衣服她还是在西湖看七秀门人穿过,粉粉嫩嫩的煞是好看,然而自己倒是从来没有尝试过。

    艾薇无意间瞄了瞄秦艽的前胸,那次她是真的不小心看到了omega的胸,也怪她自己不知道秦艽的性别,才这样误会了。不过要是秦艽原意让自己负责,自己一定会娶她的。

    秦艽不知道艾薇心里所想的,她深吸一口气,换上那套粉粉嫩嫩的公主裙。

    出了房门以后,艾薇脸色一亮,omega身材娇小,穿什么都好看。慕尼雅也凑了过来,赞叹一声,“我的omega小女儿真可爱。”

    秦艽脸有些红。

    很快的,宾客们都到齐了,慕尼雅拉着秦艽和她的小姐妹们走进了内廷,这里的大部分都是omega与beta。

    大宇宙时期,人被分为六种性别,其中omega是最稀少也是最珍贵的,更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不准残害omega,不然会受以极刑,而alpha的情况则与omega情况相反,alpha是领导者。同是omega娇小,不得不依附alpha生存。

    艾薇最为一个beta,本来想和母亲同去里屋的,结果被慕尼雅赶了出去。她刚走出门迎面而来就碰上了科奥。

    科奥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傲慢的模样,他拦住艾薇,“你们真的收养了那个小omega?”

    艾薇一顿,她抬头望着科奥,“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她是omega?她只是身材娇小罢了。”

    科奥哼哼一声,“你们不是已经做了检测了么?”

    艾薇心一凉,还没说完,科奥就凑了过来,他附在艾薇的耳朵旁,“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秦艽是omega么?”

    艾薇瞪着他,“为什么?”

    科奥脸上突然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不告诉你。”

    “你……”艾薇被他气死了,她深吸一口气,“就算她是omega,也不会喜欢你这种整天无所事事,自高自大的alpha。”

    说完这话,艾薇就气鼓鼓的离开了。

    科奥的看着艾薇离开的背影,唇角的笑意也渐渐收了下来。

    秦艽在里屋陪了一会儿那些莺莺燕燕,便出了门。今天来的人都在前厅,秦艽一个人去了后院,前些日子种的药材都应该生长了起来。

    刚到后院,秦艽就碰到了诺斯,诺斯今天穿的很正式,他站在药草堆里,皱着眉头。

    “你怎么在这里?”秦艽下了阶梯,走到诺斯跟前。

    听到秦艽的声音,诺斯皱起的眉头松开了,他笑了笑,“那些alpha在比赛,我觉得没什么乐趣便出来转转。”

    秦艽哦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了,她身子一闪,侧身到了诺斯的身后。这种降压草繁殖比较快,秦艽才没有种植多久就已经成熟了。她蹲下身子,从背包里取出了小铲子。

    “我来帮你吧。”诺斯也跟着蹲了下来。

    秦艽拒绝了诺斯的好意,“降压草外表有锯齿,你要是不小心会扎到手的。”

    诺斯骚了骚短发,退后了一步,“秦艽,听艾薇说,下学期你要到诺特维去上学?”

    秦艽嗯了一声,依旧专心于手里的药草。来到这里,她也闲下心来,艾薇要她一同去私塾,秦艽倒是没有拒绝,只是她今年了都双十了,也不知道私塾里的老先生愿不愿意收她做弟子?。

    诺斯看着艽认真的样子,他犹豫的问着,“秦艽,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嘶……”诺斯没有听到秦艽的回答声,取而代之的是秦艽倒吸凉气的声音。秦艽眉头紧皱,指尖渗出一滴殷红的鲜血。

    还是被降压草扎到了手。

    秦艽在军营里的时候,曾经喜欢过一个军爷,然而她还未来得及表明心迹,那个军爷便死在了战场之上。诺斯这么问,秦艽不由得就想起了那位军爷。

    秦艽刚把血止住,就看到诺斯像疯了一样,他突然扣住秦艽的肩膀,手上一用力便直接将秦艽压在了药草田中。

    “秦……艽……”诺斯一直都是温温和和的,而此刻双他眸里的蓝色如同漩涡一般似是要将秦艽吸了进去。秦艽挣扎了几下,没想到此刻诺斯的力气会如此之大,让秦艽都有些措手不及。

    空气里有甜甜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淡淡的,如同百花香。

    对于alpha来说,omega的信息素是致命的。诺斯看着秦艽,眸子也有着无尽的欲/望

    秦艽心一跳,想挣扎可是诺斯却将她按得紧紧地。

    诺斯又凑近了一步,眼见着双唇就靠近秦艽。然而只是一瞬间,就发出“砰”的一声,诺斯被弹得老远,毁坏了一地的药材。

    秦艽从地上爬起来,她刚刚用内力震开了诺斯。诺斯也站起身来,甜美的omega信息素完全占领了他最后的理智。秦艽看出了他接下来的动作。她使了一招芙蓉并蒂,直接将诺斯定在了原地,接着秦艽又取出来了一个银针,扎了一记诺斯的穴脉。

    诺斯体内的**渐渐退却,周围的甜美的omega信息素也消失了,他跌坐在地上,刚上那一幕虽然不是他乐意的,但是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你是……omega?”诺斯因为被秦艽扎了穴位,现在身上还酸软的厉害,他直接躺在地上,自言自语道,“我早该想到你是omega。”

    秦艽听不懂诺斯的话,她只是可惜浪费了这么多的药草。“三个时辰后,身子就不会这么麻了。”

    听着秦艽说话的语气,诺斯心凉了凉,“秦艽,对不住,刚刚……”

    “刚刚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秦艽装好剩余几株完好的药草,丢下这句话便离开了。

    诺斯懊恼的捶头,又不是没闻过omega的信息素,可是秦艽的信息素他还是把持不住。

    身上的衣服被诺斯弄坏了,秦艽稍稍整理了一番,便决定还是回房间换一件干净的。刚到门口,就看到艾薇正在自己的门口时候等她。

    “你不是在陪客人么?”秦艽推开门。

    艾薇也看到了秦艽略微凌乱的衣服,又在秦艽身上闻见了很淡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她瞪大了眼睛,“是谁?敢欺负到了我头上。”

    秦艽摇了摇头,“没事……我刚刚摔了一跤。”

    艾薇抓住秦艽的右手,“你别骗我了,你身上有alpha的味道,一定是有人欺负你了。”

    “艾薇。”秦艽抿了抿唇,“我真没事。”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