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万花[星际] 14.第十四章
作者:画楠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森林里静悄悄的,只听得两人浅浅的呼吸声。

    “秦……”穆还没开口,就听得森林深处几声骚动。

    两人动作一顿,接着从骚动处的灌木林里走出来一红发红眸的alpha,这人正是维尔诺的第一杀手凯特。此时的凯特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张扬,他衣服已经被撕烂了,脸上也有几道血印记,如此狼狈的样子竟然被穆与秦艽看见了。

    见到两人凯特也有些意外,他举起枪支,“真没想到找到你们会全不费功夫。”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看这次你们还往哪里跑。”

    穆拉着秦艽稍稍往后退后一步,现在他什么没有任何武器,而凯特的枪支里大约还有三发子弹,对付他们绰绰有余。

    秦艽冷眼看着凯特,刚刚他们有四人,她确实很难带着穆成功逃脱,可是现在只有凯特一人了,对付起来就已经足够了。

    “克里特·穆,我早就跟你说过——我凯特杀人从来没有失手过,就算你是费尔亚的二王子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要死在我的手上?”凯特狰狞一笑,将枪支对准了穆,“去死吧!”

    秦艽瞪大了眼睛,在凯特开枪之前,提前给穆糊上了春泥。

    接着空气中划过流动的空气,穆向后退了一步,凯特开的枪成功的打中了穆,但是令两人惊讶的是,那一发子弹打上去后,穆并没有什么事。

    穆揉了揉胸口,虽然有些疼,可是自己并没有生命危险。

    凯特瞪大了眼睛,被打中的人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不过很快他便镇定下来,举起了枪支,还好自己这里还有两发子弹。

    然而还没等凯特开枪,秦艽便一定芙蓉定住了凯特。

    在凯特还在惊慌错愣之余,秦艽便上好了兰摧玉折、钟灵毓秀以及商阳指,接着一招玉石俱焚,凯特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过程,就在眨眼之间。

    穆看着地上躺着的凯特,心里一阵波澜,他看着眼前这个只有自己胸口高的beta,再一次让他惊讶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强大的beta。

    “他……”穆刚想问凯特是不是死了,就被秦艽打住了,“我们快走吧,这里极为不安全,森林里恐怕有猛兽出没。”她能感受到这片原始森林里有淡淡的血腥味。

    穆点了点头。

    秦艽打了一个响指,接着一只通体雪白的白马出现在两人跟前,白马身上的马具都是红黑色。

    在穆错愣之余,秦艽便上了马,“上来吧,原始森林也只有用马儿代步了。”

    穆没有犹豫,抓着秦艽的手,一个翻身便上了马。

    他搂上秦艽的腰肢,低头便闻见了秦艽身上淡淡的药香味,说不出的好闻。

    秦艽也没有注意到穆身上的小心思,她抿了抿唇,开口道,“等找到一个地方,我便替你疗伤,刚刚那一枪我虽然给你护住了心脉,可是依旧需要治疗。”

    “嗯,”听秦艽这么一说,也不知道是不是穆的心理作用,胸口有一阵阵发疼。

    秦艽勾了勾唇,便没再说什么了,直接骑着马快速的跑开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虽然没有跑出这片原始森林,可是周围的血腥味已经没有了。

    秦艽让马儿听了下来,自己也跳下马,她系好马绳,开口道,“这里应该安全了。”

    穆跳下马四处张望了一下——这里是一片茂林,就算费尔亚的阳光再温暖,到了这里也消失了。

    “你这坐骑……”穆想伸手抚一下白马的鬃毛,可是白马却一阵嘶鸣。穆收回了手,表情有些不自然。

    秦艽没有在意穆的神色,她勒了勒马绳,白马这次安静下来,“抱歉,吓到你了,小飞不喜欢陌生人触碰。”

    穆脸色有点僵,“没事……”他一个费尔亚的二殿下也不会一只坐骑计较。

    秦艽浅浅一笑,“你的伤口还需要处理一下。”

    穆这次恢复一些神色,他揉了揉伤口,“等回费尔亚就好了。”

    秦艽有些无奈,大概穆理解错了她的意思。秦艽从包裹里取出了一件黑色的披风,披在了地上,“躺上吧,你的伤口不及时处理会发炎的。”

    穆看了看秦艽,犹豫了一下才躺到了披风上。

    见穆躺下后,秦艽便切了心法,又取出了自己的医药箱,她靠近了一分穆,脸上带着歉意,“得罪了。”

    “嗯?”穆不明所以的应了一声。

    秦艽伸手欲解开穆的上衣,却被穆抓住了手腕,穆眸子里的颜色变了变,“你要干什么?”

    秦艽没有挣脱,“处理伤口。”她迎上穆的眼睛,“你穿着衣服我不能清洗伤口。”

    穆低头看了看受伤的部位,然后松开了手,“我自己脱就行了。”

    秦艽嗯了一声,便不再说什么了。

    穆脱衣服的过程,表情一直不自然。他虽然是帝国的二殿下,可是也没在别人面前脱过衣服,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人还是个女性beta。

    穆脸上什么样的表情,秦艽自然也不会在意。在军营里的时候,她已经遇见过不少这样的情况了,所以也见怪不怪了。

    “好了么?”秦艽转过头问着。

    穆有些窘迫的点了点头。

    秦艽这才注意到穆,穆的身材很不错,皮肤白皙,肌理分明,肌肉明朗,只是胸口处有一明显的枪伤。

    秦艽打开了医药箱,先给穆简单的清洗了一下身上的伤口,她抬头望向穆的眼睛,“我身上没有麻沸散,可能有点疼。”秦艽说这话的时候很温柔,声音也柔柔的,穆看向秦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万事准备齐全以后,秦艽取出了针,开始缝合伤口。

    凯特的那一枪失误了,子弹在穆心脏偏下,加上及时用春泥护花护住了穆的心脉,所以穆现在才安然无恙。

    “嘶……”穆吃疼的吸了一口气。

    听见穆的吸气声,秦艽下意识的下手轻了一点,她细长的手指在穆受伤处的点了几下,并解释道,“我封住你伤口周围的穴道,这样可以缓解疼痛。”

    虽然听不懂秦艽话中的意思,但穆还是点了点头。

    天色渐渐黑了,秦艽缝完最后一针后,月已柳梢头。她抬头看了看穆,穆只是脸色有些发白,但是伤口已经无大碍了,她叮嘱道,“半个月内,伤口不要碰水。”

    “嗯。”穆应了一声,接着又问道,“你是在那里学得这些古方法的?”

    “古方?”秦艽重复了一句。

    “嗯。”穆应着。

    在大宇宙时期,随着医疗设备的发展,像秦艽这样缝合伤口的办法早已不复存在了,星际人有一套自己的医疗方法。

    秦艽也没有懂穆话里的意思,她勾了勾唇,“万花谷本来就是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的地方。”

    只不过活人不医罢了。

    *

    天色已晚,现在已经走不出去这片原始森林。秦艽让穆这个病人躺下休息,自己从包里拿出了小药罐给他熬药。

    不多时,森林里便传出来一阵阵浓郁的药味,穆捏了捏鼻子,从来没有闻过这么难闻的味道。

    秦艽将盛好的药递到穆跟前,“喝下去,对伤口有帮助的。”

    穆犹豫着,“这是什么?”

    “药。”秦艽举起的手未放下来,她看出了穆的犹豫,“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要害你的话我就会伙同那个红头发的家伙一起杀了你。”

    穆脸色有些变化,他不自然的接过了秦艽递过的小瓷碗,闻了一下,眉头便皱成了一个川字,这东西真的能治病?

    简直是黑色料理。

    秦艽看了看穆的样子,并没有说话。

    穆虽然嫌弃这碗药,但是秦艽既然这么说了,他还是仰头一口喝玩了碗里的药。

    秦艽见穆已经喝完药了,她便给穆熬了一点热粥。

    穆有些惊讶的看着秦艽。

    粥还没熬好,秦艽便听见一声声的嘶吼,她下意识的停下了手里的事。穆听见这些声音,脸色一变,“我们快走,趁现在。”

    他顿了顿接着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刚的叫声应该是兹敖的,兹敖通常还是群居动物,而且异常凶悍,我们……不是它们的对手。”

    这些星际怪兽就连实力强悍的军队都怕,更何况现在只有秦艽与穆两个人在。

    秦艽看着穆,点了点头,然后召唤出了那匹白马,“我们上马。”

    里飞沙是跑速最快的马之一。

    穆不顾伤口的疼痛上了马,白马嘶吼一声,快步的跑开了。

    就在两人刚离开后,那群兹敖便冲了出来。距离太远了,秦艽也没有看清星际怪兽的样子,只能看见他们幽暗森绿的眼睛。

    秦艽身子一抖,快速驾着白马离开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白马才停了下来,身后的穆颜色惨白,这一路的颠簸让他非常难受。

    秦艽跳下马后,也将穆扶下了马。

    刚跳下马,秦艽就发现手背有些刺痛,她抬了抬手,发现手背上有几条或浅或深的伤口,伤口虽然不严重,但是已经渗出了小小的血珠儿。

    秦艽也没在意,大概是刚刚骑马的时候不小心被树枝刮到的。

    而这时一旁昏迷的穆却转醒过来,他眸色有些深,粉白的薄唇轻启,“omega。”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