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林万花[星际] 29.第二十八章
作者:画楠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两人都顿住了脚步。

    “你们找不到她的。”盗药人继续说着,他咬着唇,声音冷冷的,“就算你们抓了我,你们也找不到,她被我们带到了一个你永远都想不到的地方。”

    李泽川脸色顿时便黑了下来,他转过头揪住盗药人的衣领,“你就怕我把你交给费尔亚?”

    盗药人抿唇,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交了你们就真的找不到那个beta了。”

    李泽川松开了手,有些颓废的转头,迫于无奈,李泽川只好将盗药人带回了飞船。

    两人再次回到了飞船内,飞船的防御系统已经被毁坏了,连同通讯系统也一道被盗药人毁了。一时间,两人也联系不上费尔亚。

    秦艽封住了盗药人的穴道,让李泽川将他绑了起来。

    “队长,你试试用定位仪,我记得艾薇早上出门的时候带了通讯仪。”

    李泽川拍了拍脑袋,他怎么没想到?人在慌乱的时候都会容易混乱思维,就连星际最强悍的alpha也不例外。李泽川立即连接艾薇的通讯仪,然后通讯仪只是发出滴滴的声音,并没有接听。

    秦艽皱紧眉头,却暗自听见了一声滴滴的声音。

    “等等……”秦艽叫住李泽川,然后顺着声音走了过去。

    滴滴的声音就在飞船外面。

    秦艽走了几步便发现在那滴滴作响的东西——是艾薇的通讯仪。

    看到艾薇的通讯仪,秦艽心里便慌乱了。看到这里,秦艽也明白了,今早上艾薇刚出飞船,就被这一群人给劫持了。

    李泽川也赶来了,他拿过秦艽手里的通讯仪,脸色白了白,第一次出费尔亚参加活动,没想到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

    “现在怎么办?”李泽川靠在飞船上,眸下一片阴郁。

    秦艽将艾薇的通讯仪揣在自己的身上,她捏着眉头,说实话,她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想办法撬开那盗药人的嘴,让他说出艾薇的地点。

    “队长!”正在两人左右为难的时候,雪娜从床上爬了起来,她颤颤巍巍的走到两人的跟前,“艾薇有线索了么?”

    李泽川摇了摇头。

    雪娜也沉默起来,她虽然不喜欢艾薇跟诺斯走的那么近,可是现在艾薇跟她是队友,队友走散了,她自然是着急的。

    秦艽无声的叹了一口气,“先回飞船吧。”

    李泽川嗯了一声。

    飞船内,因为盗药人被点了穴位的缘故,他全身僵硬的靠在柱子上,全身又酥又痒,像是有几万只小虫子在身上爬动,可是就算再痒,他也不能挠。

    “你们对我做了什么?”盗药人想挣扎,可是身子似乎被固定了一样,无论他怎么挣扎都动不了。

    秦艽径直走到他的跟前,然后在他身边蹲了下来,漠然着脸,“告诉我,艾薇在哪里?告诉我了我就给你解穴。”

    说着,秦艽在他身上又点了几下,盗药人身上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瞬间便消失了,他试着活动了一下肩膀,肩膀也活动自如了。他咧嘴笑了笑。

    “告诉我。”这句话没有商量的语气,令盗药人身子一僵。

    “艾薇?”盗药人咬字,“你说的是那个beta?”

    秦艽没有开口。

    盗药人看了一眼秦艽,“我是不会说的,说了我怕我都活不过明天。”

    “哦?”秦艽看着盗药人的眼睛,语气有些玩味,“看来……你还是想尝试刚刚那种锥心刺骨的滋味啊?”

    “啊!”

    秦艽没有给盗药人反应的机会,直接在盗药人的身上迅速的点了几下,又从小兜里取下一只小瓷瓶,然后将小瓷瓶往手上一倾斜,接着小瓷瓶里便爬出来一个黑色的东西,黑乎乎的看的盗药人全身毛骨悚然。

    这蛊还是当然路过苗疆,一个毒姐送的。这么些年她一直没有用过,没想到今天却倒了用武之地,秦艽轻启唇瓣,声音纯真无害,“这只小虫会钻进你的血脉,吸食着你的血,啃噬着你的奇经八脉,它会在你身体里安家,直到将你变成一堆白骨。”

    盗药人瞪大眼睛,奈何全身都动弹不了。

    秦艽唇角向上翘,直接用小刀割开了盗药人手腕上的皮肤,眼见着那只小虫钻了盗药人的血脉了,然后迅速消失。“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继续享受这种滋味吧,这种滋味……简直是生不如死。”

    一瞬间,刚刚那种痛感又传过来了,只不过这次比上次的刚严重,盗药人艰难的喘息着,全身都痉挛起来。他能清晰的感觉到那只小虫在身体里蠕动,他似乎都能清晰的听到小虫吸食自己血液的声音。他惊恐的长大了眼睛,眼里的惧意一览无余。

    秦艽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我封了你全身的穴脉,十二个小时内你就继续忍受这种痛苦吧!”

    盗药人趴在地上,即使全身疼的厉害,他也不开口说出位置在哪里。

    秦艽微微上翘的唇瓣依旧翘着,那有些残忍的笑,盗药人看的都有些慌了。秦艽看着地上趴着盗药人,收了收笑,转身离开了。

    在门口目睹了全过程的雪娜与李泽川,两人待在原地,后背有些发凉。他们一直以为秦艽是个温和的beta,没想到会有这么一面,让他们不寒而栗。

    “秦艽……他……”李泽川张了张口,心跳的极快。

    秦艽又恢复了往日的温和的面容,“他……既然不想说那就惩罚一下吧。”

    李泽川的身子僵硬在原地,秦艽刚刚的那笑由脚心冒出一股凉意,冷的彻骨。一旁的雪娜也呆住了,刚刚的秦艽还是那个跟自己温温和和的治病的秦艽么?刚才的她真可怕。

    秦艽踏出屋子,“走吧,等他想说了……自然就不疼了。”

    身后的两人忍不住的抖了抖身子,突然看不懂秦艽了。

    回到屋子以后,秦艽发现檀书自己玩着尾巴,小兔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秦艽顿了顿身子,眸子瑟缩了一下,才走到檀书的跟前。

    “叽!”檀书见秦艽过来了,便凑到了她的跟前,用小脑袋蹭了蹭秦艽的手。

    秦艽抱住檀书软软的小身子,又点了点它的鼻子。檀书窝在秦艽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

    雪娜也跟着秦艽进来了,她看着秦艽怀里抱着的檀书,心情有些复杂。

    “怎么了?”秦艽从包裹了取出一颗松子然后递到了小松鼠的跟前。檀书立即抱着松子欢快的啃了起来。

    “秦艽,你确定……盗药人会说么?”雪娜有些局促不安。

    “嗯。”秦艽淡淡的应了一声,她坐的位置阳光正好照了进来,晨光度在她的脸上。在金光里,秦艽看起来静谧安详极了。这样的秦艽看起来就是一个娇弱的omega。

    雪娜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才走进屋子呢,她不安的捏着手指,“那……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秦艽被檀书逗的咯咯笑,她不经意的回答着,“等着。”

    “啊?”

    秦艽没理会雪娜的震惊,她嗯了一声,“放心吧,我有办法。”

    “哦。”

    既然秦艽都这么说了,雪娜也不再说什么了。

    秦艽走出屋子,靠在阳台上,檀书也在她怀里安静的眯着眼。屋子里的其余两人都默默不说话,空气有几分静谧。

    *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帝星费尔亚,诺特维也迟迟联系不上秦艽这艘飞船。因为通讯系统的破坏,诺特维也搜寻不到秦艽的定位。

    皇宫之中,尼莫穿着整齐的军装走进了二皇子的住所。

    “穆。”尼莫推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很暗,尼莫摸索着墙壁才将屋子里的灯光打开。

    穆靠在沙发上,严肃的表情也抵挡不住疲倦,他揉了揉眉头,“尼莫叔叔,飞船有消息了么?”

    尼莫顿住身子,他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凝重,“没有。”

    穆眉头紧锁起来,他站起身子,“尼莫叔叔,你派些搜救队前往多尔。”

    尼莫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

    穆皱起的眉头松开。

    “穆,那既然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穆点了点头,又想起什么,他叫住正准备离开的尼莫,“尼莫叔叔,这件事……先不要告诉林将军。”

    尼莫怔了怔,才开口,“好。”

    穆抿唇,便不在说话了。

    尼莫走后,穆从手腕的手表处取下一块芯片,然后在手表上无声的一刷,接着敞亮的房间里便出现了一块巨大的屏幕。屏幕显示着多尔星球,多尔是个绿色的圆形星球,百分之八十被植被覆盖.

    穆揉着自己的额头,也不知道秦艽现在在哪里。自从秦艽离开费尔亚后,他就一直关注了秦艽所在的飞船,一直到飞船消失在宇宙之中。

    *

    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隔壁的盗药人虽忍受着折磨,然而他却什么都不肯说。十二个小时渐渐过去,秦艽所点的穴位也渐渐解开了。

    “秦艽。”

    李泽川快速的跑进屋子,慌张道,“不好了,盗药人不见了。”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