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1 初见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都城有兰家。

    兰式林是一个读书人,在踏青时节迷了路,误入桃花深处,窥见了一曼妙女子云若姑娘洗澡,自认女子的清白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于是乎八抬大轿把她娶进门。

    婚后的日子,两小夫妻相敬如宾,出双入对。

    不久后,云若十月怀孕,为兰式林产下爱女,令人惋惜的是产后血崩,回天无力。兰式林怜女幼小失母,却徒叹奈何。恰好自称是云若好姐妹的云娘来到兰府。至此,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女婴便由她照料成长。

    起初,兰式林还不放心,总觉得不妥。但见云娘对他之爱女处处无微不至,方觉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后时光荏苒,匆匆似水。

    兰璃玥是天生不爱被约束的猴,虽说是女的,但说她是猴也不为过,女红针指她一个都不会,让她识字看书,高兴时,她手里的毛笔是毛笔。不乐意时,那毛笔就是扫把,还能练上几招,在墙壁上留下她的鬼画符。

    她最擅长就是女扮男装到处喝酒惹事。兰式林对此爱女头疼不已,总是怒叹道:“白云贤侄如何能忍你至今!”

    兰璃玥是在笑蓬莱的二楼雅间看到人称“风君子”的夏怡昭。

    那一眸的惊艳,彷如天人神君下凡来,不食得人间烟火;身着红袍,长发不似别人正经的缚起,些凌乱地落在红色长袍上,腰带微斜,衣襟半松。

    眉目漾着流光,似冷春水,带着几分夺目,拒人千里之外却又能让人轻松上勾的风采。是造物者的神奇,能雕塑这样的风华绝代的人物。用兰璃玥的话形容就是:再难有词语能够赞美他的容颜,再难有墨色能够描画他的英姿。

    他是天仙,他是山水画,他是清粥小菜,他是大鱼大肉,只要他能在兰璃玥的生活里,不管怎么搭配都是合情合理。

    她痴痴地盯着夏怡昭的侧脸看,喃喃道:“太俊了,太俊了。”

    或许是兰璃玥的眼神太过火辣,不远处的夏怡昭似有感应,回过头来,只见一男子玉冠束发,那青丝如墨,散在背上,有几缕调皮地垂在左肩。手托腮,那手细腻光滑,如水葱似的白;颊上香腮透出光泽柔和的粉红,抿了一小口酒,唇上沾着酒香,犹如春雨润过的蔷薇,杏色衣衫衬得他面如傅粉,明眸皓齿。

    是一个明媚可心的甜物。细看之下,他的耳垂似乎有耳洞?

    只是对方那烁烁的目光盯得他无语啊……

    夏怡昭轻勾唇角,莞尔一笑。

    这一笑在兰璃玥眼里更是了不得。她眼睛都亮了,谪仙般的人物啊,居然对她笑了。于是乎,她的口水就这么滴下来了。

    夏怡昭身后的侍童神色微妙,细声道:“怎么这么眼熟!阿弥陀佛,莫非是……”

    夏怡昭淡淡道:“慎言。”

    兰璃玥酒醒时又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哎唷,头好疼!”她扶着床沿慢慢坐起来,口齿不清唤道:“毙……尼,毙……尼。”

    “是碧衣。小姐,你总算是酒醒了。”碧衣从外推门而入,端着洗漱用品放在架子上,手脚麻利地打湿手帕,拧干帮兰璃玥擦脸。一脸担忧道:“老爷那里气得又把藤条拿出来,云娘正劝着呢!”

    兰璃玥压根没放在心上,摆摆手道:“别担心,每次都是装装样子,没真打,再说了,云娘也在啊。爹爹不会打的。”

    “对了,这次是乌点送我回来的?”兰璃玥揉揉太阳穴,问道。

    碧衣瞟了瞟她,小声说:“不是。”

    “不是?”兰璃玥疑惑地看着碧衣:“那是谁?隐娘吗?”

    “也??????也不是。”碧衣吞吞吐吐的表情更令兰璃玥不解。

    “那是谁啊,快说。吞吞吐吐干嘛呢!”兰璃玥真是没耐性地催促道。

    “是孟公子。”碧衣似乎已经能预见火山要爆发了。

    话音刚落,兰璃玥马上从床上跳起来,喊道:“你说是谁,是孟白云?怎么能是他啊,他来干嘛。是不是又提成亲的事?本姑娘不嫁他不嫁他。”

    唉唉唉。碧衣已经在心里唉了一百八十遍,对于小姐的反应,她早就不当回事了。哪次提到孟公子,她不是这样的反应?

    “玥儿,你又胡闹。”一声轻责却满是宠溺的声音响起。“孟公子已在厅上等候你多时,还不快梳妆随我去见他。”来人正是兰璃玥最最最敬爱的云娘。

    说起云娘,那真是卿本红颜芙蓉面,楚腰轻弱风扶柳。做事说话分寸拿捏皆好,兰式林也有几次意表,云娘若有钟意的人家,直说无妨,切不可再为玥儿空负青春。兰璃玥也曾说,要不爹爹娶云娘吧。一句话将彼此闹个大红脸。

    “云娘……”兰璃玥又开始撒娇,“人家头疼,手疼,脚疼,一身都疼。哎哟,疼死了。”说得自己可怜兮兮,还不忘挤出两滴泪珠。

    也只有云娘才会信。“好好好,云娘给你煮了好吃的蜜露羹,你先喝点。身体要是不舒服,我再去跟你爹说说。晚宴再去见孟公子。”云娘柔声说道,拉着她坐到椅子上安抚,这孩子真是很像姐姐呢。

    一听还要见孟白云,兰璃玥又要闹了。

    碧衣见状,扑哧一声笑出来:“云娘,小姐的疼是心病。要是不让她见孟公子,她立马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