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 索诺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云娘笑道:“傻丫头,孟公子斯文有礼,仪表不凡,对你心思又重,实乃翩翩俗世佳公子兼情深意重好郎君,你可知道都城多少大户人家的女儿都想与他结为连理?”

    “反正我不要。”兰璃玥承认,那孟白云的确是相貌堂堂,玉树临风,对她又好。可是!从小看到大都是一张脸,是同一张脸!再好看也会腻吧。好比一盘菜,从小到大都是吃一盘相同的菜,她已经是吃不下去了。

    更何况,她的心中已经看中了另一盘菜。

    “云娘,我想退婚。”兰璃玥小嘴一扁,眼泪又快掉下,“夫妻是要相伴一辈子的,须两人心心相印。我对孟白云,半点心思也无。幼小时常与他玩乐,也许是玩笑之间的让爹误会了。可玩笑毕竟是玩笑,当不得真。”

    云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若换成寻常家的女儿,婚姻大事始终是由父母做主。可玥儿的性子……

    云娘叹了一声道:“玥儿,不管如何,孟公子来者是客,你总要与他见一面,方不失礼数。”

    兰璃玥整张小脸都要皱到一处,嘴里的蜜露羹更是食不知味。

    云娘无奈,只得吩咐碧衣好生为她梳妆打扮。或许,她应该为玥儿的终身幸福再找兰式林谈谈。

    步出房门,她依稀见到走廊拐弯处露出来的一截衣角,待要上前唤人,只听得匆匆离去的脚步声。云娘心下一沉,颦眉皱起。是谁呢?

    孟白云苦笑着。玥儿原来不喜欢自己呢!儿时的玩笑,如何能当真,不过是自己一腔情愿罢了,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嘟嘟囔囔要做白云哥哥的新娘子的兰璃玥已经长大了。她已经懂得何为新娘子的意义。

    割舍不下是他自己!

    他紧握手中的饰品,再摊开。握住了就什么都抓不住,摊开就什么都能抓住。

    晚宴设在离荷塘近的地方。

    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兰式林借口自己量浅又贪杯,想要回房歇息,云娘又是何等七巧玲珑心的人,立马就明白他的用意是想让孟白云与玥儿两人独处好说话,也称夜来风寒,便回去歇下。

    清风徐徐,送来阵阵莲香。

    兰璃玥是忍不得无声气氛的人,于是开口道:“孟白云,小时候,我爱哭,我一哭你就给我吃莲子糖。还记得吗?”

    “呵,当然记得。”孟白云记起年幼时的兰璃玥,小小个头,扎着花辫子,笑起来非常可爱,哭起来也惊天动地,非莲子糖哄不安静。

    “可是,你有想过吗?我并非是爱吃莲子糖,而是把它当成一个安抚。这种安抚会习惯,习惯它的味道。假如你一开始给我的是梅子,我也会习惯梅子的味道。”兰璃玥深吸一口气,总要把话说明白才好。

    “玥儿,我此次前来,的确是为提亲而来。”孟白云手用力握了握,又摊开,方转身看着兰璃玥。“但我听得你与云娘的一番话,也明白,情爱之事是要两情相悦,更何况婚姻大事。玥儿生性散漫不羁,要你听信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实在难为。因此,白云再不能强人所难。”

    孟白云始终带着微笑说话。

    兰璃玥一怔,再再没有想到他会如此洒脱。一拳轻打在他肩上:“早说嘛,我心里的肠子都要拧成麻绳,想来想去都不通万一你提亲,我怎么拒绝。”

    闻言,孟白云心一动,道:“玥儿为这事纠结万分,想来白云在玥儿心中尚有情分在?”

    “当然啊。我们自小玩到大的情分啊。”

    原来是幼时情分。

    孟白云默然,脸色仍是温文平淡,看不出半点心思。

    “可是,不行啊。”兰璃玥突然气苦道:“我爹心目中的女婿人选一直都是你,怎么办?”

    “玥儿想我怎么做呢?”

    “孟白云,要不你跟我爹说,说你喜欢上别人了。这样行不?”兰璃玥笑嘻嘻的眯起眼睛看着孟白云,是有几分撒娇的味道。如果一点点美人计能让自己的终身大事更理想化一点,她是不会介意啦。

    “玥儿!”孟白云不悦起来:“我可以帮你说服伯父,但不能将我对你的感情抹去甚至转移在别的姑娘身上。”

    孟白云太了解她,要是真跟兰伯父他有喜欢的人,以玥儿的性格还不把全都城的女子找来,让他挑选自己“喜欢的人啊。”

    兰璃玥心虚地缩下头,好吧。

    一时间,气氛诡异,总觉得该有人继续说话。

    于是乎,清脆的女声又响起。

    “孟白云,你看天上的星星,云娘说我娘幻化成一颗最亮的星星在天上守护着我,是不是那颗?”兰璃玥指了指浩瀚星空。

    玥儿,你可知道,我也愿意守护着你?孟白云温柔地看着身边的娇娃,她的一颦一笑,都是他梦里散落的相思。

    “孟白云,你答应过我的,不娶我哦,你不能食言哦,不然我让我娘到你的梦里劝你。”

    “我自信还称得上一言九鼎。”也只有她会这么质疑他了,而他却愿意不以为忤地纵容。

    还要问为什么吗?若情字有解,愁又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