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3 血腥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夏怡昭终于有爱染嫇娘的消息,他等了足足八个月。

    放下手中的魅影传来的信,他突然放声大笑起来,“爱染嫇娘,你以为你逃得掉?”

    是的,她逃不掉。

    夏怡昭想要的人是绝对躲不掉的。

    爱染嫇娘被关在幽谷的地牢里,一身狼狈。

    夏怡昭却穿着整齐,并且命人在地牢里摆下酒席,睥睨之姿看着她。“小染,久见了。”“爷??????”爱染嫇娘开始发抖,她知道这个男人在极怒边缘。

    “小染可是有话要说?”夏怡昭喝了一口酒,又为自己斟酌满杯,那是一双漂亮的手,修长干净。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风君子的称号不过是表相,实则是地狱的修罗。他的手,他的话,甚至一个眼神,都是可以杀人无形。

    “奴对不起爷??????“爱染嫇娘几乎要哭了,死死地握着自己的裙角,她一字一句都非常小心,“爷,奴错了,真的知错了。”

    “哦?”一声长长的拖着音,又低笑道:“既然知错,那便废去一臂吧。”那语气,轻得如在讨论天气好坏。

    “不!”爱染嫇娘的眼泪终于掉下来了,歇斯底里地喊:“爷,你废去奴的一臂,与杀了奴有什么区别?”

    含泪的眼看着他,想要找到昔日的柔情,视线对接,在他无波无浪的冷眼中,心死成灰。

    “影魅尽出,我以为,在你心里我很重要??????重要到可以原谅我的任性,我的背叛。”爱染嫇娘泪出如浆,连尊称就都顾不得了。

    “小染,你三岁由我收养,七岁为我洒扫门庭,十岁为我执灯,十三与我共罗帐,一生由我拉拔???????”夏怡昭将瑟瑟发抖的身躯拥入怀中,若不是那双清冷无绪的眸,竟要令她错觉这是情人低语。

    其声悠悠,怜爱呼呼。爱染嫇娘一时涩然,无语。

    “呵。”一声轻笑,夏怡昭眼色一摒,狠厉卸下爱染嫇娘的右臂。

    “啊??????”顿时血色如浆喷洒,凄厉的叫声撤响地牢。

    “乖,别叫。”夏怡昭手指点在爱染嫇娘苍白干裂的唇上,轻吻着她的耳垂,低声呢喃:“我知道你痛,可这该是你付出的代价,不是吗?小染,我不允许任何人背叛我,你懂吗?!”

    爱染嫇娘很恨地盯着那张脸,极俊俏的脸,可他的心却是被扭曲的魔鬼!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

    “夏怡昭??????”爱染嫇娘痛苦地开口,独余的左臂紧紧拽住他的衣襟,“你未开口问过梦锦衣的下落,就表示你早已知悉,我求你放过狄泉??????”

    “背叛我的人,还有求我的资格吗”夏怡昭笑道。“况且,狄泉也已不在了,你要求我什么?令他重生吗?”

    “小染,你将你的爷当做神,可以起死回生的神吗?”

    “他死了?他死了???????哈哈哈哈哈,我早该料到。”爱染嫇娘突然惨笑,“爷,你知道吗?他是这世界上唯一对我付出真心的人。你再宠我,可你从未给我过你的真心,你的宠爱与怜惜不过是随你高兴,我就像是你养的小鸟,不!,是狗,整天对你摇尾乞怜,肯盼你开心时候摸摸我的脑袋,赏给我一个温暖与微笑。可他不一样,他认真的陪我,听我说每一句话,哪怕是抱怨。可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轻易剥夺他的生命,怎么可以扼杀他的笑,他的真诚,他的爱??????”

    爱染嫇娘张开沾血的五指,想要擒住夏怡昭的脖子,却被他反手制住。

    夏怡昭用力的甩开怀中的女子,狠狠地将她浴血的身子踢向墙壁,那身子顺着平滑的墙面落到墙角,划出长长的血痕。

    “啧啧,真让我感动!小染,你可知道那狄泉死前说了什么?”夏怡昭信步上前。蹲在她面前,温柔地挽过她额前被血黏湿的发,“他说,嫇娘平安,我死而无憾。”

    微薄的九个字如震天雷打在爱染嫇娘的心上,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翕动双唇,世界无声。

    狄泉,狄泉??????

    “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呐,小染,既然你的心上人临终遗言是你要平安,那你且好好活着吧。”夏怡昭风淡云轻地说着,仿佛这一切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从未闻过血腥味。

    这就是夏怡昭,爱染嫇娘熟悉的夏怡昭,他惯于给人洗脑,激发人的奴性。以只言片语驱使他人卖命做事,而他冷眼旁观生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