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4 醉眼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都城从初八就开始细雨飘飘。

    湿润的天气粘腻着屋子。

    兰璃玥闷得快发霉了,可她偏偏不能出去。

    是的,堂堂的兰府大小姐兰璃玥被她爹兰式林给禁足了。连隐娘在笑蓬莱听到这个消息后都忍俊不禁。兰璃玥是猴性耶,她爹禁足得了她吗?她打赌,打赌兰璃玥今夜一定会出现在笑蓬莱点最好的梨花白。

    于是乎,月上眉梢,佳人如期至。

    不等吩咐,乌点便手脚麻利地上最好的梨花白,连同其他下酒小菜都准备好了。

    兰璃玥挑挑秀气俊眉,表示惊讶。

    “隐娘说兰小姐是坐不住的人,让我还是依原样给你准备好酒好菜。”乌点放下最后一碟小菜,道。

    “你家准姐夫何白晨哪里去了,叫他来喝酒啊。”兰璃玥一杯酒香下肚,豪气干云啊。

    乌点笑笑,不理她,只道让她少喝点,免得醉时送她回去要费精神。

    兰璃玥何许人也,一丁点也没把这话放心上。

    以至于后半夜乌点要送她回去时,她揪着乌点的衣襟,认真地看了他的脸,道:“扶什么扶,这么丑的人还想扶我。”

    气得乌点发誓以后再也不管她。

    隐娘无可奈何地将兰璃玥送到兰府,兰璃玥阻止她敲响大门,坚持自己翻墙进去,隐娘劝不过,想着已在家门口,随她去。

    兰璃玥醉酒无力,蹲在墙角画圈圈许久。

    风轻扬,拂起漫天雨丝。

    她仰头,大喊:“老天爷你长得黑漆漆的,就算掉再多的眼泪也没姑娘喜欢你。”

    夏怡昭原本只是路过,恰巧听到这句话,扶着墙笑得天地颠倒。

    兰璃玥醉眼迷离,顺着声源望去,问:“谁躲在暗处笑,有本事出来单挑。”

    “哦?”夏怡昭依言走出,“一只小醉猫还能单挑?”

    兰璃玥站都站不直,但她知道,来人有好听的嗓音,柔柔的,润润的,像细雨轻飘飘地落在脸上,挠在心上,痒痒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她眯着眼睛看他,身着白袍,青丝成束,犹如雾里画里缓缓走来,站定在她隔几步路前。

    兰璃玥眯着的眼睛开始骨碌碌地转,然后越发地兴奋:“哈哈哈,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好看的神君下凡,你是大鱼大肉。”

    大鱼大肉?神君下凡?夏怡昭皱着眉,对她的胡言乱语不置一词。

    兰璃玥伸出手,抓住他的衣袖,高兴地囔囔:“风君子,对不对!”

    她肯定没认错,像月亮那么好看圣洁的人呐。

    “是我。姑娘可以放手了吗?”夏怡昭俊眉皱得死死的,他生性洁癖,这丫头浑身酒气,刚在地上划圈圈的手沾染泥巴,如今全擦在他的白色衣衫上。

    她要是再不放手,他会不惜用内力震开她。

    “风君,你、你帮我一个忙,我就放开。”兰璃玥打了一个酒嗝,颠着脚步靠过来,每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虚虚浮浮。

    “姑娘但说无妨。”黑夜里,但闻得夏怡昭深深的隐忍声。

    真是怪了。他竟没用内力震开她,也愿意容忍至此!

    她身上除了酒气,隐约还有淡淡的女子幽香?

    是处子香?蓦地,夏怡昭脸色一僵,他在想些什么!

    兰璃玥心里越发的兴奋,她没猜错啊,这男人果然是人俊性格温和又好说话,这样的好说话以后会不会比较吃亏?万一有女人垂涎他的美色叫他脱好了衣服躺在床上等,他是不是也说好好好。

    兰璃玥发现自己真是为他的好说话,为他的美色操碎了心。

    夏怡昭面对着眼前的女人。时而傻笑,时而皱眉。他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又出声提醒道:“姑娘,你有什么需要但说无妨。”

    “哦。”兰璃玥仍处在为伊人俊俏多操烦当中,闻言无意接过尾音,慢慢反应过来后,指着后院的高墙道:“帮我翻墙过去,我爬不上去。”

    “翻墙?”夏怡昭盯着眼前的女人,觉得不可思议。她浑身上下,市井流氓气味甚浓,连他身边侍女的优雅都学不来一分。

    “是啊。我翻墙出来的,现在却翻不过去。”兰璃玥倒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其实她原来都想翻不过去随便在门口将就一夜得了。

    翻墙出来!夏怡昭瞬间额角闪过黑线,唇角却上翘,他觉得今夜最有趣的事情就是遇到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