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5 疑扇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好。”他爽快地答应。

    兰璃玥拍拍他的肩,意思他蹲下来点,好让她踩在他肩上越过墙去。

    夏怡昭摇摇头,无声叹息。唉。自己何时沦为垫脚石。

    却不依她所做,而是轻揽过她的腰,拔地而起。

    兰璃玥只觉得身子一轻,身边一抹白色与她自高处旋落,这样美丽的白色,只在一人身上见过。衣袂飘飘,如绽放的春花,坠势曼妙,缓缓落地。

    兰璃玥自认是会轻功,但她的轻功只能用来翻墙,好比她喝醉酒,她的体力就配不上她的轻功,俗话说,扶不上墙的泥巴就是她此刻的写照。

    兰璃玥简直崇拜夏怡昭到爆了。

    她烁烁目光,闪啊闪,痴痴道:“难怪人称你风君子,你是春天的风,那么温柔,让人看着吹着就能很好入眠吧?”

    夏怡昭见到她又开始说不着边际的话,好心提醒她:“要靠翻墙才能进来的人,确定要在大庭院中与我畅谈春风吗,何况还飘着细雨,你不冷?”

    她又后知后觉才反应跳起来,拉他旋身到一棵大榕树后面,嘘声道:“对哦,我们要小点声,我爹发现会不得了的。”

    她手指点着唇,无心勾勒成妩媚的小动作,眸光点漆,在雨夜别样风情。

    “你房间在哪里,懂得回去?”

    “嗯,我试试。”

    “这是你家,你回房间还要试试?”

    “······”

    第二天酒醒时,兰璃玥拍拍昏沉疼痛的脑袋,她东望西望,那不是梦?那是梦吧?

    兰璃玥的视线飘落在自己的手指上,泥渍还在。她从床上跳起来,脑袋撞在床栏上的痛也遮不住她忆起昨晚与夏怡昭相处的喜悦。

    嘴角甜甜弯起,手搁在心脏位置,里面噗咚噗咚跳得好快。

    那真的不是梦。

    “衣袂飘飘,如绽放的春花,坠势曼妙,缓缓落地·······”她呢喃着,这一幕重复在脑海里回放,什么时候能再见到?

    侍女红妆拿过夏怡昭换下来的衣物,那偶然一瞥白衫上的泥痕令她吃惊不小。

    “爷,这?”主子爷生性洁癖是出名,哪里允许衣物上一星半点脏。

    “丢了吧,不过是个小意外。”夏怡昭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他认真地看着手中的扇子。那是一把描金扇,铜骨作成的扇柄,扇面是由金子打得极薄,共有十二支散金片拼接而成,扇身重量是普通纸扇的两倍。

    夏怡昭不厌其烦地将扇子展开再合上,如此动作不断重复。每重复一次,脸上表情就更为凝重一分。

    “到底有什么奇特?”夏怡昭摸着描金扇正面反面,除了扇面是金片打造极薄,照得人面清晰,再无其他特别。

    不,这扇子一定有过人之处!他肯定地想。

    孟长青是只老狐狸,他在放置扇子的密室里布下天罗地网,就能证明此扇其与众不同。可究竟不同在哪里?

    他无解。

    派去盗扇的魅者也身中剧毒而亡,否则肯定能由他口中道出几分详情。

    “嗯?”手触碰着扇面的质地,他突然想起来梦锦衣,梦锦衣的材质与此扇的质地几乎一样。莫非,它们之间有何关联?

    沉吟间,夏怡昭运起掌,将手置其扇面上,一股真气缓缓输入扇身。

    一时间,那扇犹如活物,饕餮似的不断吸取夏怡昭的内力。

    夏怡昭大惊,暗道不妙,连忙敛住真气。

    可惜,他还是被伤到了。

    夏怡昭连连后退几步,体内真气不停乱蹿,他无法强制压住,只好任随发作。

    抑制不住的腥甜自喉咙冲上,噗在扇上。

    此时,扇又发生变化,本是通体金黄,却在点血过后通身发紫,隐约可见扇身浮现的脉络。

    像大树根盘枝错节!

    这个发现令他又惊又喜。

    他再不敢贸然上前,掏出怀中的水银丝手套带上,试探性的触碰扇子。

    见它没有任何反应,方放心拿在手上端详。

    他抚摸着扇身,体内的嗜血因子隐隐躁动。“多有趣啊,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