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11 有贼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兰璃玥是被梦惊醒的。

    梦里那个男人慢慢靠近,她被抵在墙角,看着他的脸渐渐在眼前放大,她闭上眼睛,隐隐约约期待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后男人温暖的唇,柔软的舌侵入她,与她纠缠。那一刻,天地都醉了。蓦地,她的心脏像是被利器狠狠刺入,她推开他,捂住胸口却止不住血从指缝里迸出,她痛极了,惊极了,不停地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梦里人只是含笑着,看着她缓缓倒地??????

    她擦了下额头盗出的汗,手捂住胸口,梦境是假的,但心脏受到噩梦的影响一直砰砰砰跳个不停。

    “没事没事,只是梦而已,别吓自己。”兰璃玥拍拍自己的胸腹安慰道。“人呐,吃五谷杂粮,梦也是交错相杂的,正常正常的,鱼儿也会梦见自己被猫吃掉啊。”

    她提了茶壶在手,也懒得讲究斯文用茶杯,就这么乱通通灌了几口。

    推开窗,夜半清风徐徐来。

    她嗅了嗅鼻子闻,花香树香泥土香。

    突然就诗兴大发,大喊道:“提壶邀明月,与我共闻香,要问什么香,反正分不清。”

    “哈哈哈哈哈哈??????你能作出这样的诗,当真是旷绝古今,天上地下就你一人无他了。”

    兰璃玥明显没想到这大半夜还有人挨着她窗下听她作诗的,她伸长了脑袋往下看。

    “喂,快出来让本姑娘看看你。”她再这么伸下去脖子都要断了。

    “在上面在上面呢。嘿,你眼睛长头顶上就能看到我。”那人怕她像栽葱一样摔出去,出言提醒。

    她哼得一声抬头向上看。

    这一眼,当真万年。

    梦里的人真实出现在自己眼前,穿着宽宽松松的睡袍,头发披散着,居然还是光着脚,手里握着一壶酒,再倒一金樽,举敬明月去。

    天啊,没看错吧。兰璃玥彻底愣了,她的思考能力瞬间被凝结成冰。

    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睁开,是他。

    不信不信,再揉揉,再睁开。还是他。

    “不用揉了,再揉就是兔子眼。难看死了!”

    娘咧!他怎么可以说得这么风轻云淡?

    她会揉成兔子眼难道不是拜他所赐?是他半夜来听壁角。

    “你大半夜跑我家屋顶干嘛?”兰璃玥没好气地问,可恶的是还必须得把脑袋往外移再抬高。

    不然就被屋檐的吐水鱼雕遮住他身形。

    “赏月啊。”他答得理所当然。

    “拉我上去,我不算你坐我家屋顶位置的银子,当是我白租给你。可好”兰璃玥看了他一眼,尾音还是改成商量的口吻比较好。谁叫人家是高手。

    “即是如此,不如······不如你的床也白租给我如何?”还没看清对方是怎么下来的,轻轻话语就荡在耳边。像是故意捉弄她的,舌尖舔过她的耳垂,引起肌肤一阵颤栗。

    对于夏怡昭的轻功她已经领教并且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对于他每每不请自来来到自己的房间还是莫名其妙的亲密举动,她吃不消。

    她连忙后退几步,退到自己认为是安全距离才停,暗吁了一口气。“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闯我房间。很、很没礼貌。”

    她是很想跟他理论,奈何人微言轻,更重要的是,她脑海里很没出息的浮现出梦境中的画面。吻得天地都醉了啊。于是乎。底气更不足了。

    兰璃玥的脸红了,红得羞羞答答,红得含苞待放,红得欲言又止。

    夏怡昭像狐一样的眼睛盯着她看半晌,然后道:“这脸仔细看下,当真普通。”

    若说兰璃玥前一刻是香腮带红,娇羞不安的心情,再听到这句话过后,也如冷水浇在火柴上,寸寸灰灭。

    她摸摸脸,撇撇嘴,口气恶劣道:“谁叫你细看,雾里看花不会吗!”

    “你生气也不打紧,女人都不喜欢人家说她长得丑。”夏怡昭还一副特别理解的表情。“不过长得丑还在半夜胡乱作诗的倒是少见。”

    兰璃玥深深吸了口气,捏捏两腮,装作笑模样,女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口气忍了!

    “嗯??????生气的模样,倒是有几分灵动。”

    兰璃玥决定再忍。

    “还气呢?”夏怡昭环视了房间布置,找个椅子大刺刺地坐下。“是不是女人呐,胭脂水粉都没有。”

    兰璃玥心底的小火苗终于成功的燃成大火,烧得旺旺,她终于忍无可忍了。“来人啊,有贼啊,快来人啊。”

    夏怡昭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一招,连忙捂上她的嘴,却也来不及。

    夏怡昭只得以内力弹开另一边后窗,极其狼狈的翻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