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12 占据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兰璃玥大笑,趴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

    夜深人静,她这一喊,倒也把云娘,兰式林都给惊动,在后厢房的孟白云也闻声匆匆而来。

    她打开房门,脸上笑意未敛。

    云娘上前,关切道:“玥儿,可有受伤,那贼人往哪个方向逃?”

    兰璃玥吐吐舌头,两手指慢慢提起一长须小物,在云娘面前晃道:“看,在这里。”

    云娘定睛一看,吓得啊一声急忙后退,未注意脚下台阶,不料一滑,整个人往后仰,兰式林手疾眼快,拦腰搂去护在怀里。

    云娘惊魂未定,脸色苍白道:“蟑、蟑螂。”才发现自己身在兰式林怀里,于理不合,顿时红了脸,赶忙抽身而出。

    “玥儿,你太胡闹了,怎可拿蟑螂吓云娘!”兰式林喝道。“还不丢掉,像什么话!”

    “哎呀,爹,本来就是人家睡得好好的,这小贼跑来扰我好梦。我抓它可是费了心神。看我的手,这是钻到床底下不小心磕碰到的。”兰璃玥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手臂上一抹乌青。

    云娘闻言,又心疼地上前去,却又被蟑螂吓住,硬生生停在她几步前,柔声道:“玥儿,你先把那东西丢掉。云娘给你看看伤,擦点药油。”

    兰璃玥哪里真敢让云娘擦药油,这乌青本来就是画上去的,一擦就不见了。

    兰璃玥将蟑螂随手一丢,笑嘻嘻道:“爹,云娘。都这么晚了,你们都回去吧,我让孟白云帮我擦。”

    说着还就把云娘和兰式林往外推。

    云娘呦不过她,只得作罢,走时还一步三回头地看。

    兰式林劝道:“无妨,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互相关怀吧。玥儿也到婚嫁年龄,这是好事。”

    兰璃玥一听,脸都黑了。

    回过头,发现孟白云一脸严肃地看着她。

    她心里咯噔一下,眼珠子骨碌转了转:“我脸上有花啊,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边说还不忘做了个插眼的动作。

    孟白云认识兰璃玥十几寒暑,自然知道她的性情,所以越是这样才越敢断定她有事相瞒。

    “玥儿,还要撒谎吗”

    “撒、撒什么谎,说什么我听不懂。”兰璃玥结结巴巴,脸转至别处,孟白云的灼灼目光盯得她发虚。

    “呵。”孟白云轻笑一声,极其落寞,他也无言。

    他想问,只是步伐再再不能上前。是的,他以什么身份?凭什么质问?凭什么刨根问底?可是兰璃玥,我可以宠溺你,可以包容你,就是不允许你敷衍我,欺骗我。

    孟白云冷着脸,什么话也没再问,拿出锦帕擦去那伪装的乌青。

    “玥儿,若你还当我是朋友,就不要随便敷衍我。”

    “孟白云??????”兰璃玥呐呐地开口,扯了扯他的衣袖。“女儿家心思总会藏着那么一两件不能说的秘密。我没有敷衍你,也不打算欺骗你,我也做不到对你落寞的心情无动于衷。所以孟白云,原谅我的任性以及不能坦白和分享这个秘密。”

    “我明白。”孟白云知道是自己将儿时诺言当真,因为认真就一直认定且相信玥儿是他将来的妻子。正是这种心理让他无法忍受玥儿的敷衍和欺瞒。

    “错的并非是玥儿,而是我。”再看兰璃玥时,笑眼温润,遮去眼底的无限凄凉。

    “那你拉我上屋顶。”兰璃玥试探性伸出手,像小时候那样央求。

    孟白云终究是硬不下心肠的,宠溺地敲了她脑袋:“你呀!”猿臂一伸揽她到怀里,安稳地落在屋顶上。

    “哇,孟白云。在这里比在树下凉快多了。”兰璃玥高兴地叫道。

    “小点声,再叫伯父又来了。”

    “哦!”兰璃玥调皮地吐吐舌头,捂住嘴眨眨眼表示知道了。

    孟白云缓缓想向仰,双手枕在脑袋后,漫天的星星闪着闪着,他闭上眼睛,想着兰璃玥的笑脸。

    兰璃玥却大胆地坐在屋檐边,垂下双脚晃啊晃,她想夏怡昭。想那个男人也曾光着脚这样摆晃双脚,是否与自己现在的心情一样?他是否也数不清天上的星星?是否也享受清风拂面的舒坦与放松?

    他是个怎样的人?人人都道风君子俊逸非凡,斯文有礼。嗤,他那样的人长得是俊逸非凡,至于斯文有礼就算了吧。动不动就亲她咬她,还半夜找她租床。累累前科让她怎么相信他是斯文有礼的人?

    他呀,不但没有斯文有礼,而且还是张扬霸道呢,好比他吻她就是没有征求她的同意,嗯,他的唇是比较柔软啦,轻轻地,痒痒的,好像棉花糖??????他的声音也有磁性,像会跳动的音符。

    不行,不能再想了。兰璃玥用力地摇摇头,脸开始发烫。娘咧!没事想他做什么?

    他那个人太坏了,不然怎么会时不时占据她脑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