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13 情动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孟白云睁开眼睛时就看见兰璃玥时而傻笑时而摇头。他眉头一皱,玥儿如此,所为何来?他轻轻移到兰璃玥身边,偏着头看她,“玥儿?”

    “啊?”像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恍恍惚惚应着,思绪还未从遐想中抽回。

    孟白云见状,心底一沉,刚要吐出唇的话又吞回肚子里,波澜不惊道:“无事,怕你着凉。来,这袍子你先披着。”

    带着体温的衣物披在兰璃玥身上,温暖舒适。她逸出满足的低呼声。

    说实话,那种感觉好奇妙。兰璃玥是抗拒要做孟白云的妻子,可是在男女接触上,她从未对孟白云有设防,假如这件衣袍是别的男子为她披上,她一定是抵触或者娇羞不安的,而孟白云为她披上,她觉得自然而然,更甚至是理所当然坦荡荡地接受。

    这两者之间关乎信任,孟白云值得她信任。

    “孟白云,你过来点,肩膀借我靠一会儿,我眼睛发酸得紧。”也不等对方答应不答应,她挪过去就把小脑袋叮咚放在人家肩膀上。

    “玥儿困了?”孟白云问道。

    “有点呢,可是还不想睡。”她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嗯,孟白云身上有股青草香气,暖暖的,像是太阳晒过的味道。

    “我挺喜欢你身上的味道,让我觉得安心而实在。”

    傻玥儿,白云愿意用尽一生为你遮风挡雨,。孟白云满心满眼的怜爱,手不自觉地抚摸着那三千青丝,绸布似得柔软丝滑。

    兰璃玥感觉到背上的异样,“别动白云,让我安静眯一会儿。”

    “玥儿真好看。”他语调散漫,听起来无比醉人。

    伊人睁开惺忪的眼,抡起拳头在他胸膛锤了几下,不痛不痒,佯怒道:“再油嘴滑舌就不爱理你了。”

    此举印在孟白云眼里分外撩人。他握住她的拳,呼吸有些不稳,沙哑道:“讨一个封口费就不说。”然后缓缓低下头,大掌锢住她脑袋,薄唇印在她的朱唇上。

    兰璃玥当时就傻了,瞌睡虫全部被赶跑光光,脑袋里像似被什么东西轰炸过一片空白,这孟白云居然敢明目张胆地吻她。她才不干咧,都说好不当他的娘子,还吻什么吻!万一吻完了还要她负责,那就惨了。

    “宁了呢,宁了呢。”兰璃玥不断地挥腾着双手,猛拍孟白云肩膀。支离破碎的怒吼声被吞噬在悸动里。

    他听得清她在喊孟白云三个字。可对她的甜美,他不舍得放开,趁机滑入她的檀口,与她的丁香小舌纠缠一起,进行更狂风暴雨的掠夺。

    兰璃玥又羞又怒,情急之下用力咬住他口中的始作俑者,两只手再用力缠着孟白云的发丝越来越紧。

    孟白云吃痛,只得放开她。

    啪的一声响在静夜里特别清脆。

    再看孟白云的脸赫然印着五指印,红得发悚。

    “玥儿,我??????”该怎么解释,一时情动惹得祸!孟白云心里悔得肠子都青了,着实不该啊。

    兰璃玥分不清楚是自己手在抖还是心在跳。

    愤怒,羞耻,伤心一下子爆发出来,竟像孩童那般嚎啕大哭起来,指着孟白云的鼻子骂:“你是坏人,你欺负我!”

    孟白云又急又慌。当下又没有大好的注意,他咬咬牙,沉声道:“别哭了,再哭我还吻你!”

    兰璃玥被这句话吓得着实不轻,立马就停止哭声,改成抽抽噎噎起来。

    孟白云蹲在她面前,扶住她颤抖的双肩,柔声道:“玥儿,是我不好欺负你,求你别哭了。我愿意对你负责任。”

    听到责任二字,兰璃玥又转大哭起来。

    “好好好,你别哭,不负责不负责。”孟白云耐着性子哄。“玥儿好看,天上的明月都要逊色你几分,是我不好,情不自禁,玥儿或打或骂都可以,只是不要再哭了,免得哭伤眼睛。”

    “呜呜,你压根就没有诚意道歉,有诚意哪里会这样漫不经心的语调。你根本就是占我便宜嘛。”兰璃玥气囔囔道。

    “好。那我问玥儿一个问题,认真回答我。”孟白云双眼紧紧地看着她,无论如何,今晚也要讨一个答案,一个困扰他多时的答案。“玥儿常说不喜欢我,不做我的妻,可是你我相处,男女之间本应有距离,玥儿却从未对我疏离设防避嫌,开心时撒娇,不开心时打我,困时依靠着我,连想要到屋顶也是我拦腰抱着你上来。玥儿可想过这是为何?”

    孟白云的话魔力般地穿过兰璃玥的耳朵到达心脏。

    她不禁回头想,从小到大,的确如此。

    她对他并不反感,甚至是愿意和他相处的。孟白云稳重,温暖,体贴。处处为她着想,知冷知热。

    是什么时候开始排斥他?不,从来都没有排斥过他,只是不愿意爹爹擅自做主将自己嫁给他而已。在她的认知里,婚姻是终身大事,不能草率单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拟定。她排斥的不是孟白云,而是性子里想寻得公平与自主。

    兰璃玥愣愣地看着孟白云,嘴唇翕动着,向来话语伶俐的她此刻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