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14 吃论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无声的气氛对上凝视的眼,连空气都变得暧暧昧昧。原本真的以为孟白云是铁了心要她说出满意的答案才肯放她回房。

    谁料,他缓缓放开她的肩,然后道:“我带你下去。”

    依旧要搂过她的腰,兰璃玥本能地偏过身去,直觉反应是不要。

    人是奇怪的物种,对于朦朦胧胧的感觉不愿去深究,或逃避或装傻只是一句随缘任它东西罢了。一旦有人去揭破它,就好像捅破窗户纸能看得清里面杂乱无章,虽千头万绪也不得不面对直视它。

    孟白云的问题简单直接,荡起兰璃玥心中的涟漪,那涟漪是他故意拨弄的心弦。震得她心乱如麻。

    “我自己下去。”兰璃玥连再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不顾地面与屋顶的高度,逞强就往下跳。

    孟白云表面不动声色,暗里惊得心都要跳到嗓子口,连忙甩出随身佩带的软剑缠在她的纤腰上并将她拽回自己的怀里,与她一同缓缓落地。

    “逞强也不看看情势。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是好玩的吗?”孟白云说得咬牙切齿。

    兰璃玥心有余悸也不敢回嘴,低着头,十二万分的委屈藏在心里。

    孟白云见状心有不忍,暗自懊恼不该吓到她,以玥儿的性子恐怕接下来会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但他并不后悔吻了她,那是他数载相思最美好而直接的回报。

    兰璃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间的。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才敢卸下全身的紧绷。

    是孟白云啊,她从小信任依赖的人啊。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隐娘曾说,天下间没有至纯至真的男女友情,男人总是以各种漂亮的借口接近女人,为她驱使,直到深入人心再揭下羊皮,露出狼性本色。

    那时年幼她不信,现在她似乎有些明白。孟白云何尝不是扮演着温柔体贴的羊,让她深深地相信他从不会伤害她,并且会无条件地包容她体贴她宽容她。

    可是回过头想想,自己是不是也正是因为笃定孟白云对自己的喜欢才敢一而再再而三的随意任性妄为。赌得就是他的喜欢他的怜爱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

    “啊啊啊??????”兰璃玥不愿意再去想这些,她挠挠脑袋,站起来冲到床上去,拿起被子蒙住自己。

    黑暗中睁开眼睛,胡乱地骂着:“孟白云,你这个死小子,你居然敢亲本姑娘,你不知道姑奶奶是不能乱亲吗?你干嘛要亲我,我不想疏远你,可是你亲了我,我以后怎么面对你啊。看到你就要想到你亲我。哎呀,烦死了!”

    有情?无情?兰璃玥自己也说不清楚,但细想之下,除了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孟白云,她的确没有其他不喜之感。

    “哎呀。烦死了!”又是一声抱怨。“孟白云,你这个臭小子。本姑娘恨你!你干嘛丢这么大的难题给我,等天亮了,我一定要放狗咬你!”

    纠结了多少时候,兰璃玥才沉沉睡去,再睁眼时,天已大亮。

    她整装好出房门,脑袋东瞅瞅西望望,还好。

    窃喜的心还没有落地,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玥儿睡得可好?”

    好个头!兰璃玥心里暗咒一声,脸上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好,挺好的。”

    就知道她会死要面子活受罪,也不戳破她。“我要去笑蓬莱,你去不去?”

    不去!心底有个声音告诉他,孟白云也是狼,不要跟他一起去。

    可是孟白云就是知道她的弱点:“隐娘做了很多新式的糕点,不去尝尝?其中有你最喜欢吃水晶虾饺,这次还改了配方,掺入牛肉碎。还有鹅油肉卷,咕噜肉蒸笼,猪手蒸笼等等等等??????”

    孟白云故意将尾音拖得长长的,打开折扇轻轻扇着,也不催她,一副好脾气等着她答复,反正结果肯定是他意料中。

    兰璃玥暗暗咽了好多次口水。她平生三大爱好。一是俊男,二是银子,三就是笑蓬莱隐娘那双巧手作出的糕点,扶着墙进去扶着墙出来是她吃出来的最高纪录。

    “这个孟白云坏死了。专门使坏!等吃完了一定要跟他决裂。”兰璃玥暗暗道。

    世间事无定数,都城高山上有老乞丐唱着爱吃会被骗去卖的劝世歌,她一句都没有听进耳朵。

    “谁说我不去尝尝,隐娘跟我那么要好,怎么能不去捧她的场。”明明是自己爱吃,还要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把道义挂在嘴边。

    孟白云憋笑憋得脸快抽筋了,表面装作若无其事道:“正是这个理,走吧。”

    古书上有形容吃相风卷残云的,也有说如猛虎下山之势的,皆不见其真画面。看了兰璃玥的吃相后,孟白云嘴角一抽,心里叹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待兰璃玥把五十一种糕点全部装进肚子里时,她突然叫乌点快拿纸笔来。

    手起笔落,洋洋洒洒一大篇。

    细读下:吃能除忧,吃能除烦,吃能除燥,吃能除悲,天下唯美食与我共进退。

    这下连乌点都想当作不认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