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18 有病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幽谷。

    孟白云被随手丢在杂乱的无人居住的蜘蛛灰尘布满的草屋的地上。

    而兰璃玥则是被安顿在夏怡昭自己的房间里。

    女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正昏迷中。他为她的输入的真气已起了作用,此时的她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看起来脸色红润,不似刚受伤时的苍白。

    夏怡昭第一次认真地看着这个女人。

    她穿着保守,就连脖子的地方也是被高高的衣襟围得严严实实,显得那张脸露出的肌肤宛若凝脂。好像未经雕琢的璞玉,眉目如画,朱唇微抿。仿佛入魔般地,他竟想起不久前的夜,柔软的嘴唇,小巧的耳垂,如画的美背,他的手曾触过的温热感觉。

    “小东西,可真倔。倔起来像头驴。”他自言自语的呢喃,语气是他都未发现的怜惜。似不看腻的,将她左瞧瞧右瞧瞧,然后又像刻薄的老妇般开始嫌弃起来:“身材也没几两肉,凹凸玲珑的曲线又没有,孟白云到底看上你哪点?”

    “嗯??????”床上昏迷的人儿忽然动了一下,夏怡昭以为她要醒了,赶紧跳开几步远背对着她,好半响都没听到她再动一下,他转过头来,伊人还是紧闭着双眼。

    想必只是梦魇。

    “哼,你倒好睡。”看着还未转醒的兰璃玥,夏怡昭忍不住打了哈欠,眉宇间尽时倦色。这时候他需要大床痛快地睡一觉。只是,那床被某人霸占。

    夏怡昭眯眼,心底有个声音在冒泡:这床挺大,要不把她往里面挪点,将就躺一会儿。

    怎么能跟她躺一起?

    其实躺着也没事,她昏迷,不知道的。

    不行!

    两个声音在脑袋里进行一场拉锯战,夏怡昭平生第一次被这种微小情绪折磨。

    “荒唐!”夏怡昭突然气恼地暗骂自己一声。“真不知道救你们有什么用,浪费本爷的真气,还占据本爷的床。”果然,妇人之仁不是好事。

    他随便坐在一把凳子上,背靠着墙。眼珠转动,总情不自禁地往床上的人儿瞧去。

    别看了。夏怡昭在心底喝住自己。这种情绪波动实在怪异。

    再也坐不住,负手往门外走去。

    踏出房门,他忽而顿住脚,什么不同?

    他用力嗅了嗅,对。气味。空气中的气息是夹杂着泥土花草芬芳的。而他房间里的则是一股淡淡幽香,跟那个女人身上的幽香融为一体。

    夏怡昭眉头一皱,自己身上也有那个味道!

    是了。昨天抱她回来,又为她输入真气,又为她检查身上的伤,自己守了整整一夜,到现在也没有合眼。

    他从不做没有回报的事情,等那个女人醒来看看她拿什么报答他!想到此,他眸中带几许邪味,嘴角勾起。

    以身相许!夏怡昭脑海里浮现过这几个字,然转瞬即逝。

    许什么许!那身材板,除了皮肤好点,滑点,嫩点??????脚趾头粉粉的,小小个,好像珍珠,还会动?????

    “嗯哼!”他为自己的想法尴尬假咳一声,暗骂自己的污秽,是不是太久没碰女人?怎么尽想这些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画面。

    难道跟这个女人相处了一夜,他也被传染了神经质?

    “太荒唐了!”夏怡昭闭上眼睛想要调和一下气息,偏偏那个人就是不放过,夏怡昭打死都不愿再忆起的一幕又浮现脑海里。

    纱幔遮隔着,女人的美背如雾里花,朦朦胧胧却近在眼前,她轻掬着水,一下一下。那水珠时而慢慢滑过雪肌时而驻足原处凝结如亲吻着光洁的肩。顺势的看下去??????让人忍不住遐想,若转过来又是何种旖旎姿态。

    “啊??????”一声低吟逸出薄唇,夏怡昭已然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某处在不停叫嚣,胀疼得厉害??????如果,如果那个女人醒着的,他一定一定要把她抓过来直接捣她个七荤八素,天翻地覆,求死不能!!!

    那个感觉越来越迫切,夏怡昭觉得自己肯定是生病了,还病得不轻!

    “对,一定是生病了。不然怎么会好端端的救人,还让她睡在自己床上。谁都知道我有洁癖,洁癖!洁癖这种东西分精神上,分身体上,还包括不会让别人轻易触碰自己的生活必用品。早知道会引发这一串的恶劣连锁反应,当初就应该直接不管她和孟白云,任其在鬼坡自生自灭,带回来干嘛。这个祸害。”夏怡昭从开始的自言自语说得越来越激动唾沫横飞。

    “啊不,带回来救她可以,然后把她和孟白云丢在那杂草从中肮脏凌乱的破草屋里面去。”

    “不对,不能把她和孟白云丢在一起,那不是便宜他们两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