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19 吃味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侍女红妆过来送药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画面。

    她家公子爷,对着空气说话,说得无比激动,说得唾沫横飞。重点是堂堂七尺阳刚俊朗的公子爷手插着腰,是插着腰啊!那不是街头巷尾的刁妇才应该有的动作吗?

    坏了坏了。公子爷是不是被鬼坡的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不然怎么会无故抱着一个女人回来还睡在床上?现在还会自己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

    “爷?爷?”一声没有反应,红妆不由调高音量。

    夏怡昭猛地回头,红妆正用一阵古古怪怪地眼神看着他:“爷,你没事吧?我刚才看见你一个人说话。

    闻言,夏怡昭脊背一僵,心里万马奔腾。却淡淡道:“是你听错了。”两只眼睛煞有深意地看着她,再重复一遍道:“是你听错了。语气虽柔,可似乎总有几分警告威胁意味在里面。

    “只是??????”红妆嘴唇动了动,睇到夏怡昭的凛冽眸光后,她的心咯噔一下,忙说道:“是,肯定是我听错了。”

    只是公子为何脸发红得厉害?

    红妆自然是不敢再多嘴,放下药就退下去。

    脚步声渐行渐远,夏怡昭又望了一眼确定红妆走远,又望了四周边,确定没人才用力发泄似的踢了脚下尘土。这有时候啊,人要是倒霉,喝水都会塞牙缝,一脚尘土没踢出去,倒叫风吹了眼睛,迷了双眼,嘿,真得该呐。

    兰璃玥只觉得自己是睡了好久啊,醒来时通身舒坦,用力伸了一个懒腰。

    “碧?????”她像往常一样唤着碧衣,衣字还没出口,她觉得不对,大大的不对。

    “这是哪里啊?”

    她掀起被子起身,环顾四周,房间陈设不见华丽,屋内器具简单,桌椅床榻均是以古朴清雅为宜,雕琢及简单却颇见匠心。透过格窗的缝隙,能望见枝头翠绿的新叶。

    “倒是挺清雅的布置。”兰璃玥夸道。

    嗯?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兰璃玥的黛眉拧得死紧。用力拍了下脑袋,糟了!

    十里鬼坡发生的事情如零散碎片快速拼接回到她脑海里,她受伤摔在地上,孟白云也受伤,夏怡昭没有受伤还见死不救!这冷情寡意的男人!

    “我醒来在这里,孟白云呢?他在哪里?”兰璃玥开始担心起来,她急急忙忙开门欲寻孟白云,出门刹那鼻子撞到一堵人墙。

    “哎哟!”她摸摸吃痛的鼻子。“嘶,好疼。”眼泪都要掉下来。

    “像无头苍蝇瞎撞什么!”

    不悦的声音响在头顶上,她目光顺着声源上移,对上对方正拧眉不悦看着她的脸。

    “啊。”兰璃玥惊叫了出来,“风君,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住的地方,我不在这里要在哪里?”夏怡昭突然一脸玩味,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话音未遁,她有点后知后觉。

    这里是他住的地方?不言而喻,她是他救的?

    原本还在心中偷偷骂着人家薄情寡义,听他一说,心底不由生出几分好感来,夹杂着之前的仰慕,兰璃玥的一阵小脸瞬间柔软起来,娇羞地看着他。

    他似是刚沐浴完,穿着粉色的薄衣,外披半透明色的纱质轻袍,映衬着他越发、越发娇嫩啊,发丝还未全干,就这么随意披下,身上淡淡的木叶香味,着实好闻,

    这人真是妖孽啊。

    “看够了吗?还满意吗?”夏怡昭倚在门边,擒着笑,眼里几分兴味闪烁着。

    闻言,兰璃玥赶紧收回火辣辣的眼神,真是丢脸啊,口水都差点滴下来。

    “嘻嘻嘻??????”兰璃玥尴尬地皮笑肉不笑,“嗯,风君,孟白云呢?”

    “你对他很关心?”夏怡昭没有直面回答她,而是有意无意地把玩着手中一枚玉扳指,话语缓缓柔柔,细听之下多了几分刻意。

    “是啊。我和他从小玩到大,他事事都让我。”兰璃玥笑道,说起孟白云对她的好,那简直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夏怡昭眉毛一挑,咬住了牙根,笑道:“哦,原来是青梅竹马?”

    “嗯,可以这么说吧。”兰璃玥骄傲地道。“他是个很好的人,又体贴又善解人意又会说话又斯文又能把全部好吃的留给我轻功又俊功夫又好,全天下的好都用来形容他也不为过呢??????”倘若孟白云听到她将全宇宙的好话都用在他身上,他不知作何感想,是毛骨悚然,还是暗自发奋争取做那样的人?

    夏怡昭的嘴角狠狠一抽,手中的玉扳指快让他捏碎而不自知。

    他依旧笑道:“这么说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玥儿??????”夏怡昭忽而笑得媚色无边,“你道我比孟白云如何呢?”

    还在心里酝酿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他就是不想听她这么夸孟白云,好什么好?他夏怡昭阅人无数,难道还比一个小丫头片子差不成,她说那孟白云这么好,他怎么就看不出来?

    “??????”兰璃玥一时无语愣在那里,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

    夏怡昭见她语塞,心底猛然烧起一串无名火。

    两人的眼神一时缠得如漆似胶,一者不解茫然,一者如有怒如有恨如有火如有气。空气中,一股别样气息酝酿着,气氛陡然变得寂静无声。

    “风君,孟白云在哪里啊?”

    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看不清局势,火上浇油的。

    夏怡昭心中的火就这么被兰璃玥加了油蹭蹭往上串串地烧。冒着熊熊大火,心肝脾肺肾都无一幸免。

    兰璃玥还不自知,就这么满心满眼等着夏怡昭回答。

    “??????”夏怡昭终于大怒,哼地一声用力关上门。

    砰!

    兰璃玥觉得这夏怡昭简直是莫名其妙极了。

    她拉开门,追了出去。

    夏怡昭转出房门,脸绷得比臭豆腐还臭。他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他根本就是手贱,救了这么个白眼狼。

    他是她的恩公,她醒来第一件事情不是应该要感恩吗?她没有!

    她亲眼见过他与孟白云动武,她醒来没问他有没有受伤,反倒是一而再再而三问孟白云在哪里!

    白眼狼!

    夏怡昭越想越怒,他想抓住这个小白眼狼狠狠教训一顿。

    他又怒冲冲地往回走。

    赶上兰璃玥急冲冲地追出来。

    于是乎,急冲冲的姑娘撞到怒冲冲的公子。

    姑娘败。

    “啊,好痛,又撞到我鼻子。”兰璃玥捂着吃痛的鼻子飙泪。她的鼻子今天到底是受什么劫难,同个地方撞到同个人。

    夏怡昭才不管她此刻模样,一把拽过她的手臂,冷声道:“跟我进来。”

    房门再一次“砰”地关上。

    兰璃玥被夏怡昭的臂力一推,就这么送摔在床沿边。

    “你干什么!”兰璃玥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也激得怒了,口气恶劣道。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说我要干嘛。”夏怡昭怒极反笑。“再说了,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为了你,我耗费不少真气。在你身上拿点报酬也是应当吧?”

    “是、是这样没、没错。”兰璃玥警惕地盯着他,可他那样子不像是要谈报酬的事情啊。

    那样子像极饿狼要扑绵羊的表情呀??????

    看着眼前渐渐放大的俊脸,擒着邪恶的笑。兰璃玥全身毛孔都竖立起来,她第一反应就是要爬起来夺门而出。

    那种强烈的心慌意乱,她形容不来。但是她知道,身体的不自觉后怕,手脚的颤抖都在告诉她,此刻很危险,不,是这个男人很危险。

    “风君,你给我站住!”兰璃玥终于把心底的害怕怒吼出来,泪珠倔强地凝结在眼眶里,不肯掉落。

    夏怡昭甫一愣住,生生止住脚步。那女人含着眼泪紧咬着唇,欲言又止,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眼底的怯意明明是害怕他的,却逼着自己直视他,双手紧握成拳,一股子的倔强!

    正是那股倔强刺痛他的眼,夏怡昭感觉心脏处划过一抹异样,说不出的闷。再纵有千万种的心思也在那瞬间化成烟云散去。

    他厌恶此刻兰璃玥眼底的怯意。她看他的眼神应是如初见那般痴迷,热情,娇羞。

    “跟上来,带你去见孟白云。”夏怡昭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兰璃玥一时间缓不过神来,对夏怡昭的蓦然转变不明所以。

    但她没有再给自己任何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孟白云的安危更为重要。

    她迅速站起来,小跑跟出去。

    不知转了几弯,她又撞上夏怡昭的背,正奇怪他怎么不继续往前走,却见他立定在一茅草屋前,神情冷酷。

    兰璃玥立马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她抿了抿唇,表情凝重,这茅草屋破烂不堪,白云那时伤势比她更重??????

    那个美好的英俊的翩翩多情少年郎曾经将她呵护在手心里,而今,而今,他就在茅草屋里,也许是生死未卜,也许是??????是什么,她已经不敢往下想。

    夏怡昭冷然出声:“他没死。”

    短短冷冷的三个字却如定心丸安了兰璃玥的心。她知道风君子一言九鼎,她知道他必定不屑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