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0 条件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谢谢。”兰璃玥再不多话,推门而进。

    印入眼帘的一幕使得兰璃玥心酸不已。

    孟白云背靠着厚厚的草堆,几根杂草勾在凌乱不堪的发丝上,憔悴苍白的面容紧闭着双眼,削尖的下巴胡渣丛生。衣服上的斑斑血迹,昭示着他曾受过重伤。

    兰璃玥当下眼睛一热,眼泪如珍珠断线不停掉落。

    她轻轻扶起孟白云的头,枕在她手臂上。

    “白云、白云,别睡了,醒醒。”兰璃玥无声呜咽,怎么也唤不醒昏睡的人。

    她自责极了,若不是为了护她周全,以白云的身手是绝对不会受这样重的伤,是她任性胡闹,不听话。想起临走前大家劝她的话,果然是她成了白云的负累,否则白云又岂会受这种苦。

    孟白云,呵,孟白云又岂会不知。他只是不愿意拂了她的意,只是不愿意看到她的失落,一直以来都是他在由着她,陪着她,任着她胡闹。

    “风君,救救他,好不好?”兰璃玥转向后首的夏怡昭,梨花带雨地哀求道。

    “凭什么?”夏怡昭掀了掀薄唇问道。

    “我、我不知道要你凭什么救他。”兰璃玥呐呐地开口,几行清泪挂在脸上,看着夏怡昭的眼神如受伤的小鹿无辜又无助。

    夏怡昭心里有说不出的不痛快,大步上前拽起兰璃玥的手臂,不顾孟白云直直地摔在地上。

    兰璃玥心疼孟白云昏迷的弱势,本能地想去捞住他,无奈被夏怡昭的大掌牢牢抓住。

    夏怡昭凑过脸来,嘴巴咧得大大的,嘴角的笑意并未达到眼底。他哼声道:“我能救他,也愿意救他??????”

    “真的吗?”兰璃玥眼睛咻地明亮,像是黑暗里找到一丝光明。

    “呵呵,别这么着急。我可是有条件。”夏怡昭语气变得慢条斯理起来,眼里蓄起的邪恶令人毛骨茸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兰璃玥心念着孟白云的伤势急需救治,一口答应。

    夏怡昭却笑得更加肆意,他手指头勾起兰璃玥的下巴,热息喷在她脸上,一字一字道:“独拥佳人一夜。”

    闻言,兰璃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瞪大的双眼不解地看着夏怡昭,他怎么会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

    独拥佳人一夜,这六个字像是个魔咒猛然打入她心海,刹那间波涛汹涌,搅得她心头十二万分的凄凉。

    她独自咀嚼掉这份苦楚,艰难地开口道:“好。”

    一句话只有一字,好。

    好个好字。夏怡昭暗暗咬牙恨道,整张脸变得寒冽冷酷起来,周身散发着无比危险的气息。怒啊。

    “哈哈哈??????”夏怡昭放声大笑,却说得咬牙切齿:“你们当真是青梅竹马的情深义重,他护你周全而受伤,你为他救他而出卖肉体。当真是绝配。”

    他顿了顿,又道:“不知孟白云醒来发现自己是要靠心爱的女人出卖自己的身体方能活命,他作何感想?嗯?”

    “不!你别告诉他。”兰璃玥立马打断夏怡昭的话,她抬起头,直视着这个男人,他好看的长眉入鬓,性感的薄唇,迷人的俊眼。有着这样美好的一切的男人正在用最卑劣的手段逼她。

    “风君,当真看错你了。”兰璃玥怒吼一声,眼泪掉得更欢。

    “哦?”夏怡昭似不在乎地淡道:“那又如何?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兰璃玥只觉得浑身上下被人羞辱了一番,再被赤裸裸地丢到大街上令人围观。

    她愤然擦掉眼泪,露出娇柔妩媚的笑来,腻声道:“是呀,风君说得对,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但愿你能令我满意!”夏怡昭邪笑地上下打量她,毫不掩饰眼里的火热。

    兰璃玥依旧笑得灿烂美好,唯独心底像打翻苦酒,荒芜得痛不能言。

    “那是自然,只是还望风君子大肚能容,再帮小女子保密,不让孟白云知悉这件事情。”

    “哦??????”夏怡昭故意拖得尾音长长,肆意胡说着最伤人的话,“怕他知道你不是处子后不要你,又或者是你还有其他说法能打发他?啧啧,这样的殚精竭虑是看上孟白云的家世背景还是你对他的情深款款?”

    兰璃玥自动性忽略掉这难听的话,一抹苦涩赫然涌上心头,嘴角的笑越扩越大:“这就不劳风君子操心。”

    夏怡昭就是不愿意这样放过她,他恨极了她此刻的笑,他恨极了她为孟白云的牺牲,假如今天是别人要救孟白云提出这样的要求,那她是不是也要依言婉转于他人身下?他向来不是多管闲事之人,为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的破例,他觉得这已经是够了!

    他简直要烦躁到极点,发出如野兽般的怒吼。

    他跨一大步上前,捞住兰璃玥的腰紧紧禁锢在自己胸前,大掌压住她的后脑勺,欺上去发泄般用力地咬住那柔软而美好的红唇。

    带着愤怒,带着烦躁,带着占有。

    “不、要。”兰璃玥的声音被他的霸道翻搅得支离破碎。她奋力摆脱他的纠缠,“不要,求求你。至少不要在这里。”兰璃玥羞得泪如雨下。

    她无法想象挣扎在生死边缘的孟白云如若醒来,看到这一幕是不是又气晕过去?他那样骄傲的一个人,怎会容忍自己屈身救他?

    “害怕了?”夏怡昭的薄唇故意摩擦过她的小巧耳垂,放低声音,气息有意无意喷落在她的耳鬓。

    兰璃玥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慌乱。可惜夏怡昭如鹰的眼眸早已将她牢牢锁住,不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

    似是满意她的反应,夏怡昭心情变得愉悦起来。忽而又笑道:“今天这笔账记下。”

    兰璃玥方才松了一口气。

    这时,躺在地上的孟白云似有动静,紧闭的眼皮下转动着眼珠,眉头紧皱,口中发出微弱的声音。像是低语,像是呢喃。

    兰璃玥大喜,连忙趴在地上,耳朵靠近孟白云的嘴,想听清他说什么。

    “没用的,如今的他正处于昏迷状态,对于外界的一切,他毫无知觉。”夏怡昭难得好心地解释道。

    兰璃玥将孟白云轻移到草堆上,拿掉他头上的杂草。继而站起身来,立定在夏怡昭面前,柔声哀求道:“风君子,求你了好不好,现在救救他?”

    “从风君到风君子的称呼改变,是否昭示着你与我的距离变得疏远?”夏怡昭又开始顾左右而言它。

    是。兰璃玥在心底默认。当他提出独拥佳人一夜的要求后,他便不再是自己心中的风君了。她心中的风君是谪仙般的人物,美好温暖。而眼前的他,就像是以看着自己和孟白云像是受伤的猎物互相舔着伤口为乐趣的猎人。

    她不敢再痴迷,不敢再热爱。

    猎人都是最厉害的弓箭人,她怕,怕有一天他的箭对准她的胸口,毫不犹豫的射中。

    “不说话是默认?”夏怡昭太不满意她的沉默。瞧她,像是受委屈的小媳妇,黯然垂下的双眼,双手绞着,分明是满腹的委屈无处可诉。

    “再不说话别想我救他。”夏怡昭耐性简直要磨光了。他何时要这样循循诱导一个女人说话。

    听到夏怡昭话里含着的怒气,兰璃玥当真害怕他会撇下孟白云,见死不救。

    立马摇摇头,道:“不,风君。请你救他!”

    “是不是只有提到孟白云,你才愿意开口说话,才愿意改变对我的称呼?”夏怡昭又开始暴怒:“本爷不想救了。”

    “你说话怎么能出尔反尔?”兰璃玥急了,明知不能在此刻与他起争执,却偏偏忍不过心底的气愤。“人命关天,你怎么可以如此儿戏!”

    “哼。”夏怡昭怒哼,开始口不择言道:“本爷有条件在先,是你还未遵守承诺在前,凭什么要本爷先救人。”

    “独拥佳人一夜。”兰璃玥竟不知自己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再次重复这句话。

    两人相隔不远,夏怡昭能清晰地听到兰璃玥因害怕而引起的颤抖声音。像是大海中漂浮的孤木,无助极了。

    “是。”夏怡昭肯定地答道。

    “不必等到夜晚,就现在。”兰璃玥再度鼓起勇气牵起夏怡昭的手放在自己胸前。那手掌隔着衣物传来的热度烫红了兰璃玥的脸,一颗心砰砰砰跳个不停。

    “不担心孟白云醒来?”夏怡昭盯着她的红脸嘲讽道,大掌却是毫不迟疑地覆上她的丰盈。“还不错,满手呀,真是惊喜!”

    “想必风君子不会有被人窥视的喜好。”兰璃玥又羞又怒,别开脸去。

    “孟白云不曾如此对待你?”他邪恶地用力握住,俊眸盯着她看,只见她俏脸由红转白再变成红色。

    “我与白云清清白白。”兰璃玥不知他为何一再言语相欺,为何要侮辱她与白云的情谊。

    “真是懂得维护你的情郎啊。”夏怡昭讥讽道。“但愿你不悔今日之决定。”

    说罢,掠过她的细腰反扛在肩上,大步走出茅屋。

    兰璃玥以为他是要带她回房间,却不料夏怡昭几次踏花飞去,两人停身在溪边处。

    夏怡昭随意将兰璃玥丢入溪水里,那表情毫无怜香惜玉,像是丢弃自己不要的物品。

    “咳咳。”兰璃玥猛然吸入一口溪水,瞬间心肺疼痛起来,“我不会、游、游水,咳咳。”她本能地呼救,拼命地挣扎,想抓住水来保住自己下沉的身体,却是什么都抓不住,她拼命地拍打着水花,脚一痛,抽筋了,渐感无力,任由水没入自己的口耳鼻。最后一眼是夏怡昭擒着坏笑双手抱胸看着她的狼狈。

    夏怡昭,你这个变态!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