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1 悸动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岸上的夏怡昭看着渐渐没入水中的兰璃玥,心中一闪而过的悸动无法抓住,是什么,令他如此心慌不已!

    他飞身扑入水中,溅起大大的水花,如鱼儿般穿梭在水里找寻那一抹娇柔。

    女人,你可别给我真死了。否则,否则。没有否则,你必须活着。

    如愿地抓住心中所盼的娇柔,准确地覆上她的口,度气过去。一把搂住她的芊腰,往岸上游去。

    夏怡昭将兰璃玥平放在地上,双手按在她的腹部,按出她吸入体内的溪水,不停地为她度气换气。

    夏怡昭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在兰璃玥的脸上,喊道:“醒醒女人,醒醒、醒醒。”

    着急的叫唤声伴着噗通的心跳声,夏怡昭分不清楚从额头滴下来的是紧张的汗水还是清凉的溪水。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静静躺在地上的人儿。她衣裙湿漉,紧贴着身躯,勾略出美好的曲线,额头上,发上,还有不断滑过的水珠。双目紧闭,嘴唇发白。

    他怕,真怕。

    “醒醒,玥儿。”夏怡昭将她拥入怀中,耳鬓厮磨,低声唤道:“玥儿,醒醒。”

    久唤无回应的状态使得他耐性全无,夏怡昭将她扶正,一掌紧贴她后背,源源不断的真气缓缓输入她体内。

    兰璃玥只觉得周身流动着一股热气,温温暖暖,没有害怕惊慌,只有平静。是白云救了他吗?不,白云还未醒来。

    难道是他?怎么可能,那个男人不是站在岸上擒着坏笑看她的惊慌失措吗?他怎么会好心救她?他就是那个始作俑者。

    抱着这样的好奇心,兰璃玥勉强睁开眼睛,朦朦胧胧中想看清谁的脸。慢慢地模糊的感觉变成清晰的轮廓。

    兰璃玥愣愣地看着对方许久,方不解问道:“为什么?”

    夏怡昭眉毛一招,笑得无害:“没有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为什么把我丢到溪水里?”兰璃玥不由提高音量,说着眼泪又吧嗒掉下来,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光才罢休。

    “真是爱哭鬼,怎么我现在才发现!”夏怡昭怜爱似的擦拭着她的脸。“冷吗?”

    “不冷。”兰璃玥赌气地别过脸去,不让他触碰。“不用你管。”

    生硬的拒绝使得夏怡昭手停顿在半空中,不由怒从中来,用力扳正她的脸,禁锢在手掌之中,冷声道:“不用我管,谁管。难道孟白云?他还躺在那里是半个死人!”

    明知道这样的语言会再度伤到她,可就偏偏不能妥协,说点她爱听的话。

    意料之中的反应,兰璃玥如同被踩到尾巴的猫,气急败坏地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骂:“夏怡昭!你这个混蛋,三番两次地欺负我。你当我好欺负我啊,白云跟你的武功不相伯仲,要不是你偷描金扇,白云又岂会被你所伤。你凭什么高高在上的姿态,你凭什么欺负白云!”

    一声高过一声的质问,怒气冲冲。

    “骂完了?”夏怡昭双手抱胸,惬意姿态,丝毫不恼她的指责,慢悠悠地擦过满脸的唾沫:“你说的都对,我也不否认,可事实是只有我能救孟白云。”

    “哼!”兰璃玥怒哼一声,“我再也不会相信你是真心救白云,我会另寻高明为白云医治。你再也没有机会以此羞辱我与白云。”

    “有骨气!”夏怡昭点点头,表示赞赏。顿了顿,又道:“被描金扇所伤,你就算倾碧血山庄全部人力药力都无济于事,除非??????”

    “除非什么?”夏怡昭的故意停顿成功引起兰璃玥的注意。

    “除非你们能找到第二件梦锦衣。”

    “这么说,你手里有梦锦衣!”不是疑问,而是陈述。

    “聪明。”夏怡昭又笑。他真是善于抓住她的弱点啊。

    兰璃玥绝对相信夏怡昭所说的每一句话,描金扇不是凡物,白云被它所伤至今未醒,可见其厉害。偏偏只有梦锦衣能救他,这该死的风君就是看中这点才会三番四次地恶意捉弄她。

    兰璃玥真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这一切一切都是她自己闯出来的祸。

    “是不是那个以后、你就真的会救白云。”兰璃玥羞煞了脸,到嘴的话怎么也问不出口,整张脸火烧火燎的。

    “什么以后?”夏怡昭明知故问,就是爱看她羞的模样,别样风情。

    “就是、就是你自己说的。”兰璃玥捂住双眼,从指缝中看他。

    这个人,怎么自己讲的还要装傻当不知道。

    “哦,独拥佳人一夜?”夏怡昭恍然大悟帮她补充道。

    “那就、就今天吧。”兰璃玥低低地声音带着凝噎的尾音。

    救白云,一个人做事一个当。兰璃玥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夏怡昭睨了她一眼,明明是慌张无措的,却要装出一派大无畏的精神来。他看着就不爽。

    他一把扯过她,兰璃玥来不及防备猝然摔坐在他腿上,还是以跪坐的姿势。

    这样一来,两人竟成了面对面,兰璃玥惊慌地想移开,不料夏怡昭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往怀里一带,兰璃玥头碰到他的额头,咚一声。兰璃玥刚想开口,夏怡昭又欺脸而近,两个的唇就这样碰到一块,如蜻蜓点水。兰璃玥似着火般的反弹开来,咬着唇看他,气氛一时无语。

    夏怡昭哪里就这么简单地放过她,他欺身而上,压住她的后脑勺向他靠拢,加深这一刻。兰璃玥不敌他力气大,只得放弃挣扎任他摆布,眼眸合上的那刻,她觉得天地都在颠倒,自己如海中的一叶扁舟,飘飘浮浮心不定。

    夏怡昭明显感觉怀里的人儿安静下来,却还是全身紧绷。他轻笑,抱起她走向最近的房间。

    兰璃玥连睁开眼睛的勇气都没有了,她隐隐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小手紧攀住夏怡昭的肩膀,那一刻心与他肩膀上的衣服都皱成一起,更别提坦然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她想,她要与风君,她要与风君??????

    这世上的事情百转千回,记得当时初见风君,她满心满眼都是他,只消他侧目而来的微微一笑,她便觉得冰山都融化了;醉酒夜蒙蒙细雨,如谪仙般的他,那次他误打误撞闯入香闺恰巧碰到她在沐浴,女子的该有的美妙都被他一眼望尽,清晰地记得他浅浅碎碎的吻落在自己唇上的酥痒,那时的眼里心里何尝不是她?

    或许,他们之间的纠缠,从那初见就已经注定,究竟是缘是孽?

    只听见门被打开再迅速被关闭的声音。

    兰璃玥全身发僵,蹙起的秀眉紧紧锁住,深浅不一的呼吸声再再泄露她此刻的分外紧张。

    夏怡昭但笑不语,覆身上去。

    高大的身形遮去她的小巧玲珑,彼此身上的衣衫不知是谁的先落地,重复叠在一起,像是老树的藤条支干盘根错节。

    兰璃玥只觉得天在摇,地也在摇,她死死地攀住夏怡昭的肩膀,体温相融时才发现自己心中那一叶扁舟俨然已靠岸,驶入避风港。

    屋外骄阳如荼如火,照得一室暖香。

    不知过了多久,兰璃玥才沉沉睡去。

    醒来时,身旁已不见夏怡昭的人,只有床头边放着一套干净的男装。

    兰璃玥不顾身体上的不适爬起来,连带扯下一条绢段,绢段上的鲜艳红色刺疼她的眼睛,一抹苦涩赫然湿润眼眶。

    她吸了吸鼻子,拍拍自己的脸,勾起嘴角微笑,是自己选的,不能后悔,不能哭。

    男装穿在兰璃玥身上并不合适,手脚皆多出布料,松松垮垮搭在身上,总觉得不伦不类,她多卷了几个袖子,才勉强能行动。

    兰璃玥第一件事就是想找到夏怡昭。她分不清楚是在发生这一切后纯粹想见他还是要求他去救孟白云,或者两者皆有。

    吱呀打开门去,才发现天已经黑下来。

    兰璃玥暗骂自己没用,居然沉睡过去,这里的环境她不熟悉。当时夏怡昭抱她来时,她是闭着眼睛的。

    她只记得孟白云所在的地方不远处有溪。顺着这个方向,她一路听声,想辨别溪的方位。

    “你想去哪里?”背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

    兰璃玥脊梁一僵,她认得这道声音的主人,只是一时间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她慢腾腾地转过身去,假装自然地打个招呼:“风、风君。”

    “我问你要去哪里?”夏怡昭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心中冒然促起无数火苗。

    “你想去找孟白云?”夏怡昭断定她是要这样做。

    不是,我想找你。我想见你。兰璃玥站定在原地,喉咙后来回滚动的话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夏怡昭见她不回答,心中更是来气。瞧瞧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孟白云。他却像个傻子一样,担心她未经人事却突临云雨后的身体不适,担心她醒来会饿着肚子??????如今看来,她压根没有出现他担心中的任何一种,是他白费神,瞎操心了。

    他端着托盘,一瞬间将两端碎成粉末。饭菜,药瓶纷纷撒落地上,发出乒乓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