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2 孽缘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你没事吧?”兰璃玥第一反应就是上前抓住他的手,查看有没有受伤。

    夏怡昭哼地一声,冷冷隔开她的动作,不断追问道:“我问你想去哪里?”

    兰璃玥对于他的坚持感到特别无可奈何,这是孩子性发作?见他满脸的固执,她在心底无声叹息,方才启唇道:“我不是要去找白云,我只是想找你。我醒来时就不见你。”不见你的时候心里空落落。这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哦?”夏怡昭狐疑地看着兰璃玥,判断她这句话有几分可信度。“你找我做什么?”

    “不做什么。”

    “难道你不想知道孟白云的伤势?”夏怡昭绕了一圈又回到原话题。

    “想。”兰璃玥干脆答道。

    “哼,果然!你还是一心牵挂着他。”夏怡昭冷笑道。

    兰璃玥沉默着,不做任何辩解。

    “也是,你我之间毕竟是个交易。交易嘛,各取所需罢了。”夏怡昭冷然道。

    “你是这样想的?”兰璃玥连手都开始抖了,她以为,她以为他们之间至少还能有点什么。瞧这个无情寡意的男人说什么,风轻云淡的一句话,不过是交易。呵呵呵,交易!

    兰璃玥的心脏突然疼痛起来,痛得无法呼吸,连带身体上的不适渐渐清晰起来,她缓缓蹲在地上,头却抬得高高的,努力地想把某种湿润的东西渗回眼眶里去。

    她一直想着,不能哭,不能哭。

    夏怡昭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陷入这样的迷境,一个怪圈里打转,怎么都转不出来。他心底是愿意相信兰璃玥与孟白云之间是清白的,可是那种强烈的占有欲使得他不能不出口伤人。他终究是介意她对孟白云的关怀。

    眼看着蹲在地上瑟瑟无助的女人,他的手紧握成拳,终于还是松了松。

    “孟白云已经走了。”

    “这并不意外,堂堂风君子,自然是说话算话的。”

    夏怡昭眉头一皱,并不喜欢她这样的回答,那语气仿佛在谈论天气,极淡极淡,尤其是明白他救孟白云的前提条件是什么。难道她就不在乎吗,她不该为自己说点什么或者讨一个名分?

    名分?夏怡昭突然吓出一身冷汗。对这个女人许一个名分,他真会答应吗?

    那凝儿怎么办?想到凝儿,他的脸色不由柔和起来,是啊。那是世间最美好的女子。今生定不可辜负她。

    “即是如此,我也该走了。”兰璃玥起身,敛去一身的哀伤,再看他时,眼神平静得无波无澜。

    “走?哈哈哈哈,对对对,兰大小姐是应该走了,交易完了,自然是没有留下的理由。”夏怡昭负在背后的双手握成拳,青筋暴凸。

    兰璃玥再没有说话,只是报以一笑,转身刹那,再也抑制不住的泪珠滚落,滑过双颊坠入泥中消失不见。

    夏怡昭望着那一抹纤细的背影越走越远,再控制不住爆发的情绪,一掌扫在旁边的树木,那树木竟生生折断。

    “该死的倔强女人。”他怒骂道。

    怒火冲冲刻在夏怡昭布满血丝的双眼里。他挥掌再扫,掌力所到之处,树木全都遭殃。

    兰璃玥,兰璃玥!夏怡昭心中一遍又一遍怒吼着这个名字。他气,他怒。他恨。

    兰璃玥已不知自己还有多少眼泪可流,不知道自己已僵硬地走了多久。她只有一个念头,赶紧离开这里,那个怀抱不是自己的港湾,勿再眷恋!

    前面出现分岔路口,兰璃玥犹豫着要走哪个路口。

    忽然,只觉得身后一阵风掠过,她已被人拦腰抱起,落入温暖的怀抱,鼻间闻到的熟悉的气息。她知道,又是那个孽缘。

    她已经疲以应付夏怡昭的种种行为。她已无力去想,也不愿再深做探究。

    “就这样撩开手,不是很好吗?何必再做纠缠?”兰璃玥深感疲倦。

    夏怡昭不答,俊脸绷得紧紧的。他原是不必多此一举,任由她去,可是当他迈开的第一步竟是不自觉地跟随她走的方向来。

    “闭嘴,别再用言语激怒我。否则我就直接把你丢下去。”

    兰璃玥蓦然地闭上嘴。

    可夏怡昭又不乐意:“说话,别苦着一张脸,好似我欺负你一样。”

    这男人,到底是来干嘛。简直就是来找茬的,她说也不是,不说也有问题。

    所幸闭上眼睛装睡。

    偏偏又有人不如她愿:“别装睡!”

    兰璃玥终于怒了:“放我下来!”

    夏怡昭依言放下她,双手抱胸,看着她气呼呼瞪大的圆眼。

    “你究竟要干嘛。”兰璃玥的好脾气已经彻底被磨光,这样做也不对,那样说也不是,这个男人究竟要怎样!

    “我送你回去。”夏怡昭淡淡吐出一句话。

    轰的一声如炸弹炸开在兰璃玥的脑袋里,轰隆隆。

    她消化好久,迟迟才反应过来,他是说要送自己回去。

    她反复咀嚼着这句话,猜想着这里面会发生的千百种可能性。万一遇到白云,万一遇到爹爹,万一遇到云娘。万一他们知道了什么,尤其是白云。

    不,不行!兰璃玥摇摇头,直接拒绝:“你不能送我回去。”

    “你怕什么?”夏怡昭反问道。

    兰璃玥盯着他看一会儿,知道他是认真的,抿了抿唇,将心中真实想法说出来:“我醒来时,未见到你,我的心里是空落落的。你不是问我想去哪里吗?我那时唯有一个念头就是想找到你,我不知道我是因为关心白云的伤势才想见你还是因为自己想见你。可刚才一路过来,我想清楚了,我是因为纯粹想见你,不止今天,自从遇见你以后,我每一天都想见到你。无时无刻不在想。”

    “可再见时,瞧瞧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以救孟白云为前提条件,你与我??????”兰璃玥没有再接着说下去,她知道夏怡昭已然明白她指得是什么。

    夏怡昭俊脸因她的一番话渐而柔软起来。“刚才为什么不说?”

    “你的质疑已经断定我是因为孟白云才找你,根本容不得我任何解释。”兰璃玥道,复又轻轻拿起他的手,“还好你的手没有受伤。我听见背后的树木应声折断,可我没勇气回头去看,我怕我只一眼便会重新扑到你的怀中。我不知道你对我的感觉只是出于交易还是有其他。我虽是女流,可我也骄傲。我听不得你对我的言语欺辱,也不能忍受你对我的质疑。”

    “我们相识的时间并不长,可在初见时就注定要与你纠缠不清。”兰璃玥说着,动情之处眼泪又掉下来,恰好落在夏怡昭的手掌中。那一颗晶莹,烫了他的手心。

    “我对君有意,有情,可我是爽快之人,也懂得情感之事不能勉强。君若无意,一句话就可打发我走。”

    夏怡昭再再没有想到兰璃玥会说出这番话,他的心如投入一颗石子,轻轻荡起了涟漪,那涟漪一圈又一圈地扩散,轻撞在他的五脏六腑里。

    原本的怒火冲冲也因这番话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抹喜悦跃然于心。

    兰璃玥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夏怡昭,隐隐的期待,隐隐的兴奋。一时间天地都安静下来,耳边只余自己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动声。

    夏怡昭开始变得矛盾起来。他想到凝儿,他许诺过凝儿,这辈子只娶她为妻。日月为证,山海为媒,昔日誓言言犹在耳。

    遇到兰璃玥是意外,后来的种种都是意外中的意外,但他不得不承认,他见不得兰璃玥对孟白云好。他甚至会吃味,会没来由的生气。这种感觉以前不曾在任何女人身上有过。

    夏怡昭不知作何回答,视线匆匆移开,落在别处。

    兰璃玥将其理解为夏怡昭的无意。

    她脸上慢慢聚起了笑意,道:“我明白了,方才的话就当我没说,风君子大可不必往心里去。”

    夏怡昭很讨厌她脸上的这种笑,仿佛带着面具,硬生生地将人隔开,产生疏离感。

    夏怡昭平生第一次有了挫败感,面前的女人,他拿她无可奈何。

    却又听到兰璃玥问道:“剩余的路,小女子自己走,不劳风君子。”

    又是这种该死的疏离感。

    “慢着!”夏怡昭叫住她。

    兰璃玥脚下一顿,并未转过头来,语气生硬问道:“何事?”

    夏怡昭容不得兰璃玥对他如此态度,用力一拽她的荔臂旋身禁锢在自己怀中,咬牙切齿低吼道:“让你走了吗!!!?”

    风君一吼,兰璃玥愣住。

    继而大粒的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抡起拳头在他身上乱敲乱打,无论轻重。

    “你欺负我,你欺负我,你是坏人。”嘤嘤哭泣的人儿。

    “别哭了!”他大吼一声,她的哭声搅得他心乱如麻。

    “你又凶我。呜呜呜??????”

    “别哭了。”男人声调忽然降低十倍。“别哭了。”

    兰璃玥抽噎着,她本就委屈嘛。

    “别哭了,我也挨了你好几拳,该消气了。”夏怡昭柔声哄着她。

    兰璃玥不禁看他,这个男人是在哄她吗?她没看错,也没听错,的确是啊。

    “气是消了。我走了。”兰璃玥睁开他的怀抱,欲走。

    夏怡昭笑道:“现在还舍得走吗?”

    “??????”兰璃玥羞了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