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3 呓语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再舍不得,我也要走了。”兰璃玥一改忸怩,正色道:“他们找不到我,总是会担心的。”

    夏怡昭当然知道她口中的他们是指谁。

    “嗯,我送你回去。”夏怡昭颔首。

    “可是。”兰璃玥尚有顾及。

    “放心,我只护你安全到兰府就离开。”夏怡昭笑道。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不急在一时。“倒是你现在这个状态回去,你不担心吗?”

    “什么?”兰璃玥一时缓不过来,再看看自己身上松垮的男装,不禁吐吐舌头,恍然大悟道:“那怎么办?”

    “跟我来。”

    夏怡昭不由分说又将她拦腰抱起,兰璃玥发现,这个男人最近抱她的频率真是越来越高。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要是累了你就先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夏怡昭替她拢了拢领口。

    兰璃玥当真听话地闭起眼睛倚在他怀里,娇羞的脸,弯起的嘴角,她此刻十分幸福。

    鼻间一点瘙痒,兰璃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哎呀,别闹。”兰璃玥不满地呢喃道,准备翻个身继续睡,手四处碰啊碰,不似以前床榻上的硬度。

    这手感,厚实的,温暖的,坚硬的。

    夏怡昭一脸哭笑不得看着怀中的人儿,她的小手在他的胸膛,肩膀,手臂,甚至脸,头发到处肆虐。

    “玥儿。可还满意吗?”

    含笑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兰璃玥一身的瞌睡虫都被惊跑了,印入眼帘的是一双含笑的俊眸,兰璃玥十分不好意思,巴巴结结道:“我又睡过去了啊。”

    “咦,这是哪里?”

    夏怡昭但笑不语,放她下来。兰璃玥揉了揉惺忪的眼,望眼四周。

    这里像极了女子的香闺,眼前的梳妆台放着各类首饰,胭脂水粉。再往边一点是香铺软床,桌几上摆放着时令花,飘来阵阵香味。左手处有檀木做成的柜橱,从打开的半边橱门可望尽里面满是女人的纱裙衣物。

    整个房间的布置虽是简单却样样俱全。

    兰璃玥眼眸染上一抹幽深,这明明是女子的香闺??????

    “在想什么?”夏怡昭认为女人是不会拒绝漂亮的首饰,美丽的衣物。可眼前的女人只在刚才露出一脸惊喜,而后又重重心事。女人心,当真是海底针。

    “没什么。”声音闷闷的。

    “不许对我撒谎。”夏怡昭眉头蹙起,随手拿起一套女子衣服塞到她怀中,催促道:“快去换下。”

    “不要。”兰璃玥将衣服推回去。

    “又在钻什么牛角尖?”

    “那你先告诉我,这个房间原本的主人是谁?”兰璃玥的声音不由变得尖锐。

    她才不要穿别的女人穿过的衣服,尤其还不知道这个女人与夏怡昭的关系。

    “你爱穿不穿,不穿就滚。”夏怡昭一脸不悦,房间是凝儿的,衣服也是凝儿的。他肯愿意拿出给她穿已经是莫大的特别,她还蹬鼻子上脸。

    房间内突然静下来,没有任何声音,他们甚至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时间静静流逝着。

    “滚就滚。你再也不要拉住我。”不争气的眼泪再度掉下来。

    兰璃玥抬脚就往外跑,没跑几步,手便被夏怡昭抓住。

    “女人!”声音重了几分,表示正处于极怒边缘。

    “女人。”夏怡昭声音沉了沉,而后道:“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你说,以后再也不要听你说。”兰璃玥大吼道,眼眶红了,里面蓄满了泪水。“夏怡昭,以后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你就是王八蛋。”

    说罢,就使劲地挣脱他的手,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了。

    “放手!”

    “不放。”

    两人紧缠住的手如同是一场拉锯战,谁也不肯妥协。

    “你都有别的女人,你还拉着我干什么?”兰璃玥气急了,有些口不择言,“夏怡昭,我告诉你,你就是不如孟白云。至少他对我是真心实意的,不像你,暧昧不明。”

    夏怡昭忽而一怔,随即双眸变得幽深,有些深不见底。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兰璃玥此刻已经被恼怒冲晕了头,哪里顾得上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就是不如白云,不如白云。”

    就在此时,握住她的手突然放开了,手一时空荡荡。

    “滚,立刻给我滚出这里。不要站脏了这里的地。”

    “我也不稀罕这里。是你让我滚的,若再让我滚回来,我滚远了,回不来了。”兰璃玥哭喊着,泪水一下子如决堤的洪水,蜿蜒着整个脸庞。

    而后,她冲出去了房间,一边擦干脸颊上的泪水,一边又哭着。

    而夏怡昭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双眸紧盯着奔跑出去的悲痛背影,一掌拍在旁边的桌几上,突然一声巨响,桌几四分五裂。

    兰璃玥几经周折才跑出幽谷。

    当她失魂落魄狼狈不堪地出现在兰府的时候,云娘正急着掉眼泪。

    一见到她人,便破涕为笑,紧紧搂在怀里。

    “玥儿,你可算回来了。你去哪里了,急死我们大家了。”

    “云娘,让你担心了,我没事。”兰璃玥不悲不喜,淡声道。

    云娘放开她,这才注意到她身着男装,红肿的眼睛像是哭过,一身男装不伦不类松垮的搭在身上,还有领口的地方甚至已经松开。

    “孩子,你这,这是怎么回事?”

    “云娘,你别问了。都过去了,没事了??????”话还未说完,兰璃玥眼前一片眩晕,身形一晃,身体向云娘倾斜过去,人晕死过去。

    恍惚间只听得云娘在惊慌喊道:“玥儿!”

    夜凉如水。

    云娘守在兰璃玥的床边,一刻都不敢松懈。

    这孩子就是太倔强了,和姐姐太像了。这样的性子迟早要吃大亏的。那一套男人衣服究竟是谁的,玥儿又怎会一身狼狈的回来。一切的一切像是迷。

    云娘越想越后怕。偏偏玥儿又不肯多说一句,这可如何是好。

    “不??????”晕迷中的兰璃玥嘴唇蠕动了下,云娘一喜,以为她要醒过来。

    颦眉紧皱,兰璃玥的身子轻轻颤栗着,眼睛没有睁开,不断重复着:“不要??????”

    她脸色一片惨淡,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仿如蝶翼,嘴唇微抿,呓语般地不断喊着什么。额头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看上去虚弱至极。

    云娘心惊,试探性拍拍她的手,方才发现她身体滚烫得吓人。

    “糟了,不好,玥儿又开始发烧了,得赶紧叫大夫来。”云娘心系兰璃玥病情,急急忙忙出门去,

    未发现身后一条黑影趁着她离开之际快闪入房间。

    黑影轻步到床沿边,一探兰璃玥脉搏,不由俊眉紧蹙。

    “不要、不要。”兰璃玥忽地伸手拽住来人的手,声音拔高,失声惊道:“不要!”

    夏怡昭低头看去,发现她眼角隐隐晶莹滑出。

    “不要,求你。”呓语般的声音愈发软弱下来,隐隐带着祈求。

    夏怡昭心中一动,伸出另一只空着的手慢慢抚摸着她的发:“玥儿。”

    “玥儿。”温柔地声音慢慢传入耳朵,兰璃玥奇迹般地不在胡乱呓语,人渐渐放松下来。

    夏怡昭扶正她的身子,源源不断的真气输入她的体内。

    似察觉外面有人来,他赶紧扶她躺下,盖好被子,翻窗而去。

    “大夫,这边请。玥儿她又发烧了。烧得比之前更滚烫。”云娘一脸担忧,恨不得发烧的是自己,替兰璃玥受过。

    “云娘莫慌,稍安勿躁,让大夫看看再说。”兰式林在旁劝说。

    “这,云娘,兰姑娘并未发烧啊,而且脉息稳定,现在睡得很安稳。”大夫一脸为难,这大半夜将他从被窝里挖出来,只为看一个睡得正香的人?

    “怎么可能?”云娘不敢相信地上前摸了摸兰璃玥的额头。老天,前一刻还滚烫的体温现在居然与正常人无异,连呼吸声也平稳下来。

    云娘一脸尴尬怔在原地,不知要如何解释。

    还是兰式林出来打圆场:“好了云娘,我看你呀就是太过于紧张玥儿才会出现幻觉。既然玥儿没事,你也去休息吧,免得玥儿醒来时,你却病倒了。”

    “大夫麻烦你了,我送你出去吧。

    “姐夫,我??????”

    “走吧走吧,你也去休息吧。乖,听话。”兰式林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云娘出房门。

    云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静躺在床上的兰璃玥,难道真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那滚烫的体温绝对不会是假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娘百思不得其解。

    兰璃玥感觉自己作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夏怡昭,衣魅翩翩的在树下等她,等她走近的时候,却发现另外一个美得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依偎在他的怀里。兰璃玥嫉妒极了,大喊着风君,风君,可夏怡昭置若恍闻。她不由追上去,一把剑从她背后贯穿而来,她缓缓回头,顺着剑身的方向看到如谪仙般的夏怡昭。

    她惊出一身冷汗,双眼咻地睁开,熟悉的锦帐,熟悉的床铺。

    “原来是梦,又是这种梦。”她喃喃自语,缓缓下地,为自己倒一杯水喝。

    清凉的茶水润过喉咙,顿觉通体舒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