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4 吐血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兰璃玥推开房间的窗,一片花瓣刚好落下,她伸手去接。

    也是这样的夜,那人就坐在她房间的屋檐,光着脚,与她调笑。

    呵,都过去了,别想了。兰璃玥是这样安慰自己的,顺带把窗户也关上。

    门外传来咳嗽声,伴随着轻扣房门的声音。

    “咳咳,玥儿,你可醒来了?”是孟白云。

    “白云,你伤还没好,不躺着好好休息,跑来做什么?”兰璃玥赶紧扶他进门,他一脸苍白,嘴唇毫无血色。

    都是怪自己害的,兰璃玥心里一阵愧疚。

    “原本是要回去休息,路过你房前听见关窗的声音就进来看看你。”孟白云又低咳两声道:“你一回来就晕倒了,大家都吓坏了。你还好吗?究竟发生什么事?”

    “哎呀,哪有什么事,还不是我贪玩闹的,害你受这么重的伤。对了对了,白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兰璃玥巧妙避开白云的回答,关切道。

    “我已无大碍。”孟白云淡笑道。

    “还说没事!”兰璃玥给他倒了一杯茶,“看你这脸色就知道你肯定是撒谎,你照照镜子看你那个脸色比雪还白。”兰璃玥真就打算把铜镜拿来给孟白云照。

    孟白云轻轻拉住她的手,摇摇了头,正色且担忧道:“玥儿,你我在鬼坡一起受的伤,我的伤是夏怡昭出手救的,可我回到兰府的时候并未见到你,你去哪里?”

    “我、我??????”兰璃玥绞着手指头,一直我不出来,神色哀伤。

    孟白云察觉有异,面上未漏半分情绪,又问道:“玥儿,那日鬼坡夏怡昭曾称呼你为玥儿,在这之前,你们是见过面吧?”

    兰璃玥沉默地看了孟白云一眼,双眸已然染上更深的哀伤。

    “玥儿,告诉我,别骗我。”孟白云抓住兰璃玥的手道,那话音颤颤的,隐带着祈求。“你这次身着男装回来,想必跟他也有关系吧?”

    孟白云说到此处,痛苦地闭上眼睛。

    “玥儿,你、你不应该瞒着我的,我愿意尊重你的选择,可是我不能眼睁睁看见你受伤害而不闻不问。”

    “白云,别说了!”兰璃玥突然出声打断他,“我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我跟夏怡昭也不会有任何的关系,现在没有,将来更不会没有。那套男装,那套男装,你就当它从来没有出现过。”

    “你哭了?你哭了,你那么活泼开朗的姑娘,若真没有与他发生什么,你何至于被我几句话说哭呢!玥儿!”

    “没有,我才没有哭。”兰璃玥狠狠地将眼泪擦拭。用力吸吸鼻子,下逐客令:“白云,你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

    “玥儿,我??????”孟白云欲言又止,他太明白兰璃玥的个性,越是有心事,她表面就越会装得风轻云淡。

    “好,好,我不说了。我明天再来看你。”孟白云妥协道。甫一起身又跌回凳子上去,连带桌几上的茶杯也一起摔在地上。

    兰璃玥吓得一惊。“白云你怎么了?”

    “玥儿,我这不是苦肉计,是真的。”孟白云想笑着说话,鼻间感到一股热流,伸手去碰,还未来得及看清是什么,就听见兰璃玥惊叫起来:“白云,你怎么流血了。”

    “我??????”话还没说完,孟白云不但鼻子出血,就连口中也涌出好多鲜红的血。

    兰璃玥胡乱地将手帕,枕巾拿过来给他止血,却怎么也止不出住。她吓得当场大哭,喊道:“白云,你别吓我啊,对我找去我爹。我去找大夫。”

    “玥、玥儿别去。”孟白云说一个字都气喘吁吁,“听我说,别去。我没事。”

    “你都这样了,怎么可能没事!”兰璃玥趴在他膝盖上嘤嘤哭泣。

    “听我说,我是被描金扇所伤,这应该就是描金扇留在身体里的余招造成的。不要告诉伯父,免得徒增烦恼。”孟白云慢慢解释道。

    兰璃玥已经哭成泪人了。“白云,都是我害你这样的,若不是我,你应该是活泼乱跳像太阳的爱笑郎君。都是我,都是我。”兰璃玥越说越恨自己,拼命地敲打着自己的头。

    孟白云赶忙制住她的手,好言哄道:“玥儿是世界上最美好的女子,白云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心甘情愿的,玥儿别恼自己,也别伤害自己,我会心疼的。”

    “白云你真好,你自己都伤成这样,我什么忙都帮不了你,反而还要你来安慰我。”

    “傻玥儿。”孟白云怜爱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心里暗道:“傻姑娘,为你去死我都无怨无悔。”

    “对了。白云。我有办法救你。”兰璃玥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猛然抬头。

    “好,玥儿不着急。慢慢说。”孟白云点住自己周身两大血脉,暂时克制住血流。

    “我、我听一个江湖朋友说,描金扇与梦锦衣是相辅相成的,也许梦锦衣能救你。”兰璃玥本能地隐瞒了夏怡昭的事。

    “江湖朋友?玥儿何时有了江湖朋友?莫非那人就是夏怡昭?”孟白云眯起眼,冷声问道。

    “不是不是。”兰璃玥害怕他会生气,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你别乱想了,才不是他,跟他没关系。是我一个朋友。就是隐娘认识的,然后我听她的那位朋友说的。”兰璃玥东扯一点,西拼一点。

    孟白云忍着身体的不适,更加狐疑地看着兰璃玥。更加肯定她在撒谎,这事跟夏怡昭一定有莫大的关系。

    “隐娘的朋友又是从何处听来的梦锦衣呢?”孟白云问道。

    “这个,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等我明天去问那个朋友就知道了。”兰璃玥随便编个借口,心虚得不得了。她害怕孟白云知道自己与夏怡昭的交易,会让他愧疚终生。

    她又走到柜子里摸了摸,从深层底下拿出一个药匣子来,“这个万清丹你先服下。”说着也不容孟白云拒绝直接捏住他的鼻子,逼他开口趁机丢进去。

    “现在你是病人要乖乖听话,既然不想惊动我爹就赶紧去睡觉。不然我大喊一声,我爹就来了。”兰璃玥调皮地威胁道。

    孟白云拿她无可奈何,又不能马上问道什么。心里只得作罢。

    兰璃玥慢慢扶着他出房门送至别院,看着他躺在床上,亲自替他晒好被子,连手脚都裹得严严实实地方肯罢休。

    孟白云哭笑不得道:“这酷热天气,粽子般如我,你确定我不会热死?”

    兰璃玥双手环胸,乐道:“好多冰块在这里,怕什么。就是再给你晒上十条被子都不怕捂出病来。你呀,赶紧睡觉,不许再说话,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

    孟白云知道兰璃玥若没亲眼见到他睡觉是不会安然离开的,他乖乖扮演着听话的病人,闭上眼睛睡觉。

    良久过后,兰璃玥看着孟白云渐渐梦乡,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离去。

    在门被合上的那一刻,孟白云缓缓睁开双眼。

    窗外花开无声。

    兰璃玥返回自己庭院中,夜,静悄悄。

    她手环抱着自己,空气中多了一抹叫忧伤的气息。

    下一刻,泪无声落下,风吹过,花香熏染了一身。

    白云对不起,是我害得你这样。你别担心。明天我一定要找夏怡昭拿回梦锦衣和描金扇,彻底医好你的伤,不让你再受这样的折磨。

    白云,为什么我老是给你闯祸,你还要这样包容着我,宠爱着我。我压根就不值得你这样对我。

    她双手合十,仰望着月亮。心中默默祷告着:“孟白云平安无事。”

    孟白云撑着床沿爬起来,他根本睡不着。心里有十万只蚂蚁在噬咬他的心。

    “玥儿??????”他掀起被子的一角,颠步到桌几边,身体又控制不住地低咳起来,孟白云立马捂住声音,害怕惊扰了那仙子般的人。

    他拿起纸笔,手一颤抖,墨汁晕染在白色宣纸上,颤颤巍巍地字迹,一笔一划都饱含情思。

    玥儿,若白云命不长矣,以后再也不能陪伴你左右,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白云视你为生命中的珍宝,此生不能呵护你,是白云之憾。人生那么多遗憾,独独生死最是断人心肠。三十三天,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病,相思最苦。玥儿,还好你不爱我,不爱我。这样我哪怕立刻死去就不用担心你会痛断肝肠。

    我知道你爱上夏怡昭,你可以骗尽天下人,可是你骗不了我,我对你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你的发丝长长几许,熟悉你一个小动作,我就知道你下一步动作是什么。玥儿,这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吗?那你为何不能明白我的情深深几许。玥儿,玥儿。

    情动的悲伤牵动着内伤,孟白云再也抑制不住地大咳起来,手中的帕子满是鲜红,不由哈哈大笑起来:“老天再也不给我见玥儿的时间了吗?这么快,这么快呵。”

    语未毕,他往后一仰,人晕倒在地上。

    静夜中兰璃玥像是听到声响,她第一反应就是往孟白云住的别院跑。心开始慌乱不已:孟白云,不会是你,一定不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