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5 救治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兰璃玥推开门的那瞬间,心脏的血液都停止流动。

    她看到了那个平生爱他惜他呵护他的男人静静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嘴角还残留着血迹。

    兰璃玥被抽空了力气,跪倒在地上,用力最大的力气才能使得向前移,“白云,白云。为什么要躺在地上?”

    她开始笑了,笑得极其温柔:”白云,起来啊,为什么躺在地上!走,我扶你躺到床上去,我们像小时候那样,躺在床上说着彼此的梦。”

    她开始去扶孟白云,可是孟白云一点都不配合,他始终无动于衷地躺在那里,她认识的白云不会这样的,不会任她千呼万唤还无动于衷。

    她开始慌了。

    她大叫:“爹,爹,云娘,云娘,快来啊。白云不理我了。爹,爹,云娘,云娘。”

    声音一声比一声尖锐,一声比一声凄楚。

    兰式林和云娘闻声匆匆赶来时,兰璃玥目光呆滞地坐在孟白云身边。见到他们二人,兰璃玥如握住最后一根救命地稻草,赶紧跑来找兰式林,语气轻飘飘地道:爹,你快点帮我叫醒白云啊,他睡着了,不理我,从小到大,他都让着我,为什么这次不理我了,快点帮我叫他。”

    兰式林将兰璃玥拥入怀中,道:“乖,你先回房。爹帮你叫白云,等白云醒了,让他去看你好不好?”

    “不好!”兰璃玥一下子推开兰式林,大喊道:“我不要,我现在就要白云理我。”

    “好好好。”云娘安抚道,声音柔和:“好,玥儿,来,帮我云娘把白云扶到床上去好不好?”

    兰璃玥依言而行。

    看着躺在床上的孟白云,兰璃玥渐渐明白过来,也许孟白云再也醒不过来,她的眼眶红了,是什么东西湿了她的双颊。

    兰式林不动声色地探了下孟白云的鼻息,心底暗叹道:还好,只是晕过去而已。

    “玥儿,白云只是睡过去而已。别担心。”兰式林松了一口气道。

    “爹,我知道,我知道谁能救白云,你等我,等我。我去带他来。”兰璃玥急急忙忙往外冲,顾不得兰式林在后头喊她。

    她唯一的念头就是孟白云不能出事,只有夏怡昭。夏怡昭说过梦锦衣能救他。

    对,就是夏怡昭。

    她凭着印象中的路还回幽谷,在幽谷里大声呼唤:“夏怡昭,风君子。”

    回声不断响在山谷中。

    在兰璃玥几乎绝望的时候,背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何事?”

    她的心开始雀跃,那种感觉像是身患绝望突然被告知已有救治的方法,兰璃玥扑上去,抓住夏怡昭的手,不由分说扯着他往兰府方向跑。

    夏怡昭冷冷地随着她飞快的脚步。

    直到兰府大门口。

    “究竟何事?”夏怡昭方才甩开兰璃玥的手,声音依旧冰冷。

    “白云不省人事。他快死了。”兰璃玥大吼一声,“是你用描金扇伤了他。”

    “那又如何?”夏怡昭冷声道。

    “那又如何?”兰璃玥瞬间觉得眼前的人是无血无泪的。“是你答应过我,独拥佳人一夜救孟白云,可是我做到了,孟白云却快死了。堂堂风君子,难道说话不算话吗?”

    “我只说救他,却没有说一定能去除他体内残留的余招。”

    “我不管,你说过的,梦锦衣能救他,你快救他。”

    “若我说,我还有条件呢?”

    “好,我答应你。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救孟白云!”

    “你就这么在乎他?”夏怡昭的心中升起一丝恨意,“在乎到牺牲你的终身大事?”

    “终身大事?”兰璃玥愣了一下,不解问道。

    “是!我的条件就是你嫁给我。我彻底去除孟白云身体里的余招,使他不再受描金扇余招的折磨。如何?”夏怡昭含怒的脸竟有了笑意。

    “好。我答应你。”兰璃玥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

    “他在哪里?”夏怡昭问。

    “在别院,与我来。”兰璃玥见夏怡昭有一丝松动,抓住他的手快速往别院跑。

    男女的手相握一起本是这世间最美好的扶持,可是如今的两只手却为了孟白云的伤情而奔跑,夏怡昭的不悦,兰璃玥漠视。

    夏怡昭真的想过,倘若她在那时没有跑掉而是回过头来找他,他一定会将她拥入怀中,告诉她那房间是凝儿的。可是她说他不如孟白云,不如孟白云。前一刻还是发丝交缠的两个人,转眼间她鄙夷地指着他的鼻子说他不如另一个男人。

    可除了不悦,他还能做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愤怒。那种愤怒的来源连他自己都不能肯定是爱或者是恨或者只是男人的征服欲望。越得不到越想要得到。

    兰璃玥脚下生风,没命地跑着。夏怡昭脸色深沉地随她拖拽。身形地移动,他的眉头死紧一分。

    “够了女人!”夏怡昭终于怒了,一把抱起她以轻功迅速往兰府奔去。

    兰璃玥不敢拒绝,不敢挣扎,她不敢拿孟白云的命当作赌注。

    眼前的男人喜怒无常。

    可她竟是爱惨了他,怎么办。

    他紧抿着嘴唇昭示着他此刻的不悦,发丝与她交缠,是那一次的刻骨铭心。

    风声从耳边掠过,兰璃玥放松下来,头依偎着夏怡昭的胸膛。

    “夏怡昭,夏怡昭,我爱你……”嗓音低低,似呢喃似倾诉。

    心悦君兮君不知。

    “到了。”夏怡昭冷漠地将兰璃玥放下来,兰璃玥一时脚软瘫坐在地,夏怡昭只是冷眼一睨,连伸手去拉她一把的意思都没有。

    “告诉我方向。”他是指孟白云的房间。

    “我房间往后小竹林的别院就是了。”

    夏怡昭一跃而上,身影没入黑夜,兰璃玥看着高高的兰府院墙,她开始犯难,又要开始爬墙了吗。

    正当她打算借力使力奋力冲向院墙的时候,耳边一阵叹息声,她被人拦腰截去,再定睛一看,人已在兰府院内。

    “等这事情处理完,我教你武功。”夏怡昭以防她再次瘫坐在地上,一只手还搁在她腰上。

    “听你的。”只是短短三个字,夏怡昭的怒竟然消失无踪,嘴角弯起的愉悦,他抬头看看月亮。嗯,月色不错。

    兰璃玥也察觉到他突如其来的愉悦,但实在担忧孟白云,只好低声开口道:“风君,咱们先去救孟白云再赏月好不好?”

    “好。”夏怡昭一口答应,爽快得很。

    兰璃玥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欸,这个人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

    受宠若惊的兰璃玥调皮地做了个请的姿势,自己如使唤丫头乖乖地跟在后头。

    夏怡昭一见到兰式林就直接表明身份说:“伯父,我乃是玥儿私定终身的未婚夫。”

    一句话说得云娘和兰式林如遭雷击,愣在当场。

    兰式林手抖啊抖,一句话说不成句:“逆女啊,逆女啊!”

    “不是,爹,哎呀,夏怡昭先把白云救醒再说好不好。”兰璃玥跺了跺脚,压根没想到夏怡昭会来这招。真是跳进黄河都别想解释清楚了。

    “什么不是,玥儿,你可是亲口答应要当我娘子的。”夏怡昭瞬间垮下俊脸,委屈得跟小媳妇似得,“日月为证,咱们的海誓山盟还言犹在耳。”

    要不是还要赖他救孟白云,兰璃玥一棍子敲死夏怡昭的心都有了。瞧他的表情,瞧他的言语,瞧他说话的语气。

    “是,没错。你快点救孟白云,好让他能顺利喝上我们的喜酒,顺便跟我们道声恭喜。”兰璃玥见解释再也无用,她决定不费唇舌,来个快刀斩乱麻,四两拨千斤。

    这回夏怡昭,云娘,兰式林全部愣在当场。尤其是夏怡昭,眼神闪烁不定,意味不明。

    “别看了,快救人啊。”兰璃玥急得不断催促。

    三个人似乎才想起来有个生死边缘挣扎的孟白云。

    “是,快请公子看看吧。”云娘首先道。

    兰式林则一脸严肃而深沉地看着兰璃玥,兰璃玥知道背后扎人的眼神,心里骂死夏怡昭,叫他来救人,还是来吓人。

    夏怡昭略微点头微笑,走过去,探了探孟白云的脉息,从袖中掏出一颗药丸,掰开他的下颚,顺势喂进去。“玥儿,半杯清水。”

    兰璃玥递过去清水,只见夏怡昭将清水再佐以一颗药丸混合,缓缓喂入孟白云口中。

    兰璃玥鬼使神差地站在夏怡昭身边问了一句:“需要给他做人工呼吸吗?”

    同时三道凌厉的目光射过来,兰璃玥瞬间觉得眼刀若能杀死人,她此刻已经被千刀万剐,剩余一架白骨。

    她艰难地吞了口水,结巴巴道:“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玥儿,你不要干扰夏公子医治白云,到云娘这里来。”云娘温柔地拉过兰璃玥,又道:“姐夫,想必这时候大家都饿了,我去煮吃的来。”

    “嗯,好。”兰式林点头。

    “云娘,我想吃你煮的面条。云娘煮的面条最好吃。”兰璃玥摸摸自己的肚子,真是饿了,连肚子都发出咕噜咕噜的抗议声。

    “你不许吃!给我回房间面壁思过去。”兰式林脸色一沉,生气道:“姑娘家家的,像你成何体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