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6 使坏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兰璃玥见兰式林真的发火了,她向云娘飘去求救的眼神。

    云娘淑华一笑,上前去:“姐夫,是我把玥儿宠坏了,你别怪她。她与孟公子自小情分就好,现在这样的情境,你让她面壁思过去,只怕她也不能安心,指不定还会闯出什么货来,倒不如让她在这里守着,帮忙。”

    “唉,云娘你,唉!真是慈母多败女!”兰式林叹了一口气道。

    “啊,慈母?败女?”兰璃玥眼睛眨巴,语气吃惊地道:“爹,在你心中云娘是我娘啊。”

    “胡说什么你!再这样,就藤条招呼你,气得我头疼。”兰式林不禁摇头,叹道:“逆女,逆女啊。”

    “玥儿,你少说两句吧,看你把你爹气成什么样,再这样云娘也不帮你了!”云娘颦眉一蹙,训道。

    兰璃玥少见云娘如此严肃,俏皮吐吐舌头道:“好吧。”

    兰式林决定想多活几年,于是乎,他提出先回书房等候,等孟白云醒来再通知他。

    兰璃玥确定兰式林不会再回来后,朝他背影做着夸张的鬼脸。

    云娘假装凶的瞪了她一眼,娇嗔骂道:“还胡闹!乖乖在这里呆着,我去给你们煮点吃的端来。”

    “有劳。”夏怡昭颔首微笑道。

    “好呀,云娘,我要吃三碗面,不,四碗面。”兰璃玥比划着手指头数。

    “只能吃一碗,少吃多餐,不变肥猪。”云娘道。

    房间里剩下夏怡昭和兰璃玥,还有昏迷的孟白云。

    兰璃玥最是受不了沉静的气氛,她又开始在夏怡昭身边晃来晃去,像忙碌的小蜜蜂,心里回想着刚才他进门时跟兰式林说的话,她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道:“你干嘛跟我爹说我们有什么日月为证海誓山盟,我怎么不记得?”

    夏怡昭放下手中的银针,瞪了她一眼。

    兰璃玥立刻把兴师问罪的嘴脸收起,换上一副凡事好商量:“嗯,我是说,我爹那个人老古板。”

    夏怡昭收回视线,继续为孟白云施针。

    兰璃玥咬咬唇,好闷好无聊。

    “你真要娶我啊?”兰璃玥挠挠头:“嗯,万一你娶了我以后,我天天给你闯祸怎么办,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

    夏怡昭手中的银针顿了顿,眉毛一挑道:“你反悔了?”

    “不不不,不是。”兰璃玥摆摆手,脸压得低低,一抹红晕染上俏脸。“我只是怕你后悔,这毕竟太草率了。”

    夏怡昭沉默着,他早已过了率性而为的年纪。岁月将他浸润,他的浮躁,他的年少轻狂已经被深沉取而代之。

    在盛怒之下逼嫁兰璃玥,事后想想的确不理智,可竟没有一丝悔意!

    他转过脸去看兰璃玥,娇娃如伊,扭扭捏捏的不好意思,满脸通红,隐约还有一点期待。

    “你不会是真的在后悔吧?”兰璃玥摸摸自己的鼻子,试探性问。

    “你说呢?”夏怡昭慢悠悠地反问。

    “我哪知道呢。你的心又不是我的心,哪能想懂就马上懂,想知道就马上猜透啊。”

    夏怡昭听着她那酸溜溜的语气,不由心情大好:“过来,女人。”

    见他忽而的笑脸,兰璃玥警戒心起,急流勇退到墙角道:“干嘛。”

    “快点过来!”夏怡昭不由催促道。

    “??????”兰璃玥硬着头皮上去,“不准使坏哦。”

    “使坏又如何?”夏怡昭笑道,腾出另一只空的手,按住兰璃玥的头吻了上去。

    “唔??????”未来得及反应的亲昵,让兰璃玥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

    她正想好好报复回去的时候,夏怡昭已然放开她,特别满意她涨红的脸。

    “看你这表情,是不是意犹未尽?”夏怡昭道。

    “哪有!”兰璃玥羞得连脚趾头都红了,她又羞又恼地跺跺脚:“你太坏了,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完跑出门外去。

    云娘在厨房心不在焉,手里不停地择着同一片菜叶儿,她想着夏怡昭的话,玥儿竟和他海誓山盟,可这事若不是由夏怡昭告知,她与兰式林都蒙在鼓里。

    突如其来的一击,云娘觉得头疼死了。

    这时兰璃玥从外面跑了进来,那速度迅速得仿佛后面有狼在追着。

    兰璃玥气喘吁吁背贴着厨房门,脸上红得不寻常。

    “玥儿,怎么喘成这样?后面有狼在追吗?”云娘打趣道。

    “就是有狼在追,而且还是、还是。”还是什么,兰璃玥没有说出口,太羞人了。

    “莫非是夏公子?”云娘见她脸色娇红,一眼就猜出来。

    “才没有。”兰璃玥噘着嘴不承认。

    云娘温婉一笑,拉着她的手坐在椅子上。“玥儿,告诉云娘,你是否真的与那夏公子海誓山盟过?”

    “没有。”兰璃玥小小声回答。

    “玥儿,云娘孑然一身到如今,情爱是何滋味虽未亲身体会,但看得出来你对夏公子的特别。那夏公子也是仪表堂堂,不知家世如何?若真是与我们家匹配,你们郎才女貌倒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哎呀,云娘。”兰璃玥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云娘,你说到哪里去?怎么越扯越远了。”

    “云娘说的是玥儿心里的声音。你是我一手带大,与孟公子情分固然好,可是从未见你脸红心跳过,也从未见过你在他面前表露出女儿家的娇羞。如今在夏公子面前频频如此,你还要推说你不喜欢他?”

    “人家不理云娘了,云娘老是笑话我。”

    “玥儿,你已经长大了。云娘希望你能幸福。”云娘眼眶一红,“姐姐走得早,未能亲眼见你为人妻为人母。”

    “云娘,你别这样伤感嘛。”兰璃玥小脸一垮,“反正等我百年过后再去找娘也是一样啊。”

    “玥儿胡说什么呢!”云娘板起脸训道;“这么大的人说话还这么没分寸。”

    “云娘我们不说这个了,面条呢?我的面条呢?”兰璃玥捂着肚子像馋嘴的猫儿到处嗅嗅。

    云娘摇摇头,哎,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厨房热,你先出去,我煮好叫你。”

    兰璃玥被云娘支出来,信步到院中亭子坐着。

    回想着那个男人吻在她唇上的一幕。那感觉并不坏,心脏砰砰跳,心里像蜂蜜填好,一点一点的甜让自己变得好幸福好满足。

    怎么会这样,只是一个吻而已,蜻蜓点水那么轻。

    兰璃玥的手缓缓点在他吻过的地方,嘴角弯起笑了。

    夏怡昭,这个名字刻在她骨血里。

    一片树叶落了下来,她蹲下身去捡起来,手指头在树叶上写着夏怡昭的名字,然后小心翼翼放在心房位置,如视珍宝。

    “夏怡昭,我喜欢你,不,我爱你。用尽我全身力气爱你。此生无悔。”她低喃道。

    风吹过来,她衣袂与发飘起,纠缠在一起。

    夏怡昭觉得自己的体力在慢慢透支,那种感觉十分熟悉,似当时以真气探描金扇是一致的。

    密密麻麻的汗水布满他的额头,他的衣衫也被湿透。

    不对,大大的不对,他不仅探不到在孟白云身体里的余招,还在被反噬。

    一股洪水般的急流冲进他的体内,像饕餮吸吮着,他想摆脱也摆脱不了。

    “啊。”夏怡昭痛苦的惊呼一声,血丝渗出嘴角,顺滑在衣袍上,形成点点红梅。

    不妙!夏怡昭脑海中警铃大作,生生收回自己的内力。

    “噗。”一口鲜血喷在地上。“怎么会这样?”夏怡昭百思不得其解。

    梦锦衣的确是能救孟白云,只是运行过程中,他发现孟白云体内还有另一股真气在支配着他的身体,从而与之抗衡,使自己的真气无法探析到余招。

    莫非是!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可以救凝儿了,他终于可以救凝儿了。

    是,是,一定是这样。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孟白云体内的余招借由梦锦衣作为媒介传到凝儿身上,凝儿冰封的状态如同死去,而余招运行会激发周身血液,血液一旦开始流转,凝儿的五脏六腑便会苏醒,这样凝儿也会醒来。

    这项认知使夏怡昭高兴得忘乎所以。

    他第一反应竟想告诉兰璃玥,与他分享这种喜悦。

    他平生第一次想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喜悦。

    只是她会怎么想?

    知道凝儿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她会怎么样?会哭会闹?他体内的邪恶分子开始作祟,期待着兰璃玥为他拈酸吃醋的表情。

    只是她会吗?

    他见过这个女人的倔强,可以为了忍住眼泪不掉下来忍到全身发抖。

    那么倔强的女人怎会轻易告知他在吃醋?

    夏怡昭开始犯难说还是不说。

    孟白云体内的余招无法自行解除,唯一的办法只能借助梦锦衣的力量转移嫁接到凝儿身上,这样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夏怡昭眼眸沉了沉,又想到兰璃玥可以为了孟白云而答应嫁给他,哼,他凭什么要去在乎凝儿的存在会对她造成困扰。

    顿时,夏怡昭的脸寒若冰霜。

    “夏公子,来吃点东西吧?”云娘方一进门就看到地上的点点血迹,“啊,夏公子,你没事吧?”

    云娘的惊叫声引来兰璃玥,兰璃玥心咯噔一下,突然害怕起来,白云已经静静躺在那里,夏怡昭不能再出事。

    于是她发了狂似的疯跑到夏怡昭身边去,只见点点红梅的衣袍,脸色苍白的夏怡昭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桌子。

    难于形容的痛楚袭卷心脏,她眼泪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