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君子的妻 029 受伤
作者:隐娘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兰璃玥从天明就开始奔波,又充当了搬运工,至今滴水未进,饿得两眼发昏,她开始想念云娘做的面条,隐娘做的糕点。

    古人说草根树皮可以裹腹。兰璃玥对这句话的理解就是说饿了可以吃草根树皮充饥。她开始寻思着印象中这附近小树和草地,既然是落魄到恢复原始人的生存方式,在能选择的前提下就挑最嫩的吧!

    夏怡昭不想见到兰璃玥,但他的脚却控制不住地往她这里来。

    前方小树丛里有异样的动静,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夏怡昭眉头一蹙,走近一看。

    兰璃玥猫着身子在撕着树皮,时不时还放进嘴里嚼嚼。有的生咽下去,有的吐出来,但大多数还是吐出来的。

    一张小脸皱起,苦不堪言。

    夏怡昭出声道:“你在干嘛?”

    “啊,咳咳。”兰璃玥尖叫一声,明显是吓到,树皮噎在喉咙,使她不停咳嗽,眼角呛出泪花。

    夏怡昭都以为她要把心肝脾胃都咳出来的时候,她才好起来,渐渐站直身子,她自顾拍拍胸脯道:“原来是夏大哥,高手走路就是无声无息啊。”

    对她伪装出来的阿谀奉承,夏怡昭不悦地略过:“你在这做什么?”

    “尝尝古人所说的可以裹腹的草根树皮。”兰璃玥道得自然,手里还摊着几撮脆嫩的草叶子。这是她选了好久准备留给孟白云的。

    “你!”夏怡昭简直是气不打一处上来,“我苛待你了吗?你才到幽谷第一天就要吃树皮草根啊。”

    吼得兰璃玥耳膜都要破了,她依旧笑道:“夏大哥别介意,小妹就是想尝尝这味道,绝无他意。”

    “别吃了!”夏怡昭一掌拍掉她手心里的草叶子。“我会命红妆按时给你送膳食过去。”

    “如此就多谢夏大哥。”兰璃玥作揖。

    夏怡昭觉得自己就是有病,来找这个女人做什么?她那客气的模样比不客气的模样更叫他生气。

    “够了女人。你这伪装出来的笑令我想吐!”夏怡昭吼道。

    兰璃玥摸摸自己的脸,嬉笑道:“夏大哥,小妹近来不施粉黛,没有伪装这么一说。若真是碍了夏大哥的眼,小妹这就走。这就走。”

    她自顾自发的转身离去,背后扎人的视线烫得紧,她可不敢回头去看,只好僵着背脊一路走着。

    夏怡昭宽大的手掌扶着额,略显疲惫。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长腿一扫,绊住兰璃玥脚下动作。草地所在位置本就偏斜,兰璃玥来不及防备,猝然摔在地上,身子斜滚下来。

    “啊。”兰璃玥发出尖锐的叫声。

    身子就这么滚到夏怡昭的脚下来,他一抬脚,踩住那皓腕。

    “啊,手好、痛,痛。”兰璃玥一手抓住他的脚踝,豆大的汗珠从额前滴落,脸色痛得发白。

    “你活该。”夏怡昭居高临下,狠狠道。

    “夏大哥,不知小妹,小妹如何得罪你。”兰璃玥说一字喘一下,脸色越发苍白。“请夏大哥脚下留情。”

    夏怡昭蹲下来,欣赏她痛苦的表情。

    她挣扎得越厉害,他就越有一种莫名的快感。

    “女人,你与我已经没有关系,我凭什么要脚下留情?”

    兰璃玥说不出一个理由,她只知道他再不抬脚,她的手就要废了。

    “夏、夏大哥。”兰璃玥艰难的开口唤道。

    虚弱的声音却被夏怡昭冷酷的声音打断,他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次在幽谷,你婉转我身下,叫的是昭吧?啧啧,那时的你满脸娇羞不已,声浪一波高过一波,曾经的情郎变成今夕的夏大哥,你不觉得作恶吗?我觉得恶心呢!”

    他残忍的说着伤害她的话。也如愿地看着她脸上的血色尽失,取而代之是仓皇,狼狈不堪,痛苦。

    他心中划过一丝不忍,猛然抬脚。

    兰璃玥只觉得手上一轻,她另一只手撑着地艰难的爬起来:“谢谢夏大哥。”

    “曾经如何我已无力改变,未来,我愿意我能忘了曾经。”兰璃玥离去前是这么说的。

    夏怡昭眼中闪过冷厉,旋身到她面前,更加用力的拽住她受伤的手,就像截住臃肿的萝卜。

    他定定地看着她,狠毒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知道自己终究是没办法对她的伤痛无动于衷。

    兰璃玥咬着牙忍着痛,她想,忍过去就好,忍过去就好。不能再纠缠不清。口中泛起淡淡的血腥味,她知道那是咬破舌头的滋味。

    “哼!”夏怡昭甩开兰璃玥的手。

    只听见嚓的一声,兰璃玥身子软了下来,她的左手腕疼痛无比,连拿起一片叶子都困难。

    她低着头,咬着唇闷住无声。

    “说话!”夏怡昭道,那语气像是命令。

    “夏大哥。可容小妹先行离去?”那口吻祈求着,像是极力隐忍着什么。

    “滚!”夏怡昭一刻都不想再见到她。她的倔强令他十分恼火。他期待她将他视为依靠,可她却拼命地排斥着他。

    失去手臂的支撑力加上透支过度的体力,兰璃玥试了几次想要站起来都困难。

    她只觉得天在旋地在转,眼睛的景物开始转动起来,十分眩晕。

    她说服自己努力抗衡着这种不适,千万要挺住,不能晕倒在他面前,不能再让他以为是故意要博取他的同情可怜。

    夏怡昭被她气得不轻,大步流星的离开,连回头都没有。

    兰璃玥余眼看到渐行渐远的夏怡昭,直至一个小黑点。

    她开始松懈下来,人干脆利落地晕死过去。

    日渐黄昏,空气中尚有余热。

    一只小蚂蚁爬在兰璃玥的手边,触探着丢落在地上的草根,又爬到她的脸上,最后停留在她的鼻尖。

    昏沉沉的兰璃玥下意识地睁开眼睛,鼻尖一阵瘙痒,她眯起眼珠子与蚂蚁对视,口风将小东西吹落。

    “咦现在什么时辰了?死了死了,孟白云还在幽谷。”兰璃玥一个激灵赶紧起身,手上传来疼痛使得她龇牙咧嘴。“哇,不是吧,给我肿成这样!”

    眼看着自己的手腕红得不像话肿得跟萝卜头似的,兰璃玥破口大骂:“兰璃玥你这个白痴,叫你再去招惹他,不是说好忘了吗……怎么还招惹。为什么还要招惹?”尾音渐渐隐去,风中回响着细细低低的女子呜咽声,好不可怜。

    肚子传来一阵阵咕噜声,兰璃玥慢慢将地上的草根捡拾干净,放入口中咀嚼,然后咽下去。苦苦的汁水,衬托着她此刻的心情。

    她戳了自己的嘴角,固定起微笑的姿势:“兰璃玥再撑一段时日等白云好了就走。”

    回到幽谷已经是月上眉梢,红妆在屋子里等她。

    见到她的身影,红妆赶紧上前:“姑娘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菜我都备好了,姑娘赶紧吃。”说着就要去拉兰璃玥的手。

    兰璃玥巧妙地避开,笑道:“好。我知道。”

    红妆眼尖,瞥见她手腕上不寻常的红。“姑娘的手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摔得。”兰璃玥摇摇头道。

    “都肿成这样还没事,天啊,我马上去拿药酒。”

    “欸,别,别去。”兰璃玥话还没说完,红妆就一溜烟跑得远远。

    “唉。”兰璃玥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那个人千万别来才好。”

    她习惯性地摸摸孟白云的额头,看着一桌子的大鱼大肉,她反而没有胃口,只舀了一碗鸡肉嫩笋汤慢慢喂给孟白云喝。

    “白云,今晚得委屈你和我睡一间屋子,我睡地上。”兰璃玥收起空碗,看着孟白云,指望他能回应自己。

    而后傻气的一笑:“嘿嘿,我知道你要是醒着肯定不会不理我的。”

    似是热气熏了眼睛,她视线开始模糊,又惊被人看见,赶紧抬起衣袖遮去。

    “姑娘,来,我帮你擦药。”红妆的声音已至背后,兰璃玥不得不转过身来。

    她狠狠揉揉自己的眼睛,直到确定无异样,清了清嗓子客气道:“没事,你放着就好,我自己来。”

    “还是我来吧。”红妆径自拉过她的手,“都这样,还要逞强。”

    兰璃玥低下头去,任由红妆帮她上药,过程中疼得撕心裂肺,她也坚决不吭一声。

    “绑上纱布,你就不能再碰水。我明天早上再来帮你换药。”红妆嘱咐道,“快点吃饭,虽说天气热,但吃冷菜总是不好的。”说着又拉着兰璃玥坐到饭桌前,为了舀了一碗鸡汤,推到她面前:“诺,快喝吧。”

    兰璃玥想到云娘,她也曾这样关心的语气哄着她。不由眼眶一热,她赶紧拿起汤碗遮住整脸。

    红妆笑道:“慢慢喝,还有很多,不够我再去熬些来。”

    余下的时间,不管红妆给她夹多少菜,舀多少汤,她皆悉数吃完喝完。

    是陌生的地方难得的温情吗?兰璃玥不知道,她只清楚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人可以给她一个宽大的怀抱容她尽情撒娇,不如好好配合反而不会令人生厌。

    红妆收拾完离开后,兰璃玥突然哈哈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从来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己,如今却也懂得察言观色,卑微言语。

    她觉得屋里很闷,身上传出的阵阵汗臭味更令她无法忍受。

    屋外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溪,不如,不如……

    一个大胆的想法就赫然冒出,不断怂恿着兰璃玥,同时脑海里又冒出另外一张俊逸的冷脸,雀跃的心又凉了一大截,于是又习惯性的安慰自己道:深夜也许或许可能他不在。

    就是这个也许可能或许的侥幸不断促使兰璃玥的脚步往溪边而去。

    清凉的溪水就在脚下,兰璃玥拖下鞋袜,白皙的双脚没入水中,水的沁凉瞬间赶走身上的一切烦恼。兰璃玥再也顾不得许多,她缓缓解下衣带……

    “天啊,好舒服啊。这简直是人间最好的享受了。”她发出满足的惊叹声,如久旱逢甘霖。“这里,恐怕只有这条小溪才充满人情味了吧!”她又轻掬了一把溪水泼在脸上。“啊。人间最美不过泡溪水啊。”

    “你当真如此想吗?”

    优雅的慵懒的带着点魅惑的嗓音悠悠传来,兰璃玥的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全身的血液仿佛被冻住,这人呐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兰璃玥丝毫不敢动弹,就这么僵硬着脊骨,背对着来人。身后的灼灼目光扎人得紧,她如芒刺在背,想要如何都不能用了。一颗心七上八下的跳,仿佛要跳出喉咙口才罢休。

    她余眼看了溪边上的衣服,心里盘测着此刻她伸手去拿到的可能性。

    就在这时,脚步声由远而近,停在她身边。

    她连用余眼去看的勇气都没有,全身的毛孔都倒竖起来,头皮也发麻,在水中的双手绞握得快断了,全然忘记自己手腕上传来的阵阵伤痛。

    头顶上似有什么东西在动,兰璃玥顺势望上,夏怡昭正用脚尖挑着她的小肚兜,嘴角擒着邪笑看她。

    他在上,她在下。

    “啊……”分不清楚是害羞,是狼狈,是仓皇的心情,兰璃玥脸上火辣辣,大声惊叫起来,第一反应就是环抱双手遮住自己胸前的无边春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