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后归来:王爷请赐教 第二百九十二章 什么目的
作者:雪曦.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莫轻舞揉了揉眼睛,心下惊异着,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吗哎?可是如果只是眼花怎么会一连看到了他两次。

    一个普普通通的采药少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凌墨看到了莫轻舞那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轻轻叫她,“云倾……”

    “嗯?”莫轻舞回过神来。

    “你在想什么?”

    “呃,没什么。没什么,是我大概没有休息好吧。”莫轻舞摇摇头,没有说出自己看到的。她不想因为这些有的没的让凌墨分心。

    这场考核随着又一声铜锣被敲响的声音而结束。秦菲儿等人医术不到家被淘汰掉了。

    只剩下最出色的四个人得到了进入第三次考核的资格。

    分别是方如意,方子言,方子贤。还有一位相貌平平的普通男弟子。

    看到这个结果,凌墨喃喃道:“看样子。方岭南教育儿子还是有一套的。”

    莫轻舞闻言不由点头。这还真是。虽然看起来方岭南这人不怎么样,但是医术上的造诣也算说得过去。反而那秦羽盛父女要差了很多。

    一场考核结束。中间是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春日微冷,华阳公主等人一找到空闲就去暖和的屋子里休息了。

    莫轻舞心里还惦记着刚刚看到采药少年的事情,所以没有跟他们一起休息,而是四处走动着,希望可以再次寻得那少年的身影。

    她有预感,这个少年绝不简单。

    这次山庄考核来得都是名门大派。那少年衣衫简朴,肯定会选择在不容易被人看见的地方隐藏起来。所以莫轻舞打定了注意。哪儿人少哪儿能藏人她就去哪儿找。

    在山庄里四处转悠了大半天的功夫。也没有再次看见那少年的影子。莫轻舞累得气喘吁吁,不由得有些泄气,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呢。

    远远的传来一声铜锣强项的声音。莫轻舞耳朵微动。看来第三场考核开始了,她的赶紧回到华阳公主身边去。

    然而,她刚刚走出了三两步,余光突然瞥到一个青色的敏捷的身影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快步往考场那边走去。

    那身形真是像极了那天见到的采药少年。

    莫轻舞想也没想,赶紧加快脚步跟上了那青色的影子。

    鬼鬼祟祟,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青色的身影在前面健步如飞,莫轻舞在那人身后穷追不舍。很快,谨慎的身影发现了莫轻舞的跟踪,左右两三次转弯,一下子就不见了踪迹。

    莫轻舞追到山林里,眼看着那人就在自己面前消失了,急得真是抓狂跺脚。

    都怪自己太过着急,可能是打草惊蛇了吧?她又四下寻觅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

    “唉……”

    莫轻舞叉着腰深深叹气,心道这小子实在是太狡猾了,竟然把她引到这里然后就这么狠心扔下了,就不怕她被豺狼叼走了吗?

    正想着赶紧回到华阳公主那边去,毕竟还有方如意在那里等着,突然,她灵光一闪,一个绝妙的好计策涌现在了脑海里。

    “我就不信我找不到你了!”莫轻舞狠狠地低语着,然后摸索着道路往山林里行去。

    山林里遍地荆棘,而且路面陡峭,不是常常出入这里的人很容易摔跟头。莫轻舞刚进入山林不大一会,就哎哟一声滑下了一个小山沟。

    “啊,我的腿!”她缓慢起身,抱着脚踝大叫起来,小脸上五官纠结成一团,看上去真的十分痛苦。

    “好痛,救命啊……”

    “救命啊……”

    “别喊了。”清亮的少年声音响在身后,一直纤细修长的手伸到了莫轻舞的面前,莫轻舞回头,对着少年咯咯一笑,“我就知道,这个办法一定可以吸引到你!”

    少年不耐烦的脸色一下变了,他收回手转身就走。莫轻舞赶紧爬起来追上他,“喂,你不要走这么快嘛,你怎么也在这里啊?哎,我现在在怀疑你的身份!”

    莫轻舞跟在少年身后,喋喋不休,她有太不都的疑问,想要知道清楚。

    那少年猛然转身,莫轻舞差点撞在人家身上。

    “老女人,你有未婚夫不好好跟在你未婚夫身边,你来跟我干什么!”

    少年态度极其不友好,看上去怒气冲冲很不耐烦。

    莫轻舞吐吐舌头,“我也只是好奇嘛,哎,你说,你……”

    莫轻舞话还没有说完,少年已经加快步伐往考场那边去了。莫轻舞眸光微动,思考着。

    难道,真的像她猜测的一样,这个少年就是神农山庄失踪的新任庄主方晓生?

    他眉眼间,真是跟方如意太过相似了,而且这个年龄,被方如意成为哥哥更是恰到好处,最重要的是,他以这样的方式在默默关注着这场考核,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莫轻舞想到这里,不动声色跟上了少年的脚步,二人很快来到了考场外围的院墙边。

    考核已经开始了,第三次考核是真人测试。山庄里特地从山下寻来了十二位生病的男女老少,分别随即让四位弟子挑选诊治,最快诊治好的,方法最见效的便是今年考核的冠军。

    少年往方如意身边瞧了一眼,一下子跃上了屋檐,莫轻舞武功不高,废了好大力气也跟着爬了上去。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的观摩着这场比试,或许是因为上一场的事情让大家都比较本分,这时的考场上显得风平浪静。

    莫轻舞看无事发生,便松懈了许多,目光也落在采药少年的身上。少年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一点没有寻常家孩子的粗俗气质,此时此刻,他双目紧紧锁定在方如意身边的一个老妇人身上,眼神冰冷。

    “喂,你在看什么?你不相信你妹妹的医术吗?”莫轻舞想了下,干脆直截了当。

    少年侧目瞧了莫轻舞一眼,“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怎么会不懂?你分明就是山庄的新庄主方晓生!”莫轻舞笃定着,“你和如意妹妹的样貌实在太过相似了,再者说,如果你不是她的哥哥,你没理由这样眼睛一眨不眨得看着她!”

    不知道哪句话触动了少年,他脸色缓和了一些,对莫轻舞道:“你回去吧,注意方如意面前的那个老妇人。”

    莫轻舞乍一听并不懂少年的意思,“嗯?我回去?那么你呢?你去哪儿?”

    少年看了莫轻舞一眼,“我还有我的事要做,你就不要跟着我了,只要方如意成为新任庄主,得到祖上传书,她就可以帮你们解毒了。”

    少年说到这里,一个翻身跳下屋檐,几个起起落落,又不见了踪影。

    莫轻舞狠狠跺脚,这个可恶的采药的!他竟然……

    不,不对,他不是个普通采药的,他分明就是方如意的哥哥方晓生!他刚刚的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莫轻舞忙跳下屋顶,却再也看不见方晓生的身影了。

    这是为什么呢?巨大的疑团悬在心头,这神农山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方晓生明明活着却不愿意现身呢?还有,既然他就是方晓生,那么让他直接解毒不是很好。

    心神杂乱起来,莫轻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云倾,你去了哪里?”

    凌墨的声音突然响在身后,莫轻舞瞬间转身,“呃,墨,我要跟你说,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方如意……不!”

    莫轻舞一下子想起刚刚方晓生的话,方如意面前的那个老妇人有问题。

    “不好,我们得赶紧去帮助如意妹妹!”莫轻舞来不及多讲,拉着凌墨飞快冲回了考场。

    然而,二人的步伐还没有踏入考场,方如意面前的老妇人突然扑向了方如意,紧接着,一道白光闪过,手掌般长短的锋利匕首便刺入了方如意的腹部

    腹部突然的疼痛,老妇人猝不及防的举动,让方如意瞪大了眼睛,她捂着腹部一点一点往下倒。

    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方子言见状惊叫,“不好了,这个人要杀掉如意妹妹!”

    这一声尖叫,让考场一下陷入了混乱,林宇靖拔剑冲向了那个妇人,方子言推、翻桌案上的各种采药,举起桌案朝那个“老妇人”砸去。

    老妇人转身一躲,正好跟林宇靖撞了个对面。

    林宇靖厉声叫呵着,长剑已经指在了老妇人的咽喉处。

    这时候,凌墨和一众下人也已经赶到,将那老妇人围住了。

    华阳公主愤然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做!”

    老妇人抬起佝偻的背,浑浊的眸光中突然闪现出一股森然,她猛然抬手,一掌击在自己的胸口,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人便倒在了地上。

    林宇靖弯身探了探鼻息,“已经死了。”

    好好一场考核,发出这样的令人震惊的意外,那这场考核也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直接取消。

    方如意在床榻上已经躺了两个时辰,伤口的血已经用药止住,可是她的双唇却慢慢变成了一片乌青色。

    连莫轻舞这个对于医术一窍不通的人,也知道这是匕首上猝了剧毒,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方子言起了身,用被子给方如意盖好,突然快步行至方岭南的面前,“爹爹,你快给如意解毒吧!这缪毒太狠了,又是以匕首刺入肺腑,如果不及时解毒,她一定会死的!”

    莫轻舞已经气愤到了极点,方岭南他们也太过分了,为了一场考核竟然想要方如意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