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49章第四十九章 是我对不起你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四十九章 是我对不起你

    在那张她亲手选的沙发上,衣衫不整的两人听到开门声的瞬间都显得有些慌乱起来,只是在两人看到站在门口的苏安暖时,神情反而轻松了不少。

    苏安暖觉得自己的整个脑袋都炸了。

    砰的一声。

    四分五裂。

    苏安暖只觉自己的心脏痛的都绞成了一团,但他仍旧强撑着望着眉头轻蹙的洛长夜。

    “长夜,”就是单单唤出这个名字,苏安暖就好似在自我割裂着心脏一般的艰难,“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

    洛长夜随手拿起一张毛毯来盖在苏雅娴身上,他安抚着苏雅娴。

    “我来处理,你别生气。”温柔至极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歉意。

    然而这曾经专属于她的洛长夜,此时却是对着苏雅娴用尽他所有的温柔。

    “我知道的,只要长夜你在,我就不要操心呢。”苏雅娴整个人都挂在洛长夜的身上,但是她看向门口的苏安暖时,眉宇间还带着一抹嘲弄的笑意。

    苏安暖心痛的难以自持。

    她神情恍然的看着一脸挑衅地望着自己的苏雅娴,她想不明白,苏雅娴为什么总是喜欢和自己作对,只要是她喜欢上的东西,没有是苏雅娴不抢的。

    因为自小父母双亡的原因,她打小就住在叔叔家,虽然叔叔一家对她并没怎么样,但是她知道,他们都不喜欢自己,其中苏雅娴做的最直白。

    所以她十八岁后就毫不犹豫的从苏家搬了出来,在她搬出来的当天,洛长夜就和她说,以后他会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天知道那时候她有多开心,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拥有一个家了,可是没想到,她心里唯一的阳光和温暖,也被苏雅娴给抢走了。

    洛长夜简单的整理了下自己不整的衣衫,而后转过身来看向面色煞白的苏安暖。

    “你怎么来了?”没有丝毫关心,不似以往温柔,有的只是满满的不耐。

    苏安暖倚靠在门框上,她怕自己会跌落在地上,她怕自己过于狼狈不堪。

    她竭尽全力,方才压抑着心底的歇斯底里,“我想,我需要一个答案,洛长夜,我需要一个你给我的答案。”

    洛长夜眉头紧蹙。

    “安暖,我原本是想要找你谈谈的,但是我听林幽幽说你这个月都失踪了,所以……”

    “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苏安暖问,她忍着所有的痛问他,“洛长夜,你既然知道我失踪了一个月,那你为什么不找我?你就不担心我出什么事吗?你就不怕我在这个月里死了吗?”

    对于苏安暖如此无理取闹的行为,洛长夜眼底带着些许的厌烦。

    “你现在不是好好地站在我面前吗?”洛长夜淡漠道,“安暖,我们分手吧,想来你也应该知道我马上就要和雅娴订婚的事情了,我也就不和你多说什么了,以后你也不要再来了。”

    这就是他给她的……回答。

    苏安暖都不知道自己被秦阎囚禁的那一个月是怎么度过的。

    她以为,她以为长夜会因为她的失踪而担惊受怕,她以为长夜会用尽人力来找她,可是……这些所有的她以为都是她的自以为是,都是她的自作多情。

    苏安暖眩晕的厉害,可是即便是如此,她的视线依旧落到洛长夜身上。

    她想要看清楚他的每一个表情,想要将他此时所有的反应都印刻在心里。

    她想要告诉自己,洛长夜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他一直都对自己那么好,怎么会,怎么会突然就变心了呢?

    然而,她分析了他所有的微表情,所有的动作,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认真的。

    见苏安暖依旧靠在门框边,洛长夜叹了口气,“安暖,我知道这一时半会儿的你还接受不了,但是我会给你应有的补偿……”

    “呵。”苏安暖笑了,她笑的极尽嘲弄,“洛长夜,我问你最后一次。”

    洛长夜沉默。

    “你有没有什么苦衷?”天知道,苏安暖在问这话的时候,她有多怕。

    这是她最后的一根稻草了。

    这是她唯一的指望。

    “苏安暖,你这是什么意思?”苏雅娴就靠在沙发上,嗓音中带着些许的慵懒,“长夜对你没感情了那就是没感情了,你说你在这里纠缠下去有什么意思?你当这是拍电视剧呢,还苦衷?你不想想你是什么东西。”最后那句话中浸着满满的嫌弃。

    苏安暖就好似没听到苏雅娴所说的一切一样,她依旧看着洛长夜,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她轻咬下唇,漂亮的杏眼中带着最后的期望。

    “我不想让你难堪。”洛长夜的嗓音清冷至极,“想来安暖你也不想把自己弄的那么狼狈不堪吧?”

    一句话彻底将苏安暖打入地狱。

    不想让她……难堪。

    “呵,不想让我难堪?”苏安暖说这话的时候及轻,她定定的看着洛长夜,“不想让我难堪的话,你早做什么去了?洛长夜,你如果要是不想让我难堪,你只要和我苏安暖说一句分手,你当我会巴着你不放吗?我苏安暖就算是再……贱,也不会贱到去赖着一个不要我的人。”

    苏安暖强行命令自己不准哭,即便是输,也要输的干脆。

    “是我对不起你。”洛长夜抿唇,终究是他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我祝你幸福,可以找到你想要的家人,我和你……并不合适。”

    “滚吧。”苏安暖幽幽道,“洛长夜,我会把你从我的生命中摘除掉的,我会把你扔得干干净净。”

    音落,她强硬的站直,她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冲着自己嘲笑着的苏雅娴,心脏痛的让她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掉了。

    这就是她费尽一切从秦阎哪里逃脱出来的下场。

    她刚刚转身,身后的门就被砰的一声关上。

    一瞬间,她的脚步就犹如生了根,她想要迈步离开,却是怎么都动弹不得。

    “长夜,你说你还和她废那么多话做什么啊?你说她要是真的纠缠上你了,那我可怎么办?”

    “不会的,之前也就是玩儿玩儿而已,只是没想到她真的当真了。”

    不过是玩儿玩儿而已……

    所以,苏安暖,你到底都还在坚持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有多……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