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50章第五十章 苏安暖,跟我回去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五十章 苏安暖,跟我回去

    轰隆隆——

    轰鸣的雷声乍然响起。

    之前的小雨也不知何时下大了起来。

    苏安暖神情恍惚的走出公寓大楼,她步伐有些不稳,跌跌撞撞的在大雨中行走。

    终于,砰地一声,她狠狠的摔倒在地上!

    就好似瞬间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爆发了出来,她再也压抑不住的痛哭起来。

    她就坐在路边,紧紧的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心痛的和要炸开了一样,她哭得撕心裂肺,哭得不能自己。

    兀然,她的视线中出现一双皮鞋,她在片刻的怔愣后,惊喜的抬头——

    然而,在她看到秦阎的身影时,眼底所有的光亮逐一退去。

    不是……他……

    是啊,怎么可能会是他?他现在已经不是她的了,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秦阎身后跟着冷清书,冷清书将伞举过秦阎头顶,在他看到苏安暖如此狼狈不堪后,心中骤然叹了一口气。

    之前在书房里的时候,他给先生说的就是洛长夜即将和苏雅娴订婚的消息,先生让他们隐瞒苏小姐的,也是这个消息。

    那时候他还有些不明所以,因为当时在他看来,把洛长夜劈腿了的事情告诉苏安暖的话,苏安暖或许也就不会再用尽一切办法逃离先生了……

    不过现在看来,先生做的才是最正确的。

    想来,苏小姐现在已经绝望透了。

    在她以为自己得到了解脱,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和洛长夜解释所有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早已将她抛出脑外,人家要去和别的女人相过一生了。

    这才是最绝望的吧?

    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先生在这个时候伸出手来,想来……温思暖也不会拒绝的吧?

    在苏安暖看来,她刚刚逃离出先生的牢笼,却又立马坠入另外一个深渊,这……让她如何承受的了?

    “后悔了吗?”秦阎问她。

    苏安暖就那么坐在地上,在听到秦阎问出这话的瞬间,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从地上站起来,她朝着秦阎就扑了过去——

    “是你——!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苏安暖喊的撕心裂肺,“秦阎,是你做的!是你想要对付他,是你想要——”

    “女人,你自欺欺人的能力还真是让我叹为观止。”秦阎冷冷的打断她,他任由她在自己身上乱打一气,而他却是岿然不动。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长夜,长夜是爱我的,他……他是我唯一的……唯一的亲人了,他……”苏安暖的眸光骤然变得犀利起来,“如果要是不是你的话,怎么会变成这样?”

    秦阎就站在一侧冰冷的看着这个胡言乱语的女人。

    冷清书知道秦阎不可能对苏安暖解释什么,他连忙上前道,“苏小姐,我想您定然是误会了什么,洛先生和苏雅娴小姐之间早在多个月前就在一起了,难道苏小姐您一直都没有察觉吗?”

    “假的!”

    “如若苏小姐您要是不相信的话,您可以去亲口去问问洛长夜洛先生。”冷清书冷静道,“如若我们真的是握住了洛先生的什么命脉的话,洛先生在看到您的时候就应该和您说清楚的吧?”

    “还有,洛先生和苏雅娴小姐两人订婚宴的请帖,您需要看看吗?在半个月前,我们就收到了请帖了,不知苏小姐您有没有兴趣看看?”

    大雨滂沱。

    苏安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了,她犹如丢失了魂魄一样直愣愣的看着秦阎。

    “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苏安暖问秦阎。

    秦阎的眉头一紧,他走上前去,不顾苏安暖的挣扎,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朝着车的方向大踏步走去。

    苏安暖却是对着秦阎的肩膀就是一口,她几乎用尽了自己浑身的力气,犹如报复。

    然而即便是如此,秦阎抱着她的手也没有松懈丝毫,直到将她整个人都扔进车里。

    苏安暖现在犹如炸了毛的猫,秦阎一钻入车里,她上前就去撕扯他。

    “秦阎,如果要是不是你,如若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

    秦阎的眉头紧锁的厉害,他单手就将在他身上不断厮打的女人钳制住,犀利的眸光直射在她身上。

    “苏安暖,够了!”秦阎现在恨不得就这个女人压在身下暴打一顿,“我说过你会后悔的,你不是要离开我吗?看到了吗,那个男人就是被你放在心尖儿上的人,你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愚蠢了吗?”

    苏安暖怎么会不知道这一切都和秦阎没关系?

    即便是秦阎真的想要折磨她,即便是秦阎真的是有了洛长夜的什么把柄,洛长夜又怎么可能会和苏雅娴订婚?

    半个月前,秦阎他早在半个月前就收到了苏家的请帖了。

    所以,所以在那个时候她那般的维护洛长夜,在他眼里定然是可笑之极的吧?

    苏安暖瘫软在座椅上,“秦阎,我是不是很可笑?”

    秦阎的视线落在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低沉的嗓音中却是浸着一抹嘲弄,“现在知道自己愚蠢还来得及。”

    是啊,她是有多愚蠢,才会没发现洛长夜和苏雅娴之间的事情?

    她到底是有多蠢……才会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

    “跟我回去。”车厢内响起秦阎没有任何情感的嗓音。

    苏安暖突然就笑了起来,她笑的不可抑制,她笑到肚子疼痛难忍,一直笑到她眼泪决堤。

    “回去?”苏安暖擦掉眼角的泪水,她问秦阎,“回去继续被你囚禁起来吗?回去被你莫名其妙的指控吗?秦阎,我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纠缠了,你说过你会放过我的,那么你最好做到。”

    秦阎周身的气场都变了,“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怎么会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苏安暖坐直身子,她一瞬不瞬的看着秦阎,“如果要不是因为你的话,我怎么会这么狼狈?秦阎,不要给我说什么不是因为你,和你没有关系!如果要不是因为你,如果要不是因为你的话——”

    如果要是不是因为秦阎霸占了她,如果要不是因为她现在已经不完整了的话,在她听到洛长夜和她说分手,要和苏雅娴订婚的时候,她早一巴掌扇出去了!

    可是她没有。

    她不是舍不得。

    她只是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了。

    她和洛长夜之间再无可能。

    她怎么能不恨,如何能不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