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52章第五十二章 苏安暖,你得到了我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五十二章 苏安暖,你得到了我

    “苏安暖,以后我苏家就当没你这么个人!”苏振庭说的义正言辞,“以后你也别回来了,要是让人知道了这事儿,以后我苏家可就没脸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苏安暖看着照片怔愣的出神,而在听到苏振庭这么说后,她愣愣的看向一脸戾气的苏振庭。

    “你在害怕什么呢?”苏安暖的声音很轻,她就那么看着苏振庭,一字一顿的问道,“苏雅娴要和长夜订婚了的事情,我知道了,你现在在这里对我说这些,难道不是因为害怕我对你们做什么吗?”

    苏振庭明显没想到苏安暖会说这些,他有些气急败坏,“你不看看你自己做的都是什么事儿!你还有脸在这里说雅娴?洛长夜不是早就和你分手了吗?”

    “我做了什么?”苏安暖问,“你怎么不问问你自己的女儿又做了什么?你女儿勾引自己妹妹的男朋友,这就不伤风败俗,这就不败坏门风了是不是?”

    “苏安暖!你给我滚!现在给我滚出去!”苏振庭明显是被苏安暖踩到尾巴了,“就当我家养了一头白眼狼!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

    老管家现在一边看的于心不忍,“先生,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你让小姐去哪里啊?先过了今晚再说吧。”

    “怎么?你是不是想要和她一起滚?”苏振庭立马看向老管家,怒声问道。

    苏安暖早在被洛长夜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心死了,她来找苏振庭不过是想要确认一件事情罢了。

    可是现在看到苏振庭如此模样后,她又还有什么是不确定的呢?

    没有了,没有什么好问的了。

    也就在苏安暖怔愣的时候,苏振庭厌烦的一把将她推离出门去,随后砰的一声就将大门关上!

    随着门被关上的同一时间,响起的是苏振庭震怒的声音,“谁要是敢给她开门,就给我立马滚出去!”

    苏安暖整个人僵直的站在原地。

    闪电在她身后亮起,随之跟来的是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

    苏安暖不知道自己如果现在走出去,会不会被雷劈死。

    她如果要是就这么死了的话,其实……也不错的吧?

    至少,她死了后,还可以去找她的父母,至少她死了后,不会再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她不会再没有了家。

    车里。

    秦阎的视线冰冷的落在那道身影上,他不知道用尽了多大的力气才控制着自己没有立马下车去。

    “苏振庭的资料都调查清楚了吗?”秦阎问冷清书。

    还在怔愣中的冷清书也是立马缓过来神来,“是的,都已经调查清楚了,资料过两天我会送到先生您的办公桌上。”

    “先看着他,我不想让苏家起来。”

    冷清书一时之间有些没有明白过来这是什么意思,“那……”这是要灭掉的意思吗?

    “但是短时间之内,不要让他们玩儿完了。”

    听到这,冷清书也就明白了秦阎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是,我知道怎么做了。”就是吊着他,既不能让苏家灭了,也不能让苏家起来,就让他们保持原地踏步就可以了。

    苏安暖失魂落魄的漫步在雨夜中。

    走着走着,她就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她慢慢地蹲下了身子来,然后一点点的将自己蜷缩起来……

    秦阎看的直蹙眉,车厢内的温度也在直线下跌,直到最后司机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战。

    冷清书以为秦阎还在等苏安暖服软,如果苏安暖不肯自己过来的话,先生是不可能上前去的……

    可是他这想法还没有想完,秦阎就已经拉开车门直接走了下去。

    冷清书看的眼睛都直了。

    他刚欲下车,就被秦阎给制止了,“谁都不准过来。”

    一句话,冷清书和司机两人都只能乖乖的坐在车里看着。

    秦阎大踏步走到蜷缩在路边的苏安暖身边。

    即便是在滂沱的大雨中,他依旧可以清晰的听到她哭泣的声音。

    他真不是一般的讨厌她的哭声,这个女人可以嘲笑他可以骂他,甚至他都可以容忍这个女人对自己动手,但是他怎么都容忍不了她的哭声,他对她的眼泪……简直厌烦的彻底。

    秦阎什么都没说,直接伸手去拉她。

    然而他刚刚碰触到她的手,就被她一巴掌狠狠的挥开了!

    秦阎的眉头一拧,他有些出神的看着被苏安暖挥开的手。

    她的手……冰冷一片。

    苏安暖倏地抬头,那一双眼中浸满了恨意,她的嗓音已经沙哑的不像话了,“是你做的吧?”

    秦阎没说话,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苏安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些照片只有你有!秦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就一定要把我赶尽杀绝你才满意是不是?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就高兴了?”苏安暖终于崩溃了,她歇斯底里的大声喊着,“是不是只要我死了,你就……可以放过我了?”

    “你以为你死了,他们会伤心难过吗?”秦阎兀然开口说道,“我秦阎做过的事情我会承认,但是我没做过的事情,我不会往自己身上扛。”

    苏安暖完全不相信他,“那些照片难道不是你给苏振庭的?不要给我装糊涂,有那些照片的人难道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吗?”

    她只有和秦阎才发生过那样的关系,她虽然和洛长夜交往了多年,但是他们从来没有越过线,甚至在她的记忆里都不记得有那么些场景。

    那么,除了秦阎以外,她想不到别人。

    “什么照片?”秦阎现在也是糊涂的。

    “什么照片?秦阎,你一直说我在演戏,难道你自己不是在演戏吗?你会不知道什么照片?我会杀了你的,只要我有能力了,我一定会杀了你!”苏安暖就和疯了一样的喊着。

    可是她越是如此,越是清楚的知道,她如何能杀的了他秦阎。

    秦阎是谁?

    就算是她努力一辈子,她都动不了秦阎丝毫。

    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她就那么怔愣的看着秦阎,那双漂亮的杏眼中浸着满满的绝望,“现在你开心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阎眉头紧拧,“起来,跟我回去。”

    苏安暖痴痴的笑着,“秦阎,是不是我失去了一切,你就开心了?”

    苏安暖有些困难的站起身来,她就那么空洞洞的看着他,“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满意了吗?”

    就在瓢泼大雨中,秦阎轻声说了一句什么,可是苏安暖却是并没有听清。

    他说的是,“你怎么会一无所有,你得到了这个世界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