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56章第五十六章 你是我秦阎的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五十六章 你是我秦阎的

    苏安暖摇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吃。

    “不行!”秦阎可是知道她昨天一整天什么都没吃,她还大病了一场,如果今天要是再是什么都不吃的话,她这个身体铁定玩儿完。

    苏安暖有些惊讶的看着秦阎,只是她那双漂亮的杏眼到现在也没有什么焦距。

    秦阎知道自己方才说话的口气有些重了,可是在这个时候他怎么可能任由她胡闹下去?

    “你先把这粥给我喝了,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不照顾好,谁会管你?”秦阎一边说着一边去端粥,他尽量的将自己的嗓音放到最柔和的程度,就好似生怕又会吓到她一般。

    粥现在是温热的,不烫,就算是苏安暖直接喝都没有问题。

    “来,喝了后你要是想要继续睡,你就继续睡,我不吵你。”

    苏安暖现在真的是什么东西都吃不进去,她依旧摇头,嗓音有些沙哑,“不想吃。”

    她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几乎可以说的上是有气无力。

    “必须吃!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秦阎气不打一处来,可是他现在又不能冲着苏安暖发火,只能继续忍着,“你看看你现在,你知道你现在有多狼狈吗?苏安暖我现在告诉你,就算是你立马死了,洛长夜该结婚结婚,该生孩子生孩子,你说你这么糟蹋自己做什么?”

    苏安暖就好似不认识秦阎了一样,她奇怪的看着他。

    “你……”

    秦阎以为苏安暖还是要说自己什么都不想吃,他什么也都不管,拿起勺子就开始喂,期间也不管苏安暖是吃还是不吃,反正就是强行灌进去再说。

    苏安暖知道,现在她也不能和秦阎讲道理,没办法,她也就只能就着他的手喝进去了大半碗米粥,只是最后的那小半碗她是真的喝不下了。

    可是看到还在不断给她进食的秦阎,她心中划过一丝无力感来。

    她推了推秦阎的胳膊,神色无奈,“我真的吃不进去了。”

    秦阎哪里很相信她啊,昨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还病了一场,就喝这么一小碗米粥就饱了?

    苏安暖眼看着秦阎还要继续喂自己,她连忙后退,“我真的吃不进去了……”

    她的嗓音现在听起来也好了不少,至少没有方才听起来那么吓人了。

    “苏安暖,你知道骗我的后果是什么。”秦阎即便是在这个时候,也不忘恐吓她。

    苏安暖苦笑着点头,她怎么会不知道欺骗秦阎的后果是什么呢?

    “可是我真的是一点儿都吃不进去了,放下吧。”苏安暖顿了顿后,继续说道,“还有,谢谢你。”

    苏安暖昨晚做了一整晚的噩梦,可是就是在那样一个可怕的,她无论如何也逃不出的噩梦里,她听到了秦阎的声音。

    她听到秦阎说:苏安暖,你以后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她听到那话的时候没有想着逃跑,甚至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周围所有梦魇都消散不见。

    她的整个梦里剩下的全都是秦阎。

    梦里的秦阎紧握着自己的手,他甚至强制性的命令自己,让她告诉他,不会离开自己的身边。

    可是梦里的她什么都没说,他也就那么一直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后来,后来她就再也没有做恶梦。

    其实今早她很早就醒过来了,只是她醒来的时候,秦阎还在睡,她就睁着眼看了好一会儿,直到发现他快要醒过来的时候,她才重新闭上了眼睛。

    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他会用那么笨拙的办法喂自己喝水。

    秦阎看苏安暖在发呆,他的心情一下就不好了。

    “你在想什么?”秦阎问。

    苏安暖的这个时候也是缓过了神来,摇头,表示什么事情都没有。

    秦阎却是并不想让苏安暖就这么好过了,“知不知道,昨晚如果要不是我的话,你很有可能就死了?”

    苏安暖知道秦阎着话说的是有点重了,但是她也知道,如若昨晚不是秦阎出现的早的话,她或许真的会选择走到车流里……

    苏安暖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现在想想昨晚她那冲动的行为,还真是……够可笑的。

    “我可告诉你苏安暖,曾经你试图要我的命,甚至还不计一切的勾引我,设计我。”秦阎在说这话的时候,发现苏安暖似乎是想要反驳的样子,但是终究她还是什么都没说。

    看到这里,秦阎也是挺满意的,因此他也就继续说下去了,“我可以把这一切都当做没发生过。”

    苏安暖猛然瞪大了眼睛,“你……”

    “你先别说话,我还没说完呢。”秦阎打断了苏安暖,而后继续说道,“你的命现在是我秦阎的了,所以以后你需要拿你的人生和幸福来作为赔偿。”

    “什么……意思?”苏安暖的脑子还有些混乱,她甚至都没有明白过来秦阎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简单的来说,就是从今以后,你苏安暖就是专属于我秦阎的所有物了,以后不管是你的人生还是你的幸福,那都是专属于我秦阎的,你明白了吗?”秦阎在说这话的时候,那表情可真的是好不得意。

    苏安暖一身无力,如果她要是还有力气的话,她一定会抬手去打他那张洋洋自得的面孔。

    “苏安暖,你先别顾着发呆,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的意思了吗?”

    苏安暖怎么会不明白他那话里的意思?

    怎么都无所谓了……

    就和秦阎所说的一样,反正她现在一无所有了,所以……怎样都可以。

    见苏安暖不说话,秦阎的眉头一拧,“怎么?你还在想洛长夜?”

    苏安暖面色一顿,她张了张唇,而后缓声道,“怎么可能……放得下?”

    如何能说放就放下呢?即便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可能是被骗了,是被玩儿了,可是……那个人终究是被她用心爱过的男人。

    见苏安暖又在愣神了,秦阎眸光一寒,他倏然起身,随后将苏安暖整个人都禁锢在了自己怀里。

    他迫使她看着自己,不容置疑道,“苏安暖你要记住了,你以后是我秦阎的所有物!以后不管你眼里还是心里有的人都只能是我秦阎!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