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58章第五十八章 还钥匙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五十八章 还钥匙

    苏安暖有些奇怪的看着秦阎,“我为什么要自己送过去?我自己送去然后膈应我自己吗?”

    对于苏安暖的这个回答秦阎表示相当满意。

    看来这个女人……还有那么点儿脑子?

    “嗯,我一会儿让清书过来拿钥匙。”说完,秦阎又重新开始工作起来了,只是他的唇角上勾起了一抹弧度来。

    苏安暖看着有些奇怪的秦阎,“那个……秦阎,你心情看起来似乎不错?”

    秦阎微微一顿,“嗯?有吗?我怎么没觉得?”可是他唇角上的那抹弧度却是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没有?那就算了吧,大概是我自己看错了吧。”苏安暖耸肩,不过说来也是,秦阎怎么可能会有心情好的时候?

    这简直就是太匪夷所思了。

    “安静一点儿,别打扰我。”秦阎突然抬头看向苏安暖,眼底还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

    苏安暖目瞪口呆的看着秦阎。

    她刚才说什么了吗?她有动弹吗?

    “我说……”

    “让你闭嘴,所以别说话!”瞧瞧她都做了什么?不断的扰乱他的心思,还让不让他好好工作了?

    好样的,苏安暖这一次直接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人简直霸道的可以!

    洛式集团。

    总裁办公室内。

    秘书敲了敲洛长夜办公室的门,“总裁,星焱的冷特助说有东西需要给您,现在人还在会客室等着。”

    洛长夜放下手中的签字笔,神色有些奇怪,“你说谁?”

    秘书再次说了一遍,“是那个星焱的冷特助,冷清书。”

    洛长夜眉头轻蹙。

    冷清书能有什么东西给他?

    “把人请进来,顺便准备两杯咖啡。”

    秘书称了一声好后就连忙退了出去。

    洛式集团和星焱一直没有什么太密切的合作,他和这个冷特助也并不熟悉,怎么突然就是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来送东西了……这里面透着一股子奇怪来。

    冷清书被秘书送进来的时候,洛长夜作为礼貌也站起了身来。

    “冷特助这是有什么东西需要给我的?”洛长夜直奔主题。

    冷清书似乎也没有什么想和洛长夜多说的意思,只是从怀里拿出一把钥匙来,随后就在洛长夜锐利的视线下将它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洛总,这是您公寓的钥匙,我现在物归原主。”

    洛长夜神色一沉,“你怎么会有这钥匙?”能有他钥匙的人,只有她……

    “听说洛总您前几天在找苏安暖小姐还钥匙,所以我家先生也就把这钥匙给了我,让我给洛总您送过来了。”

    不过是简单的一句话里却是透着满满的信息。

    “现在东西我物归原主了,我家先生还等着我的回去汇报呢,那么洛总,再见。”

    “等等。”洛长夜已经提前叫住了冷清书。

    冷清书一脸诧异,“嗯?洛总还有什么事情吗?”

    洛长夜绕过办公桌,他那双柔和的眸子含笑的落在冷清书身上。

    “如果我要是没有想错的话,安暖现在是在和……阎爷在一起?”

    冷清书但笑不语。

    洛长夜的面色有些变化,不过脸上的笑意却是没有丝毫变动,“既然阎爷能让冷特助你来送钥匙,那秦总该是知道我和安暖……”

    冷清书怎么会不知道洛长夜是什么心思,“洛总您放心,我家先生说过了,谁都会有过一段过去,我家先生不会介意。“

    音落,冷清书也不给洛长夜继续问话的时间,弯了弯身后便要离开。

    “冷特助。”洛长夜叫住了冷清书,“可否告知一下,阎爷和安暖是……”

    冷清书含笑着打断了他,“洛总,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这些做下属可以说的。”音落,冷清书便对他点点头后拉门离去。

    直到冷清书离开很久后,洛长夜的视线都是落在办公桌上的那把钥匙上的。

    她和秦阎……吗?

    当苏雅娴推开洛长夜办公室门的时候,便看到洛长夜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苏雅娴抿唇一笑,她悄声走上前去,从洛长夜身后环抱住他。

    洛长夜身形一顿,拉开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而后转身,嗓音轻柔,“什么时候来的?”

    苏雅娴根本不理会洛长夜拉开自己的行为,她整个人直接贴到了他的怀里去。

    “刚刚来。”苏雅娴笑的极为迷人,她一脸柔意,“我想你了,所以……我就直接进来了,你不会生我气吧?”

    洛长夜轻笑出声,“怎么会生你气呢?你先去沙发上坐会儿,我处理完手上的工作,我们就一起回去。”

    苏雅娴立马就松开了洛长夜,而后乖乖的去了洛长夜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坐好,笑眯眯的望着他。

    “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工作,应该不会打扰到你吧?”

    洛长夜走到工作椅前坐下,“不会。”

    就在苏雅娴的目光下,他拉开了办公桌右侧的抽屉,将紧握在掌心的那把钥匙放在了进去,而后关上,锁死。

    苏雅娴并没有看到洛长夜的动作,只是以为他在找什么东西。

    “长夜,我爸让我问问你,对于订婚仪式,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安排,如果要是有的话……”

    洛长夜拿过一侧的签字笔来,“没有,所有的计划你来安排就好。”

    “可是这是我们……”

    “对我来说,只要你开心就好了。”他温柔的望着她,“只要你喜欢的东西,我也都会喜欢的。”

    苏雅娴顿时就激动了,“长夜,你真好。”

    幸好,幸好她还是把他抢到了自己的手里来了,否则的话,岂不是太便宜苏安暖那个赔钱货了?

    垂放在膝盖上的手微微收紧,洛长夜在深吸了一口气后,方才对着苏雅娴缓和的笑了笑。

    “不对你好,我还能对谁好?”

    听到这话,苏雅娴的心跳骤然加快。

    曾几何时,这些话都是对他对着苏安暖说的?曾几何时,她那般的羡慕着苏安暖,羡慕她可以拥有专属于洛长夜的一世温柔。

    然而现在,那些曾经被她嫉妒羡慕的玩所有,都已经属于她。

    而苏安暖现在,一无所有!

    苏雅娴的心底划过一丝快意来,但面上却是不显露丝毫。

    在还没有和长夜结婚前,所有的事情都极有可能会发生变数,所以她要忍耐,直到长夜非她不可以后……等到那时候,她才会是真正的胜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