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89章第八十九章 秦阎的慌乱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八十九章 秦阎的慌乱

    苏安暖现在已经疼的不怎么清醒了,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疼的厉害,听到秦阎的声音后,她不知怎么的就委屈的哭了起来。

    向来稳重如山的秦阎居然慌的不知该怎么办,只能一次次打电话催杜泽逸赶紧过来。

    “苏安暖,你不准哭!”秦阎的嗓音依然硬邦邦的,可是那双眸子中却是浸满了焦虑,“哪里疼,你和我说,但是不准哭!”

    苏安暖现在只知道疼,她又疼又委屈,觉得自己都已经疼成这样了,秦阎居然还在骂她,还在威胁她,眼泪也就流的更多了。

    杜泽逸刚刚推开门的时候,他险些以为阎爷玩要把他给吃了。

    “还僵在那里做什么!过来!”秦阎冷声道。

    杜泽逸也不敢多做停顿,连忙走上前去,只是当他看到苏安暖那一张惨白的面色时,也是不由的愣住了。

    “阎爷,您先放开苏小姐,让她在床上躺平。”杜泽逸说完就发现秦阎的视线森冷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杜泽逸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说错话了,他回想了一遍自己方才所说的一切,他发现自己并没有说错啊。

    那……那阎爷为什么要这么看着自己?

    “先生?”杜泽逸叫的小心翼翼的。

    “她难受。”秦阎的眉头拧的厉害,“你让我怎么把她放下来?”

    杜泽逸有些不可置信了,这……这先生对苏小姐已经如此了……吗?

    “不是,先生,如若您要是不把苏小姐放下来的话,那么我没法给苏小姐检查。”杜泽逸连忙说道,“而且苏小姐现在看起来似乎……真的有些不是很好。”

    秦阎连忙将苏安暖放了下来,只是他所有的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就好似生怕会让苏安暖不舒服一样。

    苏安暖确实在这个时候抓紧了他的衣角,她的嘴唇张了张,可是终究还是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秦阎将苏安暖放平,但是没有离开,就站在那边,握着苏安暖冰凉的手,对杜泽逸发布命令,“你快检查。”

    杜泽逸连忙开始动手检查,秦阎见苏安暖额头上的汗水更多了,他看向杜泽逸的目光也是愈发的不好起来。

    “苏小姐……似乎是因为例假导致的腹痛……”杜泽逸小心翼翼的说着,“我一会儿给苏小姐大哥止疼针就好了。”

    “因为……例假的原因?”秦阎就好似没有听明白一样,“那会让人疼成这样?”

    “是的。”杜泽逸一边忙碌着,一边说着,“这一段时间还是不要让苏小姐碰触凉水了,还有寒性凉性的事物也不要让她吃。”

    秦阎嗯着,看起来格外认真。

    杜泽逸见秦阎一直看着自己,似乎还要继续听下去的样子,他也不好就这么断了,也就继续说了一些女性在这方面应该注意的事项。

    直到杜泽逸说完了所有的注意事项后,秦阎却是突然来了一句,“你一会儿去把这些注意事项都写下来,然后给我拿过来。”

    还在拆针管的杜泽逸手蓦然一顿。

    “怎么了?”秦阎问杜泽逸。

    杜泽逸只是有些震惊罢了,但是他自然不可能这么说,“没,没什么。”

    “那就赶紧给她打针。”可是说完后,秦阎还是有些不放心,“确定只是因为那方面的问题,没有其余的什么原因吗?”

    杜泽逸摇头,“没有。”

    秦阎这才嗯了一声,没有就好,这个女人的身体真的是太弱了。

    以后还是得要拉着她一起和他锻炼才行,这么容易就病倒了,那以后还怎么继续喜欢他?

    苏安暖现在疼的浑身都和针扎一样,就连杜泽逸给她打吊瓶,她都不知道,她疼的拳头攥的死紧,这样根本就没办法打吊瓶。

    杜泽逸为难不已,“先生,苏小姐这样我根本就没办法……”

    秦阎现在也是觉得苏安暖现在格外的麻烦,这个女人怎么生个病都这么麻烦?

    可是现在对于这个女人,他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的。

    他也就只能去哄了。

    “苏安暖,现在你先松开手,松开手给你打针,打了就不疼了。”

    天知道当杜泽逸看到秦阎如此的时候,他有多想拿出手机来录像,可是他知道,如若他要是真的这么做了的话,那么他以后也就不用出现在这里了。

    苏安暖依旧不为所动,她觉得现在所有人都是骗子,她痛的就差没有在床上打滚了。

    秦阎只能重新将苏安暖抱在怀里,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在将苏安暖抱起来的时候,他不断的亲吻着她的额头,一遍又一遍的和她说,让她松开手,要不然的话可能会更疼之类的……

    “好了好了,苏安小姐松手了。”杜泽逸见苏安暖松开了收了,也好打针了。

    秦阎也是在这个时候暗自松了一口气,而此时苏安暖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在看到秦阎抱着自己的时候,苏安暖还有些怔愣。

    “醒了?”秦阎问她,而那嗓音中却是带着些许安抚的味道,“没事儿了,杜泽逸给你打上针了,一会儿就不会疼了啊。”

    苏安暖想要笑,因为她发现秦阎居然用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呢。

    苏安暖想要说好,可是小腹上传来的真真痛意,真的是让她连一句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这一次直接就靠在了秦阎的怀里,想要尽量的放松自己。

    其实她在迷迷糊糊里有听到秦阎的声音,只不过她起初是有些不相信罢了。

    当她睁开眼睛,看到秦阎那一双略带焦急的眼神时,苏安暖反而是怔愣住了。

    “好了。”杜泽逸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好,“先生,我一会儿把写好的东西给威廉,到时候让他多多注意……”

    “你给他做什么?”秦阎的语气可是相当的不怎么好。

    杜泽逸一愣。

    “算了,你写个两份吧,一份给他,一份拿来给我。”

    杜泽逸这一次更是惊讶了,虽然他很想知道先生拿这个东西想要做什么,不过想想还是算了,先生现在明显是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那我先出去了。”

    这一次秦阎根本就没有搭理他,而是沉默的看着苏安暖。

    苏安暖被秦阎看的浑身难受,“……怎么,怎么这么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