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92章第九十二章 秦阎,你陪我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九十二章 秦阎,你陪我

    “能不能忍是一回事儿,至于我该怎么做,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纪宁淑回答的淡淡的。

    如若要说纪宁淑早点儿和宋素素说这事儿的话,指不定宋素素还会从新去计划,重新去想该怎么对付苏安暖。

    可是从书房里出来后,宋素素就知道,不能再和苏安暖作对了。

    她认清了一件事情。

    就如同苏安暖所说的一样,即便是秦阎身边没有了苏安暖,秦阎也不会成为她宋素素的。

    所以既然她纪宁淑想要去玩儿,那就让她自己去玩儿好了,她宋素素不奉陪了!

    “想要在我这里知道阎爷的反应?”宋素素突然反应过来了,她讥讽的看着纪宁淑,“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不喜欢你吗?”

    纪宁淑放下手来,“你同样不被人喜欢。”

    “不要以为你身边围着那么多人,那些人就会是喜欢你的,不过是因为你的家世缘由,如若你要是没有了这些身份,你觉得她们那些人还会围着你转?”

    纪宁淑不知道宋素素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话了,但是她却是笑道,“至少我有这个身份,不是吗?”

    宋素素也不多说,“你想要打听关于苏安暖的事情,你就自己打听去,想要在我这里套话,下辈子吧。”

    音落,宋素素也不管纪宁淑的脸色如何,错开她就要走。

    纪宁淑却是连忙跟上,“等等!”

    “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还是装不下去了?”宋素素嗤笑,“如若我要是你的话,我就去继续装下去啊,多好的一朵白莲花啊,非得要这样……你说如若到时候被那些人知道了你的真面目,那到时候一定会特别好玩儿,你说是不是?”

    纪宁淑也没接她这话茬,而是问道,“你就告诉我一句,秦阎对苏安暖……”

    “你刚才不是刚刚和我说了吗,就秦阎现在和苏安暖的关系,你觉得有人能插的进去?”

    音落,宋素素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了,还真的就不打算去搭理纪宁淑了。

    而此时的纪宁淑却是整个人都站在原地,在不断的回味宋素素方才所说的话。

    难道苏安暖和秦阎之间是玩的真的?并不是想要演戏给她们看的?

    一开始的时候,纪宁淑看到苏安暖和秦阎之间的互动的时候,也是相当惊讶的,可是后来她想,可能是秦阎不想和她们这些世家小姐们联姻,所以直接把所有人都请来住下,然后让她们都知道,他秦阎是有女人的了。

    可是后来,从种种迹象中都可以看得出来,秦阎和苏安暖之间很有可能不是在演戏。

    如果要是不是在演戏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但是……苏安暖和秦阎?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成呢?

    ……

    苏安暖此时整个人都缩缩在被窝里,根本就不打算出来了。

    她昨天虽然是迷迷糊糊的,甚至是痛的直哭,但是她还是有些印象的,而且今天一早起来,发现不仅仅是床单被罩上都有经血,就连秦阎的身上也被她给沾染上了。

    苏安暖现在真的是一点儿脸都没有了,折腾在床单被罩上也就算了,居然,居然连秦阎的身上都给沾染上了……

    这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你还要在里面闷多久?”秦阎洗了个澡,穿着浴衣出来,却是见苏安暖还缩缩在被窝里没出来,神色有些微怔。

    苏安暖的声音闷闷的,“不出来了。”

    “你打算一直这么闷着?”

    “嗯……”苏安暖说的很是没有气势,“闷死我算了。”真的是丢脸丢死了。

    “觉得丢脸了?”秦阎坐在床上,看着苏安暖。

    苏安暖直接翻了个身,“你别说话。”

    “现在你脾气了你了?”秦阎见苏安暖有精气神了,他也没有和昨晚那样担心了,“那你说,换洗下来的床单被罩……”

    “我洗!”苏安暖想也不想的,直接开口说道。

    “不可能。”昨晚杜泽逸刚刚说了,不让她接触凉水,他怎么可能还会让她去洗床单被罩?

    苏安暖掀开被子直接坐起来,“你,你不会是让下面的人洗吧?不,不行……”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可就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

    “为什么不行?”秦阎问。

    “这……这太丢人了,不,不能这样,我……”苏安暖抽了抽鼻子,“你……啊,反正,不能给别人洗。”

    “那就扔了吧。”秦阎如此说道。

    苏安暖在片刻的呆愣后,也同意秦阎的说法了,“那,那我们就扔了吧,我到时候会给你钱的。”

    “现在你和我谈钱?”秦阎挑眉。

    苏安暖轻咳出声,“你,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说吧。”如果要是真的和秦阎谈钱的话,那她很有可能还真的是什么都给不出来。

    “嗯。”秦阎这一下也是满意了,“今天就别去上班了,你这样我想也上不了班了。”

    苏安暖也没打算去上班,反正她那个科室的人也不多。

    “还有,你怎么会突然疼的?之前疼过吗?”

    苏安暖摇头,“我从来没疼过,不过幽幽痛的,以前的时候我还笑话过她……但是没想到那东西会真的那么疼。”昨晚的时候,苏安暖以为自己会痛死过去。

    “以后你都注意点儿。”

    苏安暖狠狠的点头,以后她坚决不会再去碰任何凉性的东西了。

    这真的是太凶残了。

    “现在还疼吗?”秦阎继续问道。

    苏安暖摇头,表示暂时没什么事儿了。

    “不疼了,昨天不是打止疼针了吗?”苏安暖在床上翻了个身,“不过那什么,我这里……似乎那个东西不太多了,一会儿的时候我想出去买。”

    秦阎 一时之间没有明白过来苏安暖说的那是什么东西。

    见秦阎的这模样,苏安暖就知道秦阎不知道是什么。

    “就是……就是女人例假的时候需要的东西!”

    秦阎哦了一声,“等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和你一起出去。”

    苏安暖瞬间就震惊了,“不,不用,我自己出去就可以了。”

    可是偏偏苏安暖的话音刚刚落下,秦阎的视线就扫了过来。

    苏安暖立马就坐好,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秦阎,“我必须要让你陪着我一起去!你一定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