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102章第一百零二章 秦阎,你不准骗我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一百零二章 秦阎,你不准骗我

    突如其来的嗓音让众人骤然一惊!

    众人的目光都不由的向声音的发源地望去,当他们看到那尊颀长尊贵的身影时,神色都不禁怔愣起来,而更多的却是忍不住的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

    那个,那个男人刚刚说了什么?

    我的女人?他刚才是这么说的吧?他,他口中的那个我的女人难不成——

    有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视线直射在苏安暖身上。

    当苏安暖看到秦阎站在人群外时,原本苍白无色的面孔上漏出些许的错愕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些日子里,秦阎虽然是会来医院接她,但是他从来不会下车,一直都是在车里等着她的。

    因此在这一段时间里,医院里也有了一些不太好的传闻,虽然都没有当着苏安暖的面说,但是他们的那些话也都不是什么好话。

    无非就是什么刚刚被人踹了,就又勾搭上了一个有钱人之类的。

    对于这些声音,苏安暖一直都是选择性的忽视的,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让她头扎欲裂,她不想多去想秦阎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也不想去思考,发生了这件事情后她到底还能不能继续在这医院里工作下去,她现在只想屏蔽掉所有的声音。

    苏安暖刚刚举步想要走向秦阎,却不想秦阎已经大踏步向前,直直的朝着她走来。

    “站在那边别动。”秦阎的视线落在苏安暖身上,他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她面前,嗓音温和的让苏安暖有些不适应。

    苏安暖真的就是站在原地,她怔愣的望着秦阎,“你——”

    苏安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秦阎的视线就倏地落在了她微肿的脸颊上。

    原本清淡的眸光倏地转冷,微凉的手轻抚上她微微发烫的脸颊,“这是怎么回事?”

    苏安暖条件反射的想要用手去挡住自己的狼狈,可是秦阎的手却是不让她有丝毫退缩,他宽大的手抚在她的脸颊上,嗓音愈发的冷了下来,“别想逃避,你知道的,如若我要是想要知道的话,那么我有的是办法。”

    苏安暖张了张唇,她怎么会不知道秦阎的手段呢?可是正是因为知道,所以她才不敢说……

    苏安暖现在都想要唾弃自己了,都到了这种时候了,她居然还在担心那一家子人,她苏安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圣母心了?

    苏安暖只觉自己下巴一疼,还不及她反应,耳边就响起秦阎极冷的嗓音,“女人,我不想生气。”

    陈述句。

    秦阎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苏安暖自然是相当的明白,也正是因为太明白了,所以苏安暖现在才开始犹豫了起来。

    然而苏安暖万万没想到的是,也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说的时候,刘秋兰却是不知道哪一根神经不对,直接走上前去,对着秦阎说道:

    “怎么了?那巴掌是我打的!”

    刘秋兰话音刚落,秦阎的视线就落在了刘秋兰身上。

    慑人的犹如在看死人的眸光让刘秋兰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甚至就在如此的眼神下,刘秋兰忍不住的抽了一口凉气。

    秦阎将苏安暖环在自己的怀里,“你打的?”清雅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冷意。

    刘秋兰不知道这突然出现的男人是谁,在她看来,无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做什么的,那都和她没关系!

    “怎么?我还不能管教管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了?她吃我家的喝我家的,我——”

    “多少钱?”秦阎的嗓音淡淡的。

    刘秋兰被秦阎的这一句话给问住了,“什,什么?”

    秦阎冷漠的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刘秋兰,唇角勾着的冷意弧度让站在不远处的冷清书都不禁抽了一口凉气,他知道先生这一次可是真的动怒了。

    冷清书稳了稳心神,对身后的人摆了摆手,随即几个高大黑壮的男人便提着一个个黑色的箱子过去。

    众人还不明白这是要做什么的时候,却突然看到那一个个黑衣壮汉们将那手提箱一个接一个的打开——

    霍——

    这全都是现金啊!

    一箱箱的现金!

    苏家在帝都也算的上是有钱人行列了,眼前的这些钱他们也不是拿不出来,只是秦阎的这个举动却是震慑住了在场所有的人。

    医院里有多少人指不定这辈子都不可能会见到这么多现金的,他们很多人都在猜测秦阎的身份,而更多人确实在猜测秦阎和苏安暖之间的关系。

    “这些,够了吗?”秦阎看着刘秋兰,一字一顿问道。

    刘秋兰霍然看向苏振庭,这事情不是她可以处理的了的,能够在一时之间拿出这么多现金的人,定然不是他们可以招惹的起的。

    刘秋兰好歹也是跟在苏振庭身边这么久了,她也算得上是有点儿眼力劲儿了,什么人惹不得什么人可以踩,她现在真的是拿捏的相当标准。

    苏振庭也没想到苏安暖还能认识这样的人物,他并没有见过秦阎,他也知道,在帝都这样权贵云集的地方,自然是大多数的人都是他没见过的,但是这一位他可是连听都没听过的。

    苏振庭上前,“这位先生,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一些什么,暖暖是我侄女,因为她自小家变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是住在我家里的,我们家……”

    “如果我要是没记错的话,暖暖的父母一直都有给她留保险金的吧?”秦阎淡淡的看了苏振庭一眼,而秦阎的话音刚落,站在一侧的冷清书就连忙上前,将一份文件拿了出来。

    冷清书将那份文件交到苏振庭的手里,“苏先生,这是苏小姐该有的理赔保险金,可是在这一段时间里根据我们的调查,苏安暖小姐似乎是并不知道这一笔理赔的存在,不知苏先生您可否知道呢?”

    刘秋兰和苏振庭听到这话一时之间也都慌乱了起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事儿居然还有人知道!

    当初的时候,他们明明把所有的证据都给处理掉了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振庭梗着脖子冷声道,“还有,这位先生,这是我苏家的家务事,请你——”

    然而苏振庭的话还没说完,苏安暖却是一把握住秦阎的手,她的视线紧紧的锁在他的身上,“什么理赔金?那是什么?秦阎,你不准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