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103章第一百零三章 别脏了你的手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一百零三章 别脏了你的手

    秦阎还没有回答苏安暖,刘秋兰就慌乱的喊了起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理赔金!胡说八道!你当你是什么人?这是我苏家的事情,你一个外人知道什么?”

    秦阎就好似没听到刘秋兰所喊的一切一样,他的视线落在苏安暖身上,神色上带着些许的漫不经心。

    “女人,你说如果要是没有了我,你会不会被人卖了都不知道?”秦阎问她。

    苏安暖现在根本就不想继续和他胡说下去,她紧捏着秦阎的胳膊,“你和我说,你现在就和我说……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我父母不是意外吗?那个理赔是怎么回事儿?”

    “看来你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秦阎叹了一口气,他轻抚着她的发顶,“不过没关系,接下来的一切都有我呢,我帮你全部都拿回来。”

    “喂!”刘秋兰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无视过?因为秦阎的举动,刘秋兰现在恨不得直接扑上去杀了苏安暖!

    然而此时的苏振庭却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当初他就说过,那笔钱他们不能碰,可是刘秋兰却是——

    苏振庭现在也是慌了阵脚,过去了这么多年了,他见一直没有人提起,就当那事儿真的是没人知道了,可是现在看来……

    如果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那么到时候他苏家的名声可就完了!

    冷清书见刘秋兰对秦阎吼叫,眉头一拧。

    身后的壮汉也是在同一时间不顾众人惊诧的眸光,捂着刘秋兰的嘴,拖着她就出去了。

    动作之利落,速度之快。

    原本还处于怔愣状态下的苏雅娴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你们想要做什么?爸,快,他们把妈妈带走了,你快……”

    “闭嘴。”秦阎的嗓音再次响起,他的嗓音中紧着些许不耐,但是此时秦阎的视线却是依旧落在苏安暖的身上,“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苏安暖现在很想知道秦阎口中的赔偿金是什么,她想要知道,是不是她的亲叔叔吞掉了爸妈的赔偿金,她想要知道,这么多年来,她一直以为的亏欠,其实是根本就不存在的?真正亏欠的,反而是他们?

    可是苏安暖知道,亲眼不想在这种场合里说,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是苏安暖看的出来。

    既然秦阎不打算说,那么没关系,对回了家,她可以慢慢问她。

    秦阎见苏安暖只是怔愣的望着自己,俊逸的眉头一拧,他面上带着些许的不满,“女人,你什么时候能气点气?”

    苏安暖现在很是疲惫,就在秦阎要开始他的长篇大论的时候,苏安暖在秦阎的怀里侧了个身,随后整个人都缩入了他的怀里。

    “帮我。”苏安暖的声音很小,除了秦阎以外,再无他人听到。

    秦阎对于苏安暖如此的行为很是满意,人虽然是蠢了一些,笨了一些,还总是喜欢在他不在的地方被欺负,但是谁让这个女人这么喜欢自己呢?

    既然她都已经那么喜欢他了,他不管怎么样也都该给这个女人一点儿回报不是?

    秦阎自然的将苏安暖抱紧在自己的怀里,神色上是说不上来的肃冷,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的他心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苏雅娴虽是被洛长夜紧紧的护在怀里,但是此时的苏雅娴却是觉得浑身冰冷。

    那个苏安暖,那个贱人——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她明明已经一无所有了,为什么会突然多出来这么一个男的?

    明明,明明苏安暖就要输了,明明苏安暖那个贱人就要——

    苏雅娴推开洛长夜,可是她刚刚没走几步,她就觉得自己的小腹有些疼,可是她现在已经被妒火所掩盖,她现在那里还能顾及到别的?

    她尽量的平复自己的心情,随后就站在秦阎的面前,她让自己的面部表情不那么狰狞,深吸了一口气后,方才说道,“这位先生……抱歉,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和我妹妹是什么关系,但是我想我还是应该告诉你……”

    “雅娴!”洛长夜连忙上前,他冲护士想要打断苏雅娴的举动,可是此时的苏雅娴怎么会看不出洛长夜是在想什么?

    而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洛长夜现在在想什么,她才会更要说!

    她就说,洛长夜放不下苏安暖!

    即便是洛长夜现在已经要和她结婚了,他还是放不下苏安暖!

    不管怎么说,苏安暖都是和长夜谈了那么久的女朋友,他又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得下的?即便是他是真的爱的是自己,她也容忍不了他对苏安暖还有一丝一毫的留恋。

    苏雅娴将洛长夜推开,她的视线落在秦阎身上。

    秦阎对于苏雅娴这样的女人间的多了,他怎么会不知道苏雅娴想要说什么?不过既然这个女人想要玩儿,那么他就陪她慢慢玩儿下去。

    “哦?你想要和我说什么?”

    冷清书听到秦阎这么回答的时候也是愣住了,先生可没有和陌生人说话的习惯啊!

    苏雅娴看着被秦阎护在怀里的苏安暖,又看了看秦阎,她自然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好招惹,更加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管是家世背景还是外貌能力,无一不是极品,可是她想不通的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看上苏安暖,又是怎么和苏安暖在一起的……

    明明,之前长夜就没有和她分手!

    “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怀里的这个女人一直肖想着她的姐夫,也就是我的未婚夫洛长夜?”

    秦阎淡淡的笑了起来,“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他怀里的女人自然只可能喜欢他一个,又怎么会去喜欢什么洛长夜?

    洛长夜就好似被定在了原地一样,他现在想要走上前去说什么,可是不知怎么的,在这个时候他竟然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误会?就刚刚,刚刚因为我未婚夫,她,我的这个好妹妹直接把我推倒在地,我现在怀有三个月的身孕!她都已经——”

    “哦。”秦阎淡淡的看了苏雅娴一眼,“孩子掉了吗?”

    苏雅娴一呆,“什么?”

    秦阎的眉头一拧,他很是不满一的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脑袋,随后就和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想要弄死一个人何必你自己亲自动手呢?说一声就是,别脏了自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