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109章第一百零九章 我接回来的
作者:神婆洛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第一百零九章 我接回来的

    管家威廉早已等候在车边了,但是因为秦阎一直没有下车的意思,威廉自然是不可能上前去开车门的。

    也就在管家威廉纠结的时候,却不想车门雀巢被人从里面给推开了,随后就迅速的跑下一道身影来——

    “苏小姐?”威廉愣住了,这个时间点可不是苏小姐下班的时间啊!

    苏安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理会威廉,只是随手抬了抬手表示自己是听到了,随后就连忙往卧室跑去了。

    威廉不知道苏小姐这是怎么了,也就在他怔愣的时候,秦阎从车上下来了。

    看到秦阎下车后,威廉连忙弯身恭敬道,“先生。”顿了顿后,威廉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问了一句,“先生,这个时间……苏小姐她今天没有上班的吗?”

    “我接她回来的。”秦阎淡淡的回答道。

    听到这话,威廉表示自己是明白了。

    这意思是说,先生还是无法忍受苏小姐上班的吧?所以才会直接把苏小姐从医院里抓回来?

    然后苏小姐这是忍受不了了,所以才会那么匆忙的往楼上跑去?

    威廉虽然是什么都没问,但是他觉得自己应该都是猜对了的,如果要是不对的话,那苏小姐没有理由不给他打招呼啊。

    苏小姐对他们可都是相当客气的,不管是什么佣人还是其余的什么人,苏小姐都会客客气气还会笑眯眯的和人打招呼,佣人在给她上茶水的时候,苏小姐也会有礼貌的说一声客气了。

    苏小姐和那些世家小姐之间,似乎还真的是有一些差别的呢。

    虽然他对这个苏小姐是有些不满意,不过他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挺喜欢苏小姐这个人的。

    “你在想什么?”秦阎在错过威廉之前,停下了脚步,视线落在威廉身上。

    威廉心中一顿,随后连忙后退一步弯下身来,“什么都没想……只是,只是在想苏小姐那么匆忙的往楼上跑是因为什么。”

    “她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音落,秦阎大踏步朝着楼上就走去!

    威廉不知道先生这是怎么了,总感觉……这气来的有点儿莫名其妙啊……

    难不成……威廉想到自己心中的那个可能性的想法后,不禁抽了一口凉气!

    先生那不会是在吃醋吧?应该,不会吧?他的这个年龄都可以做苏小姐的父亲了,怎么可能会对苏小姐有什么意思?先生这想的是不是有点过多了?

    威廉抬头看着朝楼上走去的秦阎,心中虽是好笑,但是面色却是愈发的温和了起来。

    至少,现在的先生看起来比以前有人情味多了。

    苏小姐的存在,对于先生来说,无疑就是一场巨大的改变,无论之前的苏小姐想要做什么,无论她的身后是什么人在策划着什么,想来,苏小姐是不可能离开的了先生了。

    威廉就好似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现在应该可以准备一些糕点了,苏小姐可是很喜欢吃这里的糕点的。

    ……

    苏安暖回到卧室后就直接把自己给摔在了床上,顺手拿了个枕头把自己整个人都给埋了起来。

    苏安暖现在的脑子很乱,有苏家一家人,有洛长夜,还有秦阎……他们在她的脑子里来会变动着,苏安暖乱的禁不住在房间里喊了出来。

    好烦好烦好烦!

    对了!

    赔偿金!

    苏安暖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她还没有起身,卧室房门就被人从外面给推开了。

    秦阎从外面走进来,视线落在还坐在床上的苏安暖。

    秦阎就站在门口,他并没有直接进去,就那么看着苏安暖。

    “你……这就已经准备好了?”秦阎的嗓音有些发紧,就连呼吸都有些不对劲起来。

    苏安暖有些不明白秦阎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啥?”

    “我就知道,你对我可真是——”

    “等!”苏安暖连忙抬手,她知道不能任由秦阎继续说下去,如若他要是继续说下去的话,那么还真是指不定他会说出什么不该有的话来,“停一下,秦阎我想你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我之所以坐在床上,只是因为我现在很累,我想要休息,我想要好好的睡一觉,仅此而已。”

    秦阎将门关上,在他一步步朝着苏安暖走过去的同一时间,他解着自己的袖口,“哦?”秦阎显然是不相信苏安暖所说的话的。

    他是知道这个女人的,每次想要做什么的时候都不会明白的说,反而会绕一大个圈子。

    所以他现在也都不会去听她说那些废话了,既然喜欢他想要和他睡觉,那么就直接说就是了,又何必这样?

    他又不是不和她睡!

    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

    “你真的误会了!”苏安暖看到秦阎的动作就知道秦阎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话,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崩溃了。

    秦阎已经将开始解另外一只袖子的袖口了。

    “等会儿,等会儿秦阎,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的谈谈,我们该好好的说说,那个啥,你在医院里说我父母的赔偿金的时候……”

    秦阎的动作微微一顿。

    苏安暖也是从床上走了下来,她直接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秦阎,这事情对于我来说很重要,我想知道,你们在医院里说的那个赔偿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想要知道什么?”

    “所有的一切,我都想要知道。”苏安暖不知道秦阎会不会告诉自己,她有些小心翼翼的看向秦阎,“你……会告诉我吗?”

    “如果你要是想要知道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秦阎说的理所当然,“你现在是我的所有物,属于我的所有物自然是有权利知道自己的事情。”

    苏安暖总觉得秦阎的这话说的有些好笑,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苏安暖却是笑都笑不出来。

    “事情很简单,当初你父母的事故里,车主赔了很大一笔赔偿金,只不过拿一笔赔偿金的事情,你似乎并不知道。”秦阎在苏安暖的对面坐了下来,他双腿交叠的放在一起,视线落在苏安暖身上,“还有,你父母给你留下了一笔钱,那笔钱在你十八岁后就可以动用,不过……”

    苏安暖的手一点点的收紧,唇角勾着一抹冷笑来,“不过,我的那个好叔叔一直霸占着不给我,而对于这一切,我全都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