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美记 第一章:小药奴与女主人
作者:千鹤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再次醒来,云鹤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而恐怖的环境中。

    这是一片妖异的紫色竹林,不远处是一弯月牙形黑水潭,四周是堆积如山的残缺尸骸。最诡异的是,他灵魂所在的躯体……并不是他的。

    这具才十五岁的孱弱身体,伤势极为惨烈,满身刀伤箭孔不下百余处,有些地方甚至能看见森森白骨。

    这是梦吗?

    狰狞的伤口用蚀骨钻心般的疼痛,告诉云鹤,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穿越!

    云鹤意识到了自己的遭遇,却没有伤春悲秋的权力,他必须第一时间治疗这具濒死的新躯体。云鹤前世是华南第一名医,在这药材异常充足的紫竹林中,为了治好自己的外伤,却也颇费了一番周折。

    三天后,身体原来的灵魂却悄然苏醒。

    那道灵魂很弱,像疾风中的一盏烛火,仿佛随时可能熄灭。他向云鹤传递出一道讯息:“我只剩下一丝残魂,无力夺回身体……”

    云鹤松了一口气。

    谁知那家伙却又怪笑道:“嘿嘿……可是,我已经用我最后的残魂,布下了一个本命血咒。三年之内,这具身体就会枯死,任凭你是丹王下凡,也救不活的!“

    云鹤大惊:“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人道:“我不甘心!你要活下去,也不是不可以。三年内,你只要杀掉四方盟盟主司空毒,为我复仇,血咒就会自动解除,你将会活下去!否则……”

    云鹤:“艹你大爷……”

    简短交流之后,残魂就陷入了死寂。

    没有丝毫选择的余地,初临异界的云鹤,像用灵魂和前主人玩儿一个对赌协议,一个没有退路的生死赌局。

    赢了,前主人的灵魂烟消云散,云鹤活下去。

    输了,本命血咒爆发,云鹤死掉。

    云鹤甚至还不知道原主人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四方盟盟主司空毒是何人。他没有继承原主人哪怕一丁点记忆,而原主人似乎不错的实力,也烟消云散了,现在的云鹤却没有半点修为。

    在后世承平盛世生活太久的云鹤,完全低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程度。他走出紫竹林后碰到一拨人,接着,他就被那帮家伙绑起来关进了铁笼子里。

    云鹤懊恼地发现,他遇到的是一伙奴隶贩子。

    ……

    七月初七,龙回城徐家的族比大会。

    这是云鹤的一个机会!

    来到这个世界半年了,他却因资质太差,又无人引路,没能成为修行者。并且,他的身份还比较尴尬,是一个奴隶,有卖身契那种,十四岁的他身价三个铜币。

    嗯,差不多小半只猪的价钱。

    这次的族比,云鹤将担任主人的“医疗顾问”。如果主人获得前三名,他将会得到一枚觉灵珠。

    哪怕资质再差的人,在觉灵珠的帮助下,也能成为一名修行者。

    “小姐,人家带的都是医徒、医士境界的修士。我们带一个不入流的药奴登台,也太没面子了……”

    抱怨的是一个满脸雀斑的小丫头,名叫剑婢。

    “剑婢放心,小云鹤虽无修为,但论医术绝不比那些医徒、医士差。”

    答话的玄衣少女,名叫徐如萱,是徐家长房九小姐,也是云鹤和剑婢的主人。

    在旁人看来,云鹤或许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小药奴,但经过半年相处,徐如萱却深知云鹤的神奇医术。否则,她也不敢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让云鹤随行。毕竟,这是她赢回母亲遗物的最后一次机会!

    只不过,云鹤的医术太怪异,时常让徐如萱觉得羞耻。

    刀剑无眼,族比时子弟们随身带着医修以备不测,这是惯例。

    医修修为的高低,也是个人实力和背景底蕴的折射。所以,没有一丝修为的药奴云鹤,成为徐家千金的随行医士,在外人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瞧徐九妹带来的医士,这是要笑掉我的大牙啊!”

    “竟然是个没有修为的药奴?”

    “快看主宾席,龙家三少的脸都气成茄子了,他的未婚妻可真是给他长脸呀!”

    “那药奴比徐如萱还小两岁吧?不知道毛长齐了没有,哈哈!”

    云鹤权当没听见,在这个“你瞪我一眼我杀你全家”的世界,装逼是要冒生命危险的,还是低调些吧。前世的医学界也不是什么清水潭,云鹤能以三十岁的年龄混出头,也不是白给的,他不迂腐,最擅长的便是厚黑之术。

    徐如萱的性格纯善软弱,面对恶语中伤也不敢反击,只带着两个奴仆,默默坐到自己位置上等待族比开始。

    烈日像磕了蓝色小药丸似的,发疯般灼烤着大地。

    云鹤伤愈不久,身体虚弱,徐如萱见他热得汗流浃背、脸色惨白,心下甚是不忍,便叫剑婢为云鹤搭了个凉棚,还把自己的冰竹椅让给他坐。之后,又吩咐剑婢回小院搬来井水镇了的大西瓜,给云鹤解暑。

    这番折腾,自然引人注目,周遭徐家子弟的嘲弄戏谑之声更甚,甚至有人说徐如萱把药奴当小情郎呵护。

    徐如萱不敢驳斥,气得眼圈通红。

    云鹤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却也无力相助。其实,他还是很享受自家女主人的伺候来的,毕竟,这女人可不是一般的美貌。

    他只惬意地拍了拍西瓜,便拿刀切开。

    剑婢一向嫉妒女主人偏心云鹤,冷哼道:“拍什么拍?又不是买西瓜!”

    云鹤道:“先把西瓜敲晕了,它就不会害怕,这样切开的西瓜才甜。”

    剑婢气急,却无言以对。

    倒是本来羞愤的徐如萱,咯咯咯笑了起来。她发觉认识云鹤后,自己笑的次数,比前十八年加起来还多。

    云鹤吃着西瓜,偷瞄徐如萱胸前乱颤的风光,浅闻着诱人的奇香,不觉意乱神迷。

    这是一只美得让人心悸的女子!

    忽然,一个穿龙家奴服的小厮跑过来,嚣张地指着云鹤的鼻尖,对徐如萱道:“九小姐,我家三少说了,让你把这丢人现眼的玩意儿踹出去,别污了龙家的名头。三少给你找了一名高明的医士,马上就到。”

    龙家三少就是徐如萱的未婚夫,龙家更是龙回城四大世家之首。

    徐如萱望了一眼远处观礼台上的龙三少,神色有些软弱,但还是摇头:“其实小云鹤的医术非常高超……”

    小厮不屑道:“切!你的医修没有一丁点修为,就是丢我家三少的脸!”

    徐如萱怯懦却倔强:“小云鹤很厉害!是真的!”

    “贱骨头!”

    小厮低骂一句,拂袖而去。

    徐如萱气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竟不敢呵斥。

    云鹤心下暗叹,即便自己前世差点成为最年轻的诺贝尔医学奖提名者,却也治不了徐如萱的软骨病。这个长相和名字,都酷似前世某宝岛女星的女子,性格实在太过懦弱。她连自己种的花草都从不修剪,说是怕它们会疼。

    摊上这样一个奇葩女主人,云鹤也很蛋疼……

    很快,那跋扈的龙家小厮带着一名灰袍老者回来,叉腰喝道:“九小姐,这位就是三少请来的五星医士,赶紧把这药奴赶走!”

    那老医士桀骜地立在一旁,不正眼瞧云鹤。

    修行分很多种,绝大多数人修的是武道正途,极少数人学的是医理、器艺、符法等奇门异术。

    武修以武徒入道,以上又是武士、武师、武宗等境界。

    医修以医徒启蒙,之后还有医士、医师、医宗等境界。

    每个境界又分九个星级。

    三星武士徐如萱,搭配五星医士,已经是极有面子的待遇了。虽然武士、医士都是第二等级,但因为医道修行相比更加困难苛刻,所以医修显得弥足珍贵,武修通常只能邀请到比自己低一个境界的医修。

    徐如萱还未来得及回答,徐家子弟们便围了过来,七嘴八舌添油加醋,调侃起来就越发没有底线。

    “这苦瓜脸的老医士哪有细皮嫩肉的小药奴有趣?哈哈!”

    “九姐,还是选这老医士吧,大白天的留着小白脸,也没啥用,晚上回去再慢慢沟通嘛。”

    “对,同龄人好沟通,沟渠畅通,深入浅出!”

    “还有九浅一深!”

    “哈哈哈……我没听懂,真的,哈哈哈……”

    徐如萱脸色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只是,她怎么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一定要云鹤随行的真正原因说出来?

    那也……太难以启齿了!

    小厮不敢朝徐家子弟撒气,便质问徐如萱:“你莫非是故意要落我家三少的面子?”

    徐如萱急得落泪,却不知如何解释。

    云鹤皱眉,摊上一个性格弱势的女主人,缺点和好处一样明显。

    半年前云鹤被猎奴队抓去,幸好美丽善良的徐如萱历练归来,碰巧买了他,这半年来徐如萱又对他格外照顾。

    云鹤怎忍看她被如此欺辱?

    再则,徐如萱主动提出,一旦获得前三就为云鹤求一枚觉灵珠。所以,不论是为了成为修行者破除本命血咒,还是为了报答徐如萱的救命之恩,云鹤都不能被顶替,他只能强出头。

    云鹤起身向老者礼貌地拱了拱手:“医士阁下,你好。”

    医士冷哼一声,不屑搭理。

    “这里哪有你这贱奴说话的份……”

    小厮指着云鹤叫嚣起来,甚至开始挽袖子准备动手。虽也是奴仆身份,但这小厮却也有着七星武徒的实力,云鹤这小身板看来禁不起他一拳。

    看好戏的人很多,但谁也没料到接下来的剧情。

    只见小厮和云鹤推搡了两下,连话都没有说完就一动不动了,宛如石雕。除了眼睛能眨巴以外,那小厮连嘴巴都不能合上,口水沿着嘴角流下来。

    众人惊奇不已。

    “咦?”老医士也忍不住诧异,在小厮身体上摸索一番,最后凝重地看向云鹤,“没有下药的痕迹,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法?”

    敲山震虎,让那医士羞愧而退,这就是云鹤的计策。

    <b> 说:</b>

    新书起航!请各位同邪多多支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