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美记 第三章:一言不合就拜师
作者:千鹤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那蠢女人学的什么诡异武道?”

    龙三少眉头紧皱,回头看了看心有余悸的小厮和满脸羞愧的医士,脸色更加阴沉。那个贱女人居然敢为了一个药奴,拂我的面子?

    若不是因为火玉伞中的那个秘密……

    另一边,徐敬尧也脸色铁青,问无戒和尚:“大师,那贱……我那九妹使用的攻击手段,可与那药奴有关?”

    无戒和尚笑道:“如出一辙!虽火候还差那药奴很远,但胜在奇巧诡谲,让人防不胜防。”

    徐敬尧急道:“大师,你看她是否有可能位列三甲?”

    无戒和尚想了想,道:“也不是不可能。”

    徐敬尧拱手道:“大师,请帮我阻止她。事成之后,我徐家可给大师两千,不,三千两白银。”

    和尚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却也忍不住疑惑:“她是你们长房的人吧?”

    徐敬尧不敢泄露火玉伞背后的秘辛,便道:“此中缘由不方便对大师说,还望大师见谅。”

    无戒和尚也不深究,取出一个小巧玉瓶递给徐敬尧。

    徐如萱获胜后返回观战台时,却被大哥徐敬尧的小厮拦住,说是家主赏她一杯酒以示褒奖。

    她竟毫不怀疑,仰头将酒一饮而尽。

    回到观战台的徐如萱,初时并未觉得异样,待初赛全部结束时,徐如萱才忽觉身体绵软无力,呼吸也逐渐虚弱,更化不出半点灵力来。

    徐如萱惊慌地向云鹤求助。

    云鹤把过脉后询问,得知徐如萱喝了一杯徐敬尧小厮送来的酒,气就不打一处来,这蠢女人怎么一点防备心都没有?他抬头望向远处徐敬尧所在,正好迎上那胖和尚笑意盎然的目光。

    很明显,不知出于何种目的,无戒和尚在向云鹤发起挑战。

    “云鹤,我这是怎么了?”徐如萱楚楚可怜地问道。

    “酒里有毒,是钩吻草。”云鹤黑着脸。

    跟地球一样,钩吻草是一种主要用于麻痹呼吸系统的毒药,中毒之人呼吸会急剧减弱,严重者可窒息而死。这次的毒量不太大,不能致死,但在这个世界,没有足够的氧气支撑,修行者也无法催动灵力,这才是最关键的。

    “奇毒钩吻草?那我岂不是无法继续比赛……”徐如萱闻言大惊。

    “小姐,还参加族比干什么?嫁给三少享清福有什么不好的?”剑婢眼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可是,母亲的火玉伞,怎么办?”徐如萱悲伤道。

    “等你成了三少夫人,要什么样的武器没有?”剑婢冷笑。

    “但那是母亲留下的……”徐如萱忍不住落泪。

    剑婢没有再说话,在徐如萱背后张了张嘴,是“蠢女人”三字的口型。

    “哭什么?不过是区区钩吻草而已。”

    云鹤瞄了剑婢一眼,轻描淡写说道。

    徐如萱能否获得前三,直接关系到云鹤能否得到觉灵珠成为修行者,这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也是挑战本命血咒活下去的基础。正因为如此,他即便忌惮无戒和尚和徐敬尧,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个挑战。

    “你……有办法?”

    徐如萱挂满泪滴的脸庞,突然绽开笑颜,美得惊心动魄。

    “简单,只需让剑婢去拿几样东西来,药到则毒除。”云鹤笑了笑,然后低声吩咐剑婢要取些什么东西。

    剑婢虽然不愿,但徐如萱信任听从于云鹤,她也只好去了。

    需要的东西很简单,剑婢很快把东西带了回来,不过,她却压根不相信这几种东西,就能解钩吻草毒。

    “哼!就凭这几种不入流的东西,也想解钩吻草之毒?笑话!”

    这时,徐敬尧的戏谑声突然传来。

    他一直关注着徐如萱的状况,得知那小药奴要的竟然是几种粗鄙的玩意儿,徐敬尧自然不屑。但无戒和尚却突然来了兴致,执意要过来看看,他也只好跟来。

    胖和尚脸皮够厚,笑眯眯上来清点查看木几上的物品,仿似下毒之人不是他一样:“鸭毛、鸭蛋、新鲜鹅血、积雪草、马尾松针、茶油。这些东西……难道不需灵力逼毒就可解钩吻草之毒?”

    “云鹤……”徐如萱拉住了云鹤的衣袖,她虽然怯懦但还不笨,知道是徐敬尧让无戒大师下的毒。

    “别怕,有我在。”

    云鹤笑了笑,让徐如萱稍微镇定了些,那感觉,就像在哄一只受惊的小猫。

    而后,云鹤请无戒和尚和徐敬尧暂避,引得徐敬尧差点动手,还好被无戒和尚拦住,和尚带着徐敬尧退开十来米。

    云鹤在给徐如萱和剑婢解释了解毒步骤之后,也站到了无戒和尚身旁。

    “说说看。”

    无戒和尚貌似友善地拍了拍云鹤的肩。

    “鸭毛蘸茶油,擦拭咽喉以催吐,将残存毒素全部吐出。然后将鹅血和茶油混合,再加入鸭蛋清和捣碎的马尾松针、积雪草,服下后可中和钩吻草之毒。”

    云鹤毫无隐瞒。

    在这个修为高深而性格又有些古怪的胖和尚面前,他真不敢藏私,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强者为所欲为,弱者委曲求全。

    “钩吻草之毒,至少要医士境界动用渡灵之法才能治愈。你这办法另辟蹊径又简便易行,妙!妙!妙!”

    无戒和尚听罢,忍不住击掌赞叹。

    徐敬尧却依然怀表示疑,不过,他很快就不得不信了。

    那边徐如萱在剑婢的服侍下,已经解毒成功,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只需休息几分钟,便能恢复如初。

    徐敬尧再看向云鹤的时候,眼里不觉就多了几分冷意,心道这药奴太过妖异,等送走无戒大师后,一定要亲手宰了这个药奴。

    “我观你印堂发亮天庭饱满,跟本秃驴颇有师徒之像!”

    熟料,无戒和尚却再一次不按常理出牌。

    “……”云鹤面上沉默,心里大骂:草泥马!你丫不就是想要老子的点穴术和秘方吗?还敢再无耻一点吗?

    对无戒和尚的提议最吃惊的,莫过于徐敬尧。

    他心思一转,心说一定不能让这药奴继续留在这贱人身边,便道:“无戒大师喜得佳徒,实在可喜可贺!我做主将这药奴赠送给大师,顺便,再附上一千两白银做贺礼!”

    云鹤心道,老子才不当秃驴呢!

    “徐公子错了,非是本秃驴要收他为徒,是我想拜他为师。”

    无戒和尚说得轻松,但徐敬尧却险些惊掉了眼珠子。而被剑婢扶过来的徐如萱,更是脚下一个踉跄,剑婢也因震惊而忘了搀扶,差点叫徐如萱摔倒。

    一言不合就拜师?

    这是闹哪样?

    云鹤没有丝毫喜色,反倒心里生出一股深深的警惕。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以老秃驴的修为和地位,本来只需假意收云鹤为徒,就可名正言顺逼他交出毕生所学,根本不必如此“低声下气”。

    “大师德高望重,岂能……”徐敬尧惊讶道。

    “达者为师!”秃驴道貌岸然道,“在修为上我虽先他一步,但在医术手法上,我却差他十万八千里。况且,出家人四大皆空,又何必在意那些虚名?”

    徐敬尧不敢再劝。

    徐如萱却喜不自禁,她是打心里为云鹤高兴,心思单纯的她却不明白其中险恶。

    “大师折煞小子了,这些手段不过投机取巧而已,若大师不嫌弃,小子自当双手奉上,请大师斧正!”云鹤脸上是谦卑的笑容,他虽一生恪守医德,却并不蠢。

    “哎!小先生是嫌本秃驴不够真诚啊!”和尚感叹摇头。

    然后,无戒吩咐徐敬尧等人在此等候,他要单独“虔诚”地说服云鹤收他为徒。徐敬尧兄妹和剑婢留在原处,而无戒和尚着扶着云鹤走到凉棚里详谈。

    其实,无戒和尚哪里是扶?

    他分明钳住了云鹤手腕命门,胁迫着他过去的。

    入得凉棚,无戒和尚把云鹤按在冰竹椅里,自己却坐在旁边矮凳上,终于不再绕弯子:“小家伙,本秃驴要你的点穴术和那些秘方,你敢不给?”

    云鹤有气无力道:“不敢。”

    无戒和尚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你是不敢,但你敢藏私,不会倾囊相授。”

    云鹤默然。

    无戒和尚忽然坏笑道:“徐家九小姐是个极品女人,小家伙有眼光,那是天生内媚之体!最是好玩!”

    云鹤不知内媚之体是什么,但“好玩”二字却也赞同。毕竟,他这半年给徐如萱治疗的时候,也没少找机会把玩,手感极好不说,最奇妙的是她羞而不敢怒的神情。

    即便如此,厚黑也还是必要的,云鹤道:“我是好人。”

    “嗤——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好人,也没有坏人,只有聪明人和蠢人。”无戒和尚不屑道,“你帮她,绝不仅仅是为了让她自荐枕席,而是另有所图!是什么?”

    “她救我一命,我报答她而已。”

    “把她摸得欲火焚身来报答?”

    “你……”云鹤被人揭破面具,有些愣神。听其言观其行,云鹤发现这个和尚颇有些邪异,不似正派人物。

    无戒和尚却笑道:“我懂!大家都是男人嘛,龙象寺还开了好几家尼姑庵分店呢……不管你为何要助那女人,但我只需稍用手段,她就根本无法再战。”

    云鹤当然知道他有这个能力,刚才的钩吻草毒只不过为了试探云鹤而已,一旦无戒和尚认真起来,云鹤不会有任何机会。

    所以,云鹤只能示弱:“我帮她进入前三,她为我弄一枚觉灵珠。还请大师行个方便!”

    无戒笑道:“难怪!若是如此,我可帮你助那女人位列前三,另外……我再给你三枚觉灵珠。如何?”

    三……三枚觉灵珠?

    好大的手笔!这是云鹤无法拒绝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