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美记 第四章:前三争夺战
作者:千鹤的小说      更新:2017-01-08
    云鹤警惕道:“你要什么?”

    无戒道:“拜你为师!你将点穴术和秘方教给我,不得藏私。”

    看上去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

    不过,云鹤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最主要的是,和尚既然采取了要挟手段,就根本不必再拜师。

    云鹤警惕道:“拜我一个药奴为师,你不怕别人取笑?”

    无戒和尚哈哈一笑:“敢笑我的人,我就把他杀了,我杀不了的,就任凭他笑好了!”

    “额……”

    “我本是蜀南龙象寺四大住持之一,因为不想当方丈,所以被其余三个师兄逐出龙象寺。我现在是无根之萍,所以来此追杀作恶多端的血巫门,以博取名声和支持,然后自另立门户。我打算创建一个以医道为主的门派,连名字都想好了,叫仙医阁。刚才,我见了你的点穴术和秘方,发觉这是让仙医阁脱颖而出的好方法,所以,才会想到拜你为师。”

    “还有呢?”

    “我闲云野鹤惯了不喜欢束缚,所以,不想当阁主,只想做一名护法!这仙医阁阁主的位置……是你的,而我是首席大弟子兼第一护法。”

    云鹤狐疑,还有人不想当老大的?不喜欢束缚你还创门派?

    胖和尚笑道:“你也可以不答应,我不会介意,最多马上捏死你而已。我想,你应该知道怎么选了。”

    这是红果果的威胁!

    “如你所愿。”

    虽然明知有诈,但云鹤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悲剧。

    无戒和尚脸色一喜,想道:我终于不是无门无派了,也不是一门之主。这样……我就再也不怕那帮恐怖的白面具了!

    徐敬尧还在威胁徐如萱放弃族比,剑婢也在一旁力劝,徐如萱虽惧怕长兄,却在这个问题是绝不松口。

    “你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以为有龙三少这个未婚夫,就能骑到我头上?若我找人把你睡了,你觉得龙三少还会为一个人尽可夫的贱人出头吗?”

    徐敬尧淫邪地在徐如萱身上扫视着道。

    徐如萱羞愤交加,她怎么也不愿相信,自己的堂兄竟会说出如此肮脏的话来。

    她却不知道,若非是因为未婚夫龙三少的名头,以她这种懦弱性格,早不知被徐家子弟玷污几百回了。毕竟,大家族龙蛇混杂,从来黑暗而血腥。

    就在这时,传来砰砰砰三个响声。

    徐敬尧看去,却是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凉棚下,无戒和尚跪倒在云鹤面前。他眼角一跳,这老和尚用得着如此“虔诚”地拜师吗?那小药奴,真有这么邪性?

    不多时,无戒和尚与云鹤走过来。

    之前,云鹤便将这半年画的穴位图和写下的一些偏方,给了无戒和尚,又是一番详细讲解。而无戒和尚也投桃报李,给了云鹤三枚觉灵珠和一些其他的东西。

    两人与其说是师徒,不如说是合作者,二人并无师徒之谊,只有利益捆绑。

    从任何角度来看,都是云鹤赚了,但这更让他心里不踏实,云鹤认定这背后藏着某个不可告人的秘密。而可悲的是,他明知有坑,却不得不往坑里跳,旁人还以为他捡了大便宜。

    无戒找到徐敬尧,拜托徐家照顾他师傅,他要去捉了血巫门恶徒再来迎师,徐敬尧哪敢推辞?接着,无戒和尚又以“不与师斗”为名,拒绝继续为徐敬尧做族比医修,三千两白银的巨款也不要了。

    徐敬尧虽不满,却也只能干笑表示理解。

    最后,无戒和尚恭恭敬敬告别云鹤,回到了观战台他原本的位置去。

    徐敬尧心里恨极,却不敢朝大和尚发作,但临走却邪异地对徐如萱低声道:“小贱人,你给我走着瞧!老子早晚搞得你腿都合不拢……”

    徐如萱怯怯的,像一只迷途的小羊羔。

    在这实力为尊厚黑为基的世界,纯净无暇的徐如萱,简直如一张注定要被墨汁玷污的白纸。

    经过十来分钟的休息,徐如萱的身体状况已经渐渐好起来。在云鹤的劝说下,她也恢复了一些斗志。

    淘汰赛开始了,徐如萱再次登场。

    徐如萱面对的是比她强两三星级的对手,但她不知是受了徐敬尧的刺激,还是因为更加熟练点穴术,竟然连败两人,顺利成为最后四强之一。

    距离三甲的既定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

    赛程到这里,医士云鹤不是修行者的劣势也完全凸显出来。

    医修除了能治疗伤势之外,还能随时渡灵补足武士消耗的灵力。云鹤不是修行者,自然无法为徐如萱补充灵力,所以,三战之后,徐如萱的灵力已经消耗过半。

    半决赛,徐如萱落败,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好消息是,徐如萱还可以和另一组的败者争夺第三名。坏消息是,徐敬尧见她落败,竟故意放水输掉半决赛。这样,徐如萱将不得不在下一场比赛中,挑战徐家第一天才。

    徐如萱惴惴不安。

    而云鹤也在心里默念骂人三字经,这尼玛,完全就是玩针对嘛。

    其实,有了无戒和尚给的三枚觉灵珠,云鹤已经可以成为医徒,不一定非要帮徐如萱。只是,云鹤虽然厚黑邪异,虽然偶尔恶意玩弄徐如萱,但心底也未尝没有一丝柔软,他也想帮一帮徐如萱。

    而无戒和尚方才给了云鹤一样东西,一样可以帮助徐如萱战胜徐敬尧的东西,这才是云鹤敢继续支持徐如萱的资本。

    比赛开始了。

    九星武士徐敬尧完全占据了上风,徐如萱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离奇的是,徐如萱却没有很快败下阵来,观战之人无不啧啧称奇。因为,他们发现好几次徐敬尧都能一招解决徐如萱,却偏偏招式还未用老,就突然撤回,平白留给徐如萱逃命的机会。

    却是云鹤给了徐如萱一些银针,让她射出银针突袭徐敬尧死穴。

    徐如萱虽害怕,但为了拿回火玉伞也是拼了,第一次突袭就刺中毫无防备的徐敬尧左肩穴位,让他左臂灵力无法贯通。这之后,每次遇到徐如萱弹出银针,徐敬尧都忌惮不已,这才频频错失一招制敌的良机。

    徐家有学习梅花镖的传统,所以徐如萱的暗器手法精准,徐敬尧暗器更强,但这次他自认胜券在握,也就没有带梅花镖。

    这场强弱分明的战斗,居然离奇地变得胶着起来。

    云鹤担心徐如萱,便来到了演武场下近距离观战,同来的还有一直抱怨女主人胸大无脑的剑婢。

    这尖嘴猴腮满脸雀斑的丫头,语气甚为粗鄙:“贱货,真把自己当千金小姐了?不过是没爹没娘的野种而已,要不是龙三少照应,早不知被……哼哼!明明早就可以嫁去龙家,偏要推三阻四拿回什么火玉伞,害得我也没机会被三少宠幸……”

    云鹤心想,这丫头长得如此奇形怪状鬼斧神工,若被龙三少听见她这番话,只怕会把她剁碎了喂狗,再把狗剁碎了喂驴!

    演武场上,徐如萱右手挥剑防御,左手捏针时刻准备偷袭,嘴里不住地乞求,徐敬尧却不为所动。

    又是一招蛟龙吐珠,徐敬尧的剑尖刺破了徐如萱胸前衣襟,后者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和一道沟壑,格外耀眼,徐敬尧贪婪地舔了舔嘴唇。

    徐如萱慌乱之下,再射出一道银针,被徐敬尧躲开。

    当徐如萱再伸手在腰间取银针的时候,却发现银针已经用尽,不禁心下乱跳,暗道一声糟糕。

    徐敬尧挺剑再刺,徐如萱抬剑格挡,却觉虎口剧疼,剑被徐敬尧挑飞了。

    胜负似乎已经没有悬念。

    场下观战的人,纷纷高呼起徐敬尧“徐家第一天才”的名号来,仿佛比赛已经结束。就连退远的裁判长老,也缓步走来,准备宣判战果。

    剑婢嘀咕道:“这贱货这下总该死心了吧?”

    千钧一发之际,云鹤却扭头看向观战台上,在攒动的人头中找到了最闪亮的那一颗头颅,投去质问的目光。而他的“首席弟子”无戒和尚,却好整以暇地回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原来,无戒和尚刚才除了给云鹤三枚觉灵珠之外,还给了他一些其他物品。

    其中有一味名叫龙血藤的毒药,就是云鹤用来保徐如萱进入前三的。将龙血藤汁涂抹在银针上,只需一枚银针伤到对手,就能种毒成功。

    龙血藤虽是植物,却拥有极其微弱的龙族血脉,可以压制武师境界以下武修的灵力运转。

    不过两人当时都没想到,徐如萱最后会遇上徐敬尧。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胜负已定的时候,场上形势却突发剧变。只见,徐敬尧弃剑不用,以手去抓徐如萱,但他身体却突然一僵,再无法催动灵力,速度也登时锐减。

    “呃……”徐敬尧单膝跪地,表情痛苦而狰狞。

    云鹤登时大喜,龙血藤汁起作用了!

    徐如萱不知徐敬尧为何突然“手下留情”,她只条件反射地展开反击。徐如萱实力不高,但在徐敬尧无法动用灵力的情况下,也根本敌不过,很快便被徐如萱击倒在地爬不起来。

    陡然逆转的局势,让得周遭观战之人无不错愕。

    徐敬尧落败。

    裁判长老愣神良久之后,也不得不宣布徐如萱获得了这次族比的第三名。

    徐如萱虽然虚弱,却高兴不已的跳下演武场,拉着云鹤一个劲感激,眼泪再次落了下来,不过,这次却是幸福的泪。